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麦田里的守望者

◎心地荒凉



@暗物质


希望崔永元
能把李咏没活的时间
给加进去
再活一个世纪
打怪兽
2020.7.25
 

沈浩波的诗


贴了一首沈浩波的诗
到沿途
《跑得慢的兔妈妈》
然后我发言
沈浩波的诗
太狠了。叙述
秦匹夫说这诗太一般了
老套路的概念先行
也即是心里先想一个
这样狠的事件
然后写出来
我说也不全是
他自有他的狠
以和这个世界
口头上的虚情假意
彻底撇清关系
跑得慢。就得受死
这诗我还是蛮喜欢的
余刃说沈浩波我理解
写作有些投机
玛丽的爱情才是他的本色
抓住题材了,往狠里写
一把好乳之类博眼球之作
为先锋而先锋,为狠而狠
思想概念先行出文本
发乎情太重要
看看荒凉写打炮写屁股
情一起,感觉完全不一样
我眼里
沈属心术不正
摇摇摆摆
伊比他彻底
干脆就是老党员
曾德旷说
这个分析,很深刻
余刃说德哥过誉
2020.7.25
 

小分队


悟空说
好像只有伊们写的
才是口语诗
才是正宗
岂不知在伊们之外
还有太多口语好手
扯起了大旗
充其量也只是
口语写作的
一个小分队而已
2020.7.25
 

没有意义的事不干


德旷吃屎,吃蛆,吃苍蝇
没赚到一分钱
悲哀
2020.7.25
 

贪官


暗物质在沿途
发了个4分43秒的
原配带人打小三
和老公的视频
场面那叫一个混乱
我说这帮捉奸的傻逼
统统该死
妈的,离婚嘛,何必如此
那男的真窝囊。要是我
脱光了,大喊一声
都给老子滚蛋
所有证件都不算
我只要她!
然后操把剪刀
谁靠近捅谁
满锦说你还有理了
我说咋地,你觉得该打?
满锦说扒光了打
真不要脸
我说他只是想操逼
他有啥错
他只是没本事当皇帝
他有啥错?
满锦说所以啊
老老实实地挨揍吧
谁让你没本事
我说打皇帝去呗
他想操谁操谁
所以说他没种
贪官们每每都包养几百个
也没见挨打
也没见谁骂他们不要脸

看他老婆打人的疯狂模样
就能猜想到他平时
跟她在一起时所
遭受到的委屈了
这世界太他妈荒诞了
我爱世上所有小三
绝对都比原配好
郎毛说令人发指的罪行
有时候道德玩不好
也是大罪
世上有如此罪恶
作为人,深为悲哀
我说女人跟男人
完全两类物种
我们觉得那对男女可怜
女的却觉得打得不够狠
比如满锦。还是个诗人
她的发言令我
感到惊讶
我说在我看来
只要俩人彼此喜欢
就算是正当爱情
光棍秦匹夫发言说
这男的活该打
有个老婆还不够
还要去外面吃野食
想想那些光棍怎么过的吧
这和贪官有什么两样
2020.7.25
 

突然发现


这个饼干盒
像个水晶棺
多年之后
我们
都会
躺到里面
悟空说你有
那么小吗
烧成灰都
装不下你吧
我说嗯
估计连鸡巴
的辉都装不下
悟空说卧槽
又开始炫耀
自己鸡巴大了
2020.7.25
 

麦田里的守望者


悟空总觉得我文字
有麦田里的守望者
那种调调
我说麦田我看了
不过如此
我必超越
对我来说一切
都是时间问题
只要不早死
杰作终将会
一部接一部
写就
留着亿万年后
让外星人研究
2020.7.25
 

性交最舒服


在沿途跟秦匹夫
跟子艾
瞎扯淡
秦匹夫把酒吹得
神乎其神
还写了首打油诗
“酒至高处如坐禅
五蕴郁结俱打穿
痴汉秒变神通子
陋室忽成金銮殿”
子艾认为喝酒
达不到那个效果
听说吸毒可以
但自己也没试过
我说归根结底
还是性交最舒服
不舒服的话
也不会有那么多
少妇偷汉子的事了
2020.7.25
 

吃饭睡觉骂伊沙


那个叫草钤的
有很长一段时间
在我帖子下点赞
感叹天啊天啊
刚我发现把我删除了
她脑子有问题吧
我没理过她
爱笑的女人最漂亮说
说不定人家看上你了
不知道如何表达
自己内心深处的感情
我说刚在绿鱼编的
诗集里看到了
就想去她朋友圈看看
日。把老子删了
真好。我也早就想删她
我特别不喜欢她像
达到高潮了一般
天啊天啊地感叹
有几次我还看到她在
还叫悟空的帖子下
感叹天啊天啊
还有在皮旦帖子下
天啊天啊
我就特别反感
你妈你光在我帖子下
天啊天啊我还能理解
你到哪都这逼样
删我删的好
正好相互清理
我一般不删除别人
尤其我主动加的
永远不会删
主动加我的
我也不会删
卖保险的
只要我通过了
也不会删
都不容易
给对方希望
哪怕不买人家保险
余刃说伊粉多歇斯底里
我说伊粉们的灵魂
都是伊沙用他
自己灵魂的肿瘤磨碎
狂撒到大地上变的
秦匹夫说
伊粉们的灵魂
都是伊沙用他
自己灵魂的肿瘤磨碎
狂撒到大地上变的
此句分行可上新诗典
我说哈哈,我分一下
秦匹夫说题目
可叫孽种
正好与伊自称的
野种匹配
我说哈哈好玩
吃饭睡觉骂伊沙
2020.7.25
 

@爱笑的女人最漂亮


你虽然不懂诗
但你做我粉丝
就会立马变得
与众不同
2020.7.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