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素朴的歌

◎余文浩



深秋又讲《纪念刘和珍君》

 

每到深秋,黄金般的颜色

铺满大地,仿佛天空在献上

她经年的记忆,这时候

我就开始讲《纪念刘和珍君》

缓慢、急促,下一句哽在空中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真的猛士,更奋然而前行”

时间的幽深在课内外隐现

静默中的声音突然响亮

甚至找不到那个将起者

这是浸渍,秋声秋色的大赋

每到深秋,便要讲起……

 

2019、10、15

 



一团痛惜
 
像钉子一样
钉在脑海里
 
如果说我满怀心事
只这一件
 
有时间
就会去推演,入梦来
 
无言又寥廓哦
终了……
 
一团珍爱的情愫
一团痛惜
 
2019121
 
 
高度
 
在一个高度上
譬如飞行的高度
看到什么
是天空的广博和
地面渺小又连绵的山峦?
 
几条窄窄的河流穿插其中
你拼尽眼力
想去找那母亲和父亲的河
根本找不到
 
大地这样相似,数万年的容颜不改
除非有高楼拔地而起
在降低了高度之后
 
一个飞行的高度
还看到窗外的白云变幻
各种形状,就像神仙世界
真的存在,那么高,那么冷
 
一场即视的奢华
而本体是虚无的
天上,也属人间
 
2019121
 

有感
 
和同学们一起读陶渊明《归园田居》
纯粹的中国味
那么亲切
那么自然
几千年这样
不过现在不古了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这样充满感情地
这样无比喜悦地
有没有?今天的“拙”
如一只乡村燕子
无枝可依,在更苍凉的地方才听出嘶哑之鸣
在风口,我躲也躲不掉
空旷中感到一个寒冬已经来临
 
 
2019123
 

有鸟飞过


一只大鸟在高空盘旋着向前飞
有力、沉着

优雅的舞者
顶着寒冷

小鸟在低处树丛间跳跃
不断发出清脆的啼叫,嘁嘁喳喳

一个鸟的早晨
热气腾腾,如此清新

飞往极空旷和极茂盛地方的鸟
使我心生热烈,在自己的路上小跑 

 
2019/12/9


总有一行诗在课堂上发生

今天上《赤壁赋》
在梳理第三节苏轼和客人对话时
我问能否用一个词概括
苏子这时期的生命状态
年轻的朋友沉思一会儿
答曰“苍凉”
如江水上一轮明月
照在第三节的文字上
生命苍凉
像秋之深夜的长宽高
明天,我想让他们用两句
赋中的话来小结文章
人生的局促、困顿
种种难题终究释然
“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教了很多遍《赤壁赋》
写了很多首《赤壁赋》的诗
这不是最后一首,总有一行诗在课上
在年轻的光阴中穿行、诞生

2019、12、23晚


新年好,2020年第一天


早上起床
妻子煮粥、擦洗窗子
我打开窗户
让外面新鲜空气带着一丝凉爽
涌进所有的房间
小鸟在不远的枝条上鸣叫
当她找到伙伴
更欢快、不间断的叫声
渐渐渺茫
马路相当安静,远处大货车
笨重的轰鸣声,来了又去
一两声孩子清脆的声音
在院中破晓前来
微风吹过树叶,树叶上下
跃动,幅度不一
这是眼前的景深,妻子打开燃气灶
开始新年第一天早餐的准备
香气霎时飘满整个屋子

2020、1、1


爬山途中和青年聊的诗


第一首

在爬山途中
青年说起一个人

是反思的人
是批判的人
是独立的人
是自由的人
是叛逆的人
是一个自我存在的人
这样的人是一个
真正的人
我说契诃夫的小说就是
在刻画这样的
一个人


第二首

在爬山途中
青年
还和我说到
温顺的羔羊
只管有没有草吃
不管被牧羊人薅了多少羊毛
我们又聊了其他的很多
慢慢走下山头
当下到马路上时
天全部黑了下来
路灯和教堂上面十字架
的光照着前方

2020、1、5


笔记

早上起床
又迎来阳光明媚的一天
以前这时
妻子和我会到菜市场去
买回几天的菜
现在足不出门,青菜荤菜在网上选好
配送到家
每天冲击眼球的是武汉、湖北的疫情
一天天数字的变化
让人心悲
还有我所在的深圳,风声日紧
连楼下的超市也闭门歇业
在家里听到窗外传来地面
一阵小汽车行驶声
都让人惊喜,人间烟火并不熄灭
再远一点,传来高架上地铁急驶声
之后的寂静和鸟的鸣叫
清洁工开始打扫小区的小路
我准备给湖北村庄的父母打电话
聊天、问候、叮嘱
非常时期,不出门,安全第一

2020、2、6,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造成武汉封城第14天


疫中

禁足相当于囚禁
在家中的客厅和房间里
加缪讲,这也是流放
春节期间本要回老家与父母在一起
一切都准备好,腊月二十八动身回家
突然湖北疫情严重了
武汉封城,黄冈封路,黄石封小区
深圳回湖北的高速上,没有一辆向北的车
眼巴巴看着除夕来了,初一过了
到现在二月初一,我每天早起看湖北疫情
然后和老父老母电话聊聊天
我的父母也禁足在家
从这个墙角走到那个墙角
我和家人经常说的是
今天湖北又因疫死了多少人
之后一阵长久的沉默,被鸟鸣叫的
窗外,看不到一个人

2020、2、23



随感

每天看着新冠状病毒肺炎
死亡人数数字的变化
后来数字也不看了
呼叫妈妈的女儿,呼叫丈夫的妻子
全家都病亡的惨剧
甚至也不再谈论
正常的是
太阳升起将要西沉
啼叫的鸟将归于沉默
世上演出的剧情
不会有一点改变
我从湖北来
应该比大家多关注一点近期的新闻

2020、2、25


春回大地

看到窗外小叶榄仁
枝叶一片浅绿
当它完全枯枝时
当它有一两点绿芽时
当它成片披滿翡翠的玉片时
当它今天由深绿变浅时
这一切,我想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像谜一样完成了交接
春回大地,往往是这样
在向死而生的境地
艰难的孕育中
生是一个奇迹
仿佛柔弱中不屈的意志塑造

2020、3、20


武昌往事

积玉桥
汉阳门
司门口
多好听的名字
曾坐12路公交
穿过这不宽的街道
和两边不老的树
还记得司门口
一家书店、一座教堂
买来的《拯救与逍遥》
身边带着,早已发黄
教堂唱诗班歌唱了
一上午光阴
讲给枕边人,化作
如今不眠的波浪

2020、3、10


不可避免的大雨

下大雨,不可避免。
5月31日星期天,在家
读《 卡拉马佐夫兄弟》 。 
“卡尔甘诺夫跑进过道,在一个角落里坐下,低下头双手掩面哭了起来。他这样坐着哭了很长时间,好像还是个孩子,而不是已经二十岁的年轻人。
‘这都是些什么人哪?!从此还有什么人要得?!’他陷入了痛苦的沮丧之中,几乎绝望地发出令人费解的哀叹。此刻他简直不愿活在世上。
'何苦呢?何苦呢?’这年轻人痛心地一再发问。”

2020、5、31





题SpaceX史上首次载人飞行及雪山旅行

SpaceX史上首次载人飞行
5月31日成功了
马斯克,又一次说到做到
两位宇航员
1970年出生的鲍勃·贝肯
1966年出生的道格·赫利
确实牛逼!天空召唤了人间
还有晓燕从梅里雪山发来的图片
蓝天、白云、卡瓦格博神山的光
如此神秘、圣洁
又激动人心
仿佛幻象偶得
人生并不由痛和沮丧组成
还有超迈,还有迢迢千里相逢的喜乐

2020、5、31




一条路

突然想起一条
风景已不全记住的路
我想回去走走
这条路
像我们湾里无人一样
蓬勃的草
一片一片,长在路上
50岁的我,想过去
就像想母亲
朴直又单纯,用爱
抚养善,不管土地的热气
还是天空的蔚蓝
都醒脑安神

2020、5、17


享受

你们忙着大事情的时候
我在看窗外繁枝翠叶的大会
一阵风来,招摇的枝枝叶叶
是呼唤,是问候
领会的秘密里
有沁人的美和快乐

2020、5、23



夏夜
 
和爱人在花园散步
风拂过脸庞
干脆坐下,靠在椅上
风一阵轻拂,吹动头发和衣裾
如果抬头再见繁星点点
多么美的事
想到童年
大地上星河
晃动,隐身多久
不与你我共赏
 
2020、6、26
 

 素朴的歌
 
父亲1973年抬进墓园
那时他年轻哦,年轻的父亲走了
祖母1996年底抬进墓园,在一口早就做好的棺材中,我见瘦小的祖母,一滴泪滴在祖母冰冷的脸上
多年了,青草四季葱茏,唱着没有歌词而素朴的歌
而这墓园还谈不上是墓园
鄂东丘陵中那更低矮青草郁勃的地方,伴我长眠的亲人
 
2020、6、27
 
 
 
葛至哉
 
一口气吃完四个大肉包,还喝完一瓶可乐
皮肤青铜、脸上满是皱纹、身体瘦小
打扫菜场,做清洁的男人
吃完了,喝净了
又抡起那把大扫帚
从桔子坑菜场的西头扫起,一刷一刷
我离开菜场时,他刚刚干
炎热的日头刚刚冒出
不日不月,不知其期
后来在匆忙的人流里消失不见
像一滴汗流到大地上干涸
 
2020、7、26
 
 
 
母亲
 
母亲有一天打电话给我
她作为她在的农作小组先进分子
被选拔到麻城红安去玩了一趟
“噢,那叫旅游”
“是的,早上去晚上回”
听得出母亲声音的高兴
可以想到母亲愉快的神情
那年母亲好像快70岁
 
2020、7、26



车行高速,看到“东山寺”路标

到东山寺
我首先要赞美的是上面的白云蓝天
和所处的那一片蔚秀深深
这一个靠近大海的所在
是海的尽头,陆的起始
山海之间,人心头一念
宁静、独立,光辉
我每去一次,便是从喧嚣世界
进到凝神定气的一次,像清水洗过
一瓣荷花素洁
前两天,驾车行到溪涌
看到标牌立起的“东山寺”
便对坐在旁边的妻子讲
东山寺就在那一边
我带你去
这地之角海之涯的庙宇
看看,体会,平和喜乐
的滋生,话声刚落
车已过标牌,想来该去去了
又有一年没上东山寺

2020、7、29



又到东山寺
 
趁着雨停了
又一次来到东山寺
在古刹的连廊庙宇深处
便是佛祖的大幅镶金座像
我详端良久,庄严、肃穆,神圣就在
这大海边的山麓中间
天上仍旧云团聚集,台风的余力把地面
都清洗一遍
氤氲之气覆盖四周,东山寺
像地上的中心,一个点
如此平衡,什么都在宁静的境界里
向他聚拢
我走了一段,出了寺门
再次看到“回头是岸”
四个遒劲的大字,力量深深地传给
想来的人
 
2019、8、26


东山寺
 
 
黄昏时来了
黎明时又来
东山寺,静静地
在一条城市通向大海
的主干道一边
看着车来车去
和往返的人
他还是静静
虽然前面有热闹的酒店和海滩
虽然今天台风吹过东山寺的山林
大雨从高高的庙宇檐边点点滴了
下来
我在几十里外的家里能想起高大牌坊
上那镌刻深透的四个字“回头是岸”
无声地
抬头可看
在返回停车场的路上
我见这四个字,回过头去
绿树中的东山寺
一派安静
走出山门,我们没有说一句话
像领受一个启示,又像在浮世里
好久明白了一点不言自明的东西
 
 2015、10、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