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房记

◎东伦



仓房记

我们来到时,雨水已经灌满河道。
几个孩子尝试从水中
寻找卵石,再抛入浑浊的急流。
反复练习的还有雨水清洗着雨水。

赏析是对仓房的一次误读:
它高于槲树,而低于生活的泥沙。
谈到的一些人,模糊地
沿着语言的路径,为群山升腾的水雾补妆。

倾听也许是一种思考,
那么真理?是山洪和坝堤
做的危险游戏,
打开一首诗的豁口——

借喻是鬼柳伸入河水的树根,
你还是没有发现弓腰汲水的青草。
多天后,我再次想起,
石头溅起水花,都有一张孩子的脸。

2020.7.29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