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U96

◎横







《神话》

草原上的风
逐渐
大了起来

我们骑上了
骏马
在有的人
的眼里
开始走远

草原上的绿色
越来越好

我们
在远处升起
再从高处缓缓地
缓缓落下


2020.07.03




《两点钟》

房子的墙壁
涂刷了一层白
涂料很
亮了

在水泥地上
铺上了木地板
温暖

窗帘被换成
蓝色
阳光照耀
在海面

那是下午两点
那是下午两点钟
的空气带有
香樟树的
香气

2020.07.03




《那支静悄悄的军队我们认识》

那支军队
静悄悄的

那支静悄悄的军队
在静悄悄的雪野
像静悄悄的
雪野

那支我们看不到的
静悄悄的军队
在静悄悄的雪野
消失在风吹过树梢的
风声中

那支静悄悄消失
在吹过树梢风声里的
军队我们认识他们

那支我们认识消失
在静悄悄雪野的军队
被我们静悄悄地
注视静悄悄的
存在于
那静悄悄的雪野夜里


2020.07.03




《他们都说不许造神》

每一
位。
雌性。都。有
生。存。
下。去的。
权力。
和。
优势。以。及必须。得
到的。尊。重。
特别是在
战争时
期。尤其
是。
其实。
其他的时候
也应该
尊。
重它。
是。是的。
就像左手和右手
。孤独

孤独。
就像孤独的
那个样子。
请放下
你的姿态你的姿态
还不如一条发情
的公狗。

它的想法。
很正常。
特别常规和殊胜

就像
马厩和
寡妇以及寡妇
带给你和
他们的
杀戮。
就像和侍女
那样的
东西。
就像喝了酒在桃花潭
卖乖和在一封书信
里面
把一座楼
说成人的最高
成就。就像
虫子
和四月的情欲的那一点
九九八十一以及我
微笑着告别


2020.07.04




《宿》

我想象不出来
有很多人
这感觉
就像
在暮色中贴着地面
飞行只有地平线
那里从重重
暗影中透过来

我想象不出
有很多人
就像光
在树梢之上摇动
风在空气里变轻了
变轻了的风
纱巾那样
在落下
夜色如同生铁
将我紧紧地在怀中收紧

2020.07.05




《彼岸那时》

雪以雪的方式
落下来
空气里弥漫
温暖
还有香樟树的余香

2020.07.06




《打火机》

绿色打火机
没有紫色的看上去
顺眼
灰色的
黄色的甚至
红色
粉红色的更好
它是个好的开始
至于结局
就不需要知道了

2020.07.07




《送消息的女人》

她行动的时候
背有些驼
弯曲的程度
不算大
那件粉红色的大衣
在橙色的路灯下
是粉红色的
她步幅不算大
的在走
脚步声均匀
她所经过的道路
一些明亮起来
另一些在明亮之后
在阴影处暗了
下去
那条路
非常的漫长
从我的脑后一直地
延伸延伸下去

2020.07.08




《U96》

除了云朵
和天空
海面上总是
什么东西都没有

没有边际的海

远处
只有一条
线

无限的接近
分隔开它
和天空

2020.07.09




《U》

一到晚上
海就开始摇晃
在微微亮的
灰蓝
天光里

一块灯芯绒
布料黑蓝
发出
从喉咙
底部产生的声音

2020.07.10




《地震》

一清早
突然感觉
南开区摇晃了
。一下。
接着。
又是一下。
空木衣架在
晒衣绳上
晃了晃

2020.07.12




《》

瘦肉条是
腊制
猪肉类食品

猪里脊肉
腌制后
烟熏
口感非常细腻

2020.07.13




《1996》

我们睡在二楼
铺有稻草的竹凉席上
一整排的
铺位
有时会有几个或
一两个人
堤岸线很长
一直到了水雾
的尽头
水在水中摇曳着
树梢
水的浪花碎在
防浪布的花纹里
接近中午
军车在不远处
经过
你肃立行礼
在汽笛声中内心
涌起无比的
自豪

2020.07.14




《迹》

夏天的时候
地上有一摊水


2020.07.15




《阿富汗》

当美国人在那里的时候
苏联人在美国人之前
也在那里
苏联人之前
还有很多能说出来
的一个
是成吉思汗的
子孙
每一次都有一个神先是
长生天或另一个萨满
接着是东正教的
上帝
接着是新教的
基督耶稣
每一个神在深夜降临
一次或者几次很多

每一次
都带来问候
带走
一个两个
很多个他的信徒
余下的
又被补充进来
像在一个选择题的
空格里不断
变更
在他们死之前
他们见过那里贫瘠的
高原和峡谷
那里的
干旱
和沿着天际线延伸
的炎热的风暴

2020.07.18




《迹1》

水开始澄清

沉落到底部的
深沉

澄清的
在水面水里
都有沉落到底部
还原了
干净


2020.07.19




《半日》

我盘腿
坐在椅子上的时候
已经是秋天了

我在那里
抽一支纯净的烟

当我看见天空的时候

那是早上九
十点钟


空在窗口
和远一点的
地方


2020.07.20




《希尼》

我还记得
在图书馆看到
他时的欣喜

我似乎
全部复印
(还是抄写下来)

我在给一个
遥远朋友
子梵梅的信中
讲述了

对于希尼
以及他的那口
幽深水井的
领悟


2020.07.20




《那件事》

那件事就是辣椒炒长豆角
辣椒和长豆角在铁锅里
经受着火力的炙烤
裹挟着刺激的油烟开始弥漫
把狭小的空间
矮化和小化
就是人开始孤立起来
被胸腔里的那只肺
取代
而在另一个地方的窗子里
晴空万里
一只白鹳矗立水边凝视
水面上微微晃动着的水的涟漪

2020.07.21




《狙击手》

他们在坎大哈
外的
一堆石头上
度过了
非常漫长的时间

期间他们
像一堆浅黄色
的石头

干旱期间
枯黄着的野草

凝固
在风里的
那团晴朗的
天空蓝


2020.07.22




《水》

我准备
喝点水

那种感觉
就像
干旱的土地
得到了
滋润

一枚嫩绿
正午的阴凉
在闪过
窗外。

2020.07.23




《车》

从四楼下去
抽烟。出口的
人不多。
视线里很慢地
在走。
风来的时候。
聚集的车开始散开。

2020.07.24




《看不见的呼吸》

几乎
看不见

呼吸

经过
暗灯睡眠灯
的长廊
的短绒地毯。

凝视
很久的轻
又被
轻放。

2020.07.25





《烟》

烟没点燃时像
个白色的
下午

一个没有午睡
恍惚的下午
正被从
窗子
透过来的
那道
亮光照


齐整而饱满


2020.07.26





《滚轴》

那里有
一个轴承。
滚轴。
有轴承的亮度。
有反印的影像和折射回来的微弱声响。

2020.07.27




《捏》

捏到一个适合的程度
一张兔子的脸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一种意愿
更能敞开的了
它是力量

2020.07.28




《微弱持久明亮》

我们有
更大
更为宽阔
的那些
东西
有时候

细小
与精致的
在黑暗聚集
得愈加
浓密
与无边无际时
呼吸像一盏

唯一的
有的时候
看上去它是
持续
长久和永远的
微弱的明亮

2020.07.28




《一只飞走了的鸟或清亮的早晨》

一只手的背部。
重点是
它展现出来的地方。
还没有。
被光线照现。
就已经。
非常的好。
完美。具有
生命的
气息。森林那样的
潜藏着。
清凉的亮度。
适合一只鸟的
鸣叫停留。
在那里面。

2020.07.29




《突击队员Ryan》

我(他)趁他惊愕的
那个瞬间开了枪
子弹经过焊枪闪动的蓝色
击中那个左(右)边的
人的左(右)的肩膀
那种晃动像
在一个钢制潜艇维修的
艇壳里发生的声响
简 你在看我的
时候
天就黑了吗
那摇曳在黑暗深处的
烛火啊
远在远处
梦魇里发出的
低声咒语
水一般
沉静
现在风紧贴着树叶
歇息了唯有那叶隙里的
星光看见了它

2020.07.30




《它》


光和暗
之间
光和暗的
交界处
它飞行擦亮了
一条边界线

2020.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