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友情打不过利益

◎心地荒凉



大卡车


视频里
一个穿红色上衣的男子
站在一排房子前
走来走去
突然
一辆红色的大卡车
以时速至少一百公里的速度
朝着那个人撞去
但不知为何
却一头撞上了那排房子
就这样那排房子
被那辆大卡车
1秒钟推平
我说视频里
站房子前那个是秦匹夫
我住在房子里
书香开的车
目标本来是秦匹夫
撞偏了
秦匹夫说
改天等我女人多了
赔你一个
暗物质说你这话说的
上帝都流泪了!
秦匹夫说书香长相
像毛主席
正气凛然
但是头脑僵化
如同被传销洗脑
可叹
润生很有同感
他说书香像老毛的妹妹
2020.7.23
 

叫哥对我的认同度,几乎达到了最高点


叫哥说诗人
多自负自大
这没什么
弟弟大的自负自大
别人接受起来
舒适度比较高
我说卧槽
褒奖!
叫哥说也就是说
你的自负自大
并不讨人嫌
我说也是门学问呢
我每天都在钻研
如何让大伙儿都舒服
结果今天惨败
损失了个书香
叫哥说所以
你能把生意做大
青春还在出苦力
2020.7.23
 

友情打不过利益


骂阿斐
有生活作风问题
真笑掉我大牙
这他妈
跟一个婊子
骂一个
良家妇女

作风
问题
有何区别
弱爆了
子艾说无耻小人
伊大傻
沈浩波伊沙阿斐
三人曾经是
一条船上的铁哥们
好的穿一条裤子
翻脸比政客还快
友情打不过利益
2020.7.23
 

干瘦的瘾大


我说我记得当年
那个女记者采访我
说你知道自己
在诗坛有多红么
我说不,我已发紫
秦匹夫说遗憾当时
没有好好操作
否则名气可超春树
我说春树
不足挂齿
遗憾没操一下
子艾说春树有逼
荒凉没有
所以春树当年大火
张弛那么老丑
都能操到春树
我说真假
不可思议
秦匹夫说我也纳闷
子艾说老管窝囊
见一面吃顿饭
手都没摸到
秦匹夫说春树
本来值一百
瞬间掉到十块钱
我说主要我妞多
春树干又瘦
春树不可能让他摸
春树身边有个闺蜜
跟我玩过一段
比春树丰满漂亮多了
等我老了
也自曝情史
现在不行
还要发展(大笑)
叫哥说干瘦的瘾大
男女都一样
子艾艾特我说
向弟弟大学习!
2020.7.23
 

@子艾


春树那篇文章写得中肯
不过她水平的确
还停留在青春期
伊沙当然也影响过我
我也不是生来就烦伊沙的
话说那都是长大后的事了
伊沙就像诗歌界的郭敬明
的确曾将很多懵懂少年
带上过诗歌的道
但他也仅仅起到了一个
启蒙作用而已
他没自个儿说的
那么牛逼那么深刻
2020.7.23
 

@阿登


软骨头。居然
向新诗典投稿
当年伊沙发我诗上
《被遗忘的诗歌经典》
是向我约稿。约稿
懂么
子艾说小登被伊傻
抓住了小辫子
远小人,近君子
人世如此
诗歌圈也如此
曾德旷说活着就好
阿登艾特我说
对于这事
我的确该骂
子艾说对,活着就好
有饭吃就好
有酒喝有逼操更加好
秦匹夫说
@阿登 软骨头。居然
向新诗典投稿
我这一生
只向漩涡周刊投过稿
以后可能会向好兄弟投稿
假如他有刊物的话
但也仅限于支持
当他风光时也不会投
子艾说老典为了上
新诗典
让古河向伊傻求情
结果上了一首
还被伊傻数落一番
成为笑谈
丢人现眼的诗人
多了去了
秦匹夫说确实丢人
我也尊重其他诗人的
投稿行为
但是总觉得有点不爽
至于还托人求情
那就太搞笑了
尤其还号称先锋
先锋第一原则
就是不投稿
否则和那些贼眉鼠眼
发豆腐块的小文人
有什么区别
2020.7.23
 

有趣


伊沙
管党生
都好有趣
不过伊沙打管党生
应该还是会像
狮子咬野狗一般轻松
子艾说两个都不经打
网上张牙舞爪
实际内心虚弱
都不是狠角色
咬人的狗是不叫的
我说阿登絮絮叨叨
没有战斗力的直接原因
还是没有文本
文本不入流
不足以跟伊沙抗衡
寻欢说伊沙确有好文本
人诗不合一而已
润生说我见过很多
网上的恶人
见了都和气的很
觉得很悲哀
我说打架就没意思了
看谁会骂会意淫呗
为诗打架。荒谬
文人最好还是用
手中的笔去骂人吧
我艾特润生
主要见了你和气吧
你那身板。张飞一般
子艾说早已经
不是诗观
互相污辱骂娘恶毒的
无所不用其极
垃圾人渣而已
我艾特子艾
我已经甩干净了
诗江湖时代我已透支
秦匹夫说人诗合一
真见面容易招打
子艾说冯青春
深有体会
润生说所以
现在俺写字去了
对于诗,好的就读
看别人吵好玩
子艾说所以还是
写自己的诗喝自己的酒
操别人的逼
其他的去他妈的
不喜欢的忽略不计
喜欢的见面拥抱喝酒
我艾特润生
你是个人精
跟你在一起去见别人
感觉很有安全感
人诗合一真见面容易招打
太经典了这句
秦匹夫
人诗合一的
目前在我心中
只有一个诗人做到了
那就是曾德旷
子艾说后面应该
还要加上一句
招打也要人诗合一
所以我佩服普希金
关键时刻敢决斗
不怕死
我说诗人除了才华
还是得有钱
只有才华,也容易被打
不过像润生,云属
本身强硬的
也没人敢打
润生说对头
因为青春,老管,德旷
无聊人等,本身
就都不经打
秦匹夫说以后除了绝对
信得过的兄弟
不再随便到处乱窜见诗友了
要见也是在我的地盘上
在我的地盘上绝对安全
别人不敢打我
我也不会打别人
我说笑死,青春可爱
子艾说冯青春,来广州没事
谁敢打你我跟他拼老命
秦匹夫说真见面你不皱眉就好
子艾说怎么会
但是有些人我是不会再见了
比如老管哈哈
上次老管来广州
老典给我打电话
我确实回避没去
真有趣假有趣
见几面喝几次酒
也就清楚了
秦匹夫说老管精得很
而且也有些小心思和装
在拉萨。田勇我们三个喝酒
我让老管把他身边的火机
递给我一下
他立马斥责我
言语之间大概意思是
我是跟他出来混的小兄弟
二一次在雨朵要走
前一天傍晚
几个人坐在院子里烧饭
我在洗衣服
其中还有一件他的汗衫
他突然又莫名
激动起来和我吵
话也不好听
子艾说老管我了解
读读诗可以
做朋友不够格
无血性,诗也有假。
我说青春发言太搞笑了
我很纳闷,这么幽默的兄弟
到贵州居然会挨打
我也相信被设了局
子艾说应该是
寻欢说设局主要是整我
我说还非退了
但这绝对是个好老哥
好诗人。给我留了言
说手机太卡
想必是看不惯我们
几个太闹腾
我艾特寻欢
整你干吗
纳兰也应该是个爽利的汉子啊
寻欢说我和马有过争论
青春和马也有争论过
马是阴人
出头的是走狗
其中一个走狗已清楚被利用
在一公众场合说了
我迟钝
老管很敏锐
我说所以老管没挨打
你们光看到了老管的嘴硬
没看到他的灵活
就是你们所说的马作家?
李景云属说老江湖
子艾说人精
我说那得设法也让他尝尝
拳脚的厉害啊
寻欢说老管对整个事件
了然于心
在青春群讨论过
在这就不说了
李景云属说下次我去试试
我说你去就没事
很多厨师看菜下刀
真过去个老虎豹子
厨师只会哆嗦
寻欢说欢迎欢迎你来
不可能了
我和那些垃圾已断绝关系
我说马是设诗歌基地那个?
雨朵?
寻欢说对
他现在投靠皮旦
他不会想如果不是青春
让我接待老管
他咋会走上诗歌之路
我说啥叫诗歌之路
哪个铺的?
叫哥说写诗看机缘
寻欢说也是
我说有误
我说写诗要投靠这个
投靠那个么?
连伊沙这种粉丝众多的
都被骂的狗血喷头
谁还敢说自己走的道
就是诗歌之路?
这种家伙根本也写不了诗
混子一个
设局搞我兄弟
就是与我为敌
虽远必诛
等着瞧
匹夫去贵州娶妻不成反被打
对我来说,就是耻辱
此仇不报非君子
@陈润生 @囸 润生云属兄弟
听我号令,为匹夫兄报仇雪恨
子艾说战狼三,开演
我说刚想起来润生跟匹夫
不是一伙的
不会为匹夫出头
号令有误
寻欢说过去了
哈哈
还是聊天好玩





可爱
叫哥说青春蒙头蒙脑
不靠谱的事他也视为当然
还认真去做
一定程度上,有点二逼
有点脑残
写诗通透,处事不通透
我说但是无论如何
我还是心疼啊
子艾说
大师兄批评的对
寻欢说
大师兄批评的对
我说是啊
但他不服啊
他谁都不服啊
润生说看见兄弟
向某人学习
说话做事七分像时
俺就觉得不好玩了
我说我去写诗了
不理你们了
净耽误我进军诺贝尔
文学奖的时间
2020.7.23
 

装逼


这个薄小凉不进沿途
我就觉得装逼
所有退出沿途的
我也觉得装逼
与沿途共存亡的
才是我真正的兄弟姐妹
马马说所有不给日的
女诗人也装逼
2020.7.23
 

操蛋口号


曾德旷又在发他的
那句操蛋口号
把逼搞大,把鸡巴操弯
我艾特曾德旷
你冷不丁发句
“把逼搞大,把鸡巴操弯”
差点没把我吓死
暗物质说这是在背座右铭吗
绿鱼说逼是搞不大的
鸡巴也操不弯
我忽然有些悲伤
为德旷
我说德旷死后
就在他的墓碑上刻这句
警世名言
不过需要改俩字
把逼操烂,把鸡巴操爆
2020.7.23
 

典型的傻逼


她在群里发了一个链接
“第二届‘谷雨杯’全国散文诗
大奖赛征稿启事”
她叫十三,我艾特她
什么狗鸡巴征文别再发了
恶心人
她艾特我
老师好,是征文有什么问题吗还是?
我说你把广场舞征文发到
专业舞蹈群里就是问题
她说不是很理解老师您的意见
我说我投稿,让你们家大爷大妈评奖么
他们懂么。有资格么
她说那您的意思是?
我说滚蛋
别让我踢你
她说老师有大作吗?能否拜读学习?
我说滚鸡巴蛋,傻逼
她说终于遇到一个可能是传说中的
大神级的老师了
抱大腿的机会可不能错过
虽然这老师语言比伊沙
这类人还粗俗下流
我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专门过来恶心人的是么
润生艾特我,一大早就上火啦
十三说老师
貌似我一直都在推一些
正规征文比赛的链接
方便大家参赛是吧
您也可以说是打扰到您了
或者您是群主
制定一个群规
我觉得不需要一上来
就用一些粗俗下流的语言吧?
我说不要在群里发征文
她说好的,知道了,谢谢老师
终于学会了用理智的语言
和别人交流
我说要发就发瑞典那个
诺贝尔文学奖征文
乡下征文就别发了
歌神都获不了你们的奖金
你们要的是东北二人转
她说好的,据我所知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在获奖之前
一般在所在国家
都已经是文学类的
大神级的人物了
比如莫言老师
获奖前已经是中国作家协会
副主席,矛盾文学奖得主了
老师我看您这么厉害
一定是传说中的“先锋大师”
和在民间修行的“绝世高人”
老师您一定要发您的大作
最好有个人简介
我一定认真学习
深入体会
我说你他妈给老子闭嘴
十三说老师,没事的
我知道越厉害的人脾气越大
您放心,我不会放弃的
好不容易遇到您这样的大师了
三生有幸
子艾发了三个动图
三个家伙都在狂笑
松爽说正在发闷哪
看到这个,竟然笑出来了
我说各位兄弟见笑了
有个苍蝇嗡嗡嗡,真恶心
秦匹夫说此人看似诚实理智
实际是种把玩的心态
我说估计是落葵的小号
落葵拉进来的
跟落葵口气挺像
润生说可能不是
秦匹夫说哦。那就难怪了。确似
我说他自己会退的
管他是谁
润生说张元
我说原来是一个
男扮女装的变态
张元说老师不用猜测了
我也不会给拉我进来的老师
增加额外的麻烦
润生艾特我,别骂了,我兄弟
我说操
你还有这类傻缺兄弟
佩服
润生说佩服,佩服
我说再发征文。踢
我只对诺贝尔文学奖感兴趣
低于800万奖金的征文不要发
张元说老师,我看你也
很有希望
祝您早日实现愿望
届时将会是华人第三个
国内第二个诺奖得主
我和您在一个群里边
将会是我多大的殊荣啊
润生艾特他,屁话真多
张元艾特润生说
平生终得一真人
话如星河水迢迢
我艾特十三
你真是个典型的傻逼
无药可救。滚粗
2020.7.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