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期札记(组诗)

◎李以亮



疫期札记(组诗)
李以亮



准备



我不出门了:非不得已,我也没想出去。
可你也进不来。——让我们各自为战。
如果现在说孤独,是不是有点矫情?
难道孤独还有一个时间起点?
我很好,这是真的。毕竟,苦也是一种滋味。

我独自生活。我还能够应付。
所求很少所需不多。我没想过
会以这样的方式惊动你,和你们。
我还好,谢谢!我很满足。
请你们关注,更多需要关注的人。

非工作日,我是最忙的。
雄心勃勃,似乎有做不完的事,并且暂时
不再怀疑“做”的意义。
计划:写诗,为早逝的吴花燕。我承认
面对苦难,语言就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苍白的境地。

只是写,不去问“写”的意义。
这也许是好的。赶路的人,不关心目的;
负重的人,走得更快。
孤寂清冷的空间,廓清了人的存在。
我是这冬天落净了叶子的悬铃木。




封城



是的,我也曾经厌倦了喧哗
太多的喧哗,以及繁华
那些经不起推敲的繁华。
而现在,如此安静,太安静了——
小巷不祥的阒寂,大街空荡荡的不安
都令人惊诧……

今晚,东北饺子馆
当家的大嫂,过年回家去了吗?
祝愿你,平安地度过隔离期。
还有你,守在门口张望的
流浪猫,披着一身褐色的孤独
今晚,你的晚餐在哪里……




有的人



有的人离开秘书就不会写字。
有的人离开文件就不能做事。
退化,退化也可以这样发生:
人往高处走,
水往低处流——
我说的是,能力之水、品德之水。




围观一场虚拟世界的群殴事件



虚拟的是面具,不是人。

每一个人都是活灵活现的,拥有隐秘的
身份、情绪和道理,
最主要的:拥有优越感——
知识或道德的
优越感;然后,借此行龌龊之事。

多么荒诞。一种自发的
聚众凌辱强者的狂欢仪式。

真实的声音被淹没,
正直者,再一次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母亲



有留下一张纸条被当作遗言的母亲
一张薄薄的纸条,几句简单的嘱咐
而我不能,代替她的女儿肝肠寸断

有来不及写下遗言就被运尸车载走的母亲
被她的小女儿嚎啕着追赶的母亲
在深夜空荡荡的武汉街头

有不能诉说的千言万语埋在了风里
此时,握笔写字的人呵,必须明白
继续糟蹋白纸,是不可被宽恕的




禁足



还有多少病毒,
是口罩也不能隔离的;

还有多少感染,
是医生也不能幸免的;

还要多少个14天,
下楼不再是一种奢侈;

我有足够的储存,
但这绝不是庆幸的资本;

你的耐心几乎已经被透支,
我,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

唉,多少人呵,多少人
死于窒息……




夜色阑珊



夜色阑珊,无声地蔓延,
有一种藏不住的恐慌。
你的眼前,是昔日
辉煌的万家灯火,如今
稀稀疏疏,那么冷清。

你将手机放下又拿起。总是这样:
在你无能为力处,有人在呼救。
在你伸手可及处,有人在死去。
夜色阑珊,藏也藏不住,
有一种无声蔓延的恐慌。

唉,病毒无需护照,
死亡没有国界。
不必掩饰,你有一丝慌乱。
而你还活着,侥幸地活着
不值得庆幸!

谁知道,保持镇定是这么难。
应该说,这与定力无关——
当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死,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
望着你……




写吧,只要你愿意



写吧,只要你不辜负
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优美的笔画

写吧,文字比人
更诚实,身体比语言
更可靠

我从来没有说过不要爱
我从来不相信
明哲保身,就是一切

冷漠,不值得为之辩护
爱的无能,是
人之为人的羞耻

写吧,当你写下爱时,请一定要
慎重地落笔
当你表达愤怒与鄙视时,请一定要有力



刊《中西诗歌》2020.1.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