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在终南山》等4个

◎边围



在终南山

绝无捷径可攀,终须绕道
一路蛇行。迤逦半日,
才可追上飘扬的雨点。
起初还很清新:山光岚影
各自闪烁。也一动不动,
各如画中的一团晕彩。
远眺,近瞰,都不妨定睛,
在凝重里寻那一份野逸。
并渐渐爱上苍翠,密林间
有独属于秦岭的全部底色——
或浅或深,随云雾而变妆。
耳畔又起风声,“大佛安在?”
无论生灭都远离了嚣杂。
那日,峪道竟恍然迷醉,
人啊,一旦于烟霞中游弋
就无从分身!雨也任性起来,
哪顾落汤的是土鸡还是贵客,
一律淋上些甘霖。只好留步
在亭檐下,多流连一会儿群山。
也许,天意中有最好的因缘。


              2020.7.21.




中伏

火热从一开始
就是一个迷局。无解。

不用拆穿汗腺里
全部的秘密。留一些蒙昧
给后半生去破译。

大喘。也许是激动
也许迫于火辣的阳光。

只想狂吼——让一匹黄牛
变身斗牛的,只可能
是对屈辱的反抗!

还有丛生的火苗
冒出来。大脑不停在吐蕊。

           2020.7.27.




归途记

又一次返程,不计西东
——至少不会迷路。
不能被挑衅者勾引
而走出太远。脚步最好
不要混乱。不绊倒自己。
让一个完整的灵魂
还能回归到躯体,
并非因贪欲被永远离散。
落叶无法捡拾,那其中
有不可破解的纹理,
谁都不配拥有!那是——
比孤独还要珍贵的恩典,
无人可独享。只顾走路
再莫去旁顾纷杂的花草。
林荫道下,也莫低头,
让故乡再稍稍神秘一会儿。

          2020.7.28.




空旷

丽日下,阳气驱走了病气。
古代宫殿不见了,
遗址上却还有歌声。请默听!

回音邈远:自地底深层
(那些凯旋后的欢呼
被埋进了黄土)。没有石碑,
广场里什么也没有留下。

一望无垠。青草茵茵着,
向四周肆意地蔓延,
让满目皆为绿色。无可替代。

茫茫一片不再是枯黄的落叶、
虚无的泡影。即使孤寂
也覆盖不了池塘中最后的
那点鳞光。夕照,依旧浓情四溢。

              2020.7.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