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不是小姐

◎心地荒凉



@嫘影如花


结婚了吗?
如单身
可考虑冯青春
他真的很纯洁
体壮鸡大
嫘影如花说
你不是去年
就加了我吗
还不知道?
我说哦,忘记了
我加的美女太多了
对不起
嫘影如花说
没关系
你身边是美女如云
来来又去去的
我发了张照片
我说你把我说得
如同这根石头
美女如云
绕我纷飞
绿鱼说
大屌石
2020.7.26
 

微信群乳夹拍卖会


525元
人民币
陶春霞乳夹
最终由
江先生拍得
恭喜江先生
2020.7.26
 

老天在收割灵魂


最近沿途
一连退了好几个人
这感觉
就像
秋风凉
老天在收割灵魂

割走一个

割走一个
嗖嗖嗖
割走三个
2020.7.26
 

寻饮者


秦匹夫又在
沿途发酒菜照片
寻饮者
子艾说不遇
我喝过了
秦匹夫接下来
又作了一首诗
“二两下肚死又活
三杯入口鬼成仙
眯眼黑屏变画屏
环肥燕瘦翩翩来”
我说卧槽
你有种寻饮者跟你
一起打飞机的赶脚
秦匹夫说好诗啊
荒兄走一个
子艾说冯青春要在
县城发展一二小姘
应该不难
生活要滋润的多
秦匹夫说还小姘
大房都搞不到
子艾说结婚要得
炮友也不可少
秦匹夫说炮友要钱
我没有
子艾说你太寂寞寡味了
除了诗就是酒
秦匹夫说就是的
子艾说炮友未必要钱
跟嫖娼还是有
很大的区别的
秦匹夫说小县城的女人
不经常花钱鬼和你玩
子艾说也有寂寞的媳妇
关键是信息
秦匹夫说寂寞的
长得鬼头鬼脑
子艾说想办法搞好的
秦匹夫说是在想
想到难处就急
手就激动了
完了也不想了
子艾说哈哈哈哈
2020.7.26
 

曾德旷的号召力欠佳


没一个人响应
我觉得曾德旷应该
去傍大款
或为有点艺术追求的
黑社会老大独奏
寻求火起来的路经
这样下去
廉颇老矣
雷索说德旷的情况
确实是可以
也值得组织讨论一下的
时代的问题
自身的问题
可能德旷自己也知道
但总是处在一种
时空错位当中……
2020.7.26
 

秦匹夫的艳遇


秦匹夫发了一个微信留言截图
“哥你咋不理我”
说分析下
半夜少妇给我发这个
啥意思
我说让你买东西
或借钱
秦匹夫说没有
我说介绍下你们咋认识的
分析前要有前提
数据
秦匹夫说突然来店里
一直找话说
我感觉脑子有些问题
我说居心叵测或精神失常
有几分姿色?
秦匹夫说话多
但又年轻。充满活力
五官一般
我说单独约。带好套
一口气用十个
先爽了再说
秦匹夫说我发个啥
她都点赞
然后过一天
带双鞋来我店里
我说我感觉有戏
雷索说你还分析什么
秦匹夫说搞不搞她也不说
她要明说。我也会马上答应
关键就是还有一层纸
不知道怎么捅
我说赶紧肏
雷索说得了吧
明说的你还不一定敢动
空瓶子说赶紧肏
一来就拉下卷闸门试试
我说肏,你还等着她捅
空瓶子说女人比男人
还喜新厌旧
秦匹夫说我不知道怎么开始啊
我说她在等着你捅她
雷索说你就是想的太多
导致行动能力不足……
不要想这些了
你的情况,越想的神
越不敢去
我说你就说没睡,想你
有空过来么
看她咋回复
雷索说通常情况下一起
吃个夜宵烧烤什么
搞瓶啤酒
自然有话说的
你现在想
只会越想越怕
不敢行动……
我说秦匹夫在语言上
无所不能。落实到约炮
弱爆了
秦匹夫说好。我再看看
今晚我已打发走了
明天再出现就问她到底想咋
雷索说这事不能多想
要像荒凉一样
拿出实干精神……
我说你问毛
直接上手
被拒绝再说
空瓶子说问个毛
该出手时就出手
雷索说你还等明天
你就等着菜都凉了吧……
我说这个事。问鸡巴
不要问她
空瓶子说一问就拒绝
你傻不傻
秦匹夫说今晚她说哄娃睡觉了
空瓶子说啊,明天一来
拉门直接上
动作别太狂野了
秦匹夫说拉门不可能
除非她要求
我不会主动去要求她
我还是会直接问
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说插进去再问
不然无效
也得不到确切回答
秦匹夫说插了也不问了
空瓶子说扑倒再说
我说这个要是再飞了
以后你再直播啥鸡巴艳遇
我也不会理你了
就我所知
好多都被你搞飞了
雷索说大半夜
搞得一群人围着你
扼腕叹息
你真的要严重检讨啊
秦匹夫说谢谢兄弟们
2020.7.26
 

今晚


我站在北环路边上
边撒尿

仰望星空
突然感到
大地是多么孤独
我是
多么渺小
2020.7.26
 

后口语诗


丁小琪发了个链接
大谈“后口语诗”
子艾说无知者无畏
关键是,脑子还有问题
悟空说啥鸡巴诗算后口语诗
你们往自个脸上画道符
就是后口语诗了?
就他妈是伟光正了?
真不要脸
呸!
子艾说毛粉脑残
伊粉也脑残
悟空艾特弟弟大
你这老乡好不要脸
我说唉
你为何不直接艾特她开骂
鄙视你
子艾艾特弟弟大
你也一样
浅尝辄止
舔一下结束
我说也是
我艾特还叫悟空
我说话说在这世上
我服过谁
只服过你
2020.7.26
 

我不是小姐


范辰律师发了个微信群
聊天记录截图
“贵阳学生互助……群(458)”
省略号部分打了马赛克
几个女人在群里
分享自己所在位置
以及自身情况
有一个好像是老鸨
她发言说
“现在火车站有一单
老客户
素质和人品放心
要做的发照片和个人信息给我”
有个女的说我刚回学校
又有个女的说
来姨妈了,我是接不了单了
有个女的接了单,她说
我现在火车站附近
老鸨说私聊吧
又有个女的说
我在大学城这边,等会可以做。
余刃说互助,感到温暖
我艾特范辰律师
我说这个可以拍成电影
《我不是小姐》
跟《我不是药神》
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小姐被抓时
也可以在电影中安排嫖客们
列队相送
2020.7.26
 

德旷越来越青春狗血了


张二棍总体还是言说欲
太强烈了
自信要跟才华匹配
才能做到一泻千里
而恢弘壮阔
比如李白,柳宗元
张二棍。还有那个什么
李不嫁。都差太远了
对朋友们的诗
我当然也都了然于心
只不过碍于面子
我不想正面指出而已
2020.7.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