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半年诗选(20首)

◎叶明新



目录

 

新年快乐

谁在持续地敲门

歌者

历史人物

夕阳下

吸顶灯光芒四射

一个女人

雨点

无题

山坡上哭泣的老人

行人渐老

脸孔

岁月

动静之间

坡底

流浪者

驼背老人

共处一室

观察者说

海洋和山峦

 

————————————

 

新年快乐

 

一个普通人度过了他谦卑的一刻钟

他刚刚去送礼

给一个他心目中重要的人

礼物是一只鸡一只鸭和一篮鸡蛋

鸡和鸭都是自己畜的

已经杀好了

钳了毛去了内脏

用袋子捆扎妥当

他的妻子因为胆怯和害羞

坐在街边绿化带的围栏上等他

下午三点还要去送另外一个重要的人

在现在和下午这段时间里

他们还没有想好做什么

 

2020.1.3

 

谁在持续地敲门

 

 

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

她警觉起来

随后有人敲门,敲她家的门

每一下都敲在她的心上

她的心砰砰直跳

 

她站在房间中间

既不在沙发上坐下

也不走向门口

她不想弄出动静

令敲门的人知道屋里有人

 

门外的人很有耐心

在持续地敲

笃笃笃,笃笃笃

三声算一遍,那就敲了十遍

六声算一遍,那也敲了五遍

 

她几乎改变了主意

要去应门

至少站在门里问一声

谁呀有什么事

她正要迈步向前,敲门声停止了

从脚步声判断,敲门人正在离开

 

2020.1.10

 

歌者

 

我在听一个人唱歌

音乐诉说的故事我也经历过

说明人与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差异

但是你的故事讳莫如深

并在一所远离喧嚣的房子里终其一生

仅表情就是一个谜

那首歌在高亢的时候进入尾声

象征着人心如铁

集体的和声也无法抚慰此生无情

2020.1.14

 

历史人物

 

一双竹筷子

搁在木桌上

从来就没有浸过酒

夹过肉

 

一枚玉玺放章台

未央宫勤政殿

不管戳在哪

压死的都是忠臣

 

天下财富聚一家

熬炼成麟趾和马蹄

埋进厚土

何见天日

 

历史像一具干尸

裹在时间里

而人物则活在历史中

过的都是一个日子

 

有愚蠢的心

平流进取,坐致公卿

聪明的脑袋瓜子

种得一把好禾稻

唯有颜回居陋巷

穷而不改其乐也

 

2020.1.16

 

夕阳下

 

她只有可能的名字

而无崭新的形象

 

她站在花丛中的时候

比花更美

其它的都凋谢了

 

在海港

她看到了斜倚在码头的驳船

船舱已经被海风吹坏

船体也生满了锈

 

她就去海里游泳

还有一个爱慕她的男人

游在她的身边

 

夕阳就在海的另一边

像早餐的一枚蛋黄

似乎她只要多游一会儿

就可以到达并得到

 

2020.2.2

 

吸顶灯光芒四射

 

乳白色的吸顶灯

吸附在白色的屋顶上

与病床上的病人隔空相对

 

白天的时候

吸顶灯是关着的

就像是多余之物

晚上的时候

它才光芒四射

刺得衰弱的病人睁不开眼

 

曾有一个后勤部门的人员

攀着移动楼梯

旋开了圆形的罩盖

更换了新灯管

旧灯管靠近电源的位置都烧黑了

那时候病人还没有生病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躺着的病人警觉起来

来人将会带来什么消息

他睁大眼睛

盯着吸顶灯

倾听着敲门声

 

光线和声音此时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正如敲门的人敲得是另一扇门

 

2020.2.3

 

一个女人

 

我们不能把一场灾难说成一个事件

我们不能从一个概念里去除血和泪

我们不能像一个史学家那样抽象和无情

 

我知道有这么一个女人

她是她父亲的女儿

丈夫的妻子

她是一场灾难的幸存者

但她的父亲和丈夫却没有像她一样挺过来

 

她逢人诉说自己的遭遇

但她不说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只说自己的父亲、丈夫是怎么死的

说着说着就哭了

哭着哭着就要发疯、晕厥

 

起初还有人听,同情她

陪她掬一把泪

后来就麻木了,或者对她的状态感到害怕

她一出现,很多人就跑开了

她的诉说变成了自言自语

 

但她依然念叨着自己的遭遇

面对着眼前的虚空

似乎那就是稀释了的苦难的命运

她用这种方式缅怀至亲

只是情绪已经平和,不再说着说着她就哭起来

哭着哭着她就要发疯、晕厥

 

2020.2.5

 

雨点

 

它们共同制造了一些大场面

广阔的地方在同一时间变柔软了

我们因而知道雨点并不是空洞的

它持久而致密的特质让我们懈怠已久的生活

具备了哀伤的效果

它们降临大地的声音是极其复杂的

不管你是谁

永不可能找到自洽的象声词

也不可能被肤浅地定义成悼亡的哭泣

 

我们走进雨中吧

让脸上的泪水止不住地流

 

2020.2.13

 

无题

 

如果这朵花不是你的

你仍然可以欣赏

花总是好看的

 

如果这命不是你的

就算强塞给你

也不要认

 

如果这死不是你的

那就硬挺着一口气吧

争取活着

 

如果你实在不想看这世界

就闭上眼睛

但无法保证

 

透过闭着眼睛得到的黑暗

你又能发现什么新东西

 

2020.2.9

 

山坡上哭泣的老人

 

一位老人

在山坡上跪着

他的面前有几个坟包

他身躯颤动

老泪纵横

像一截斑驳的旧树桩

 

他双手按着草地

一会儿低头

一会儿抬头看天

土地记录了他的哭声

人世因此无法静默

 

他哭他去世的妻子

哭他的一对儿女

他的哭像山坡上古老的风声

似乎他的悲哀由来已久

 

2020.2.26

 

行人渐老

 

暮色中

上海外国语学院门口的路上

有个行人提着蔬菜和油

在匆匆地走着

他低着头

似乎担心他赖以生存的空气

从四面八方涌向他的脸

 

我是他在路上遇到的一个人

我们相向而行

我的步伐也是匆匆忙忙的

也低着头

只不过我的双手是空的

但我的心里

有着与他相似的忧虑

 

2020.2.28

 

脸孔

 

他们说过的被遗忘了

正在说的被轻视了

记住的被抹掉了

大门就要关上了

荧屏熄灭成为一团雪花

最后的图像是一张脸孔

面有遗憾死不瞑目

 

2020.4.3

 

岁月

 

在灯光下低头看自己的一双脚掌

不同于在镜子前看自己的脸

照镜子只需一瞥就知道是自己

即使瘦了或老态龙钟

 

眼前的这双脚

连着毛发浓密的小腿和大腿

在灯下投下一段收缩的阴影

形状完全是扭曲的

 

脚踝处的褶皱

指甲表面的血色与光亮

脚背上鼓起的青筋

大部分时间都藏了起来

像羞于示人的穷家底

 

既熟悉又陌生

而陌生的感觉要多一点

想到它们支撑着自己走过了半生

快要由弓形压成平底

忍不住伸出同样陌生的双手

握住十个脚趾头

 

2020.3.28

 

动静之间

 

休息日,这儿非常热闹

嘈杂如集市

因为有空地,有树木花草

坐在红漆剥落的木椅上

有一种餐后品茶的惬意

 

老人是慈祥的,小孩是明快的

年轻的女人刚从激烈中

平静下来

就像雪坡上的滑行者

停在了她们想象中的地方

 

其他的时间里

世俗生活里的艳丽图景

像一场薄雾被微风吹开

这里只有树与树的间距

落叶无声飘洒

黑鸟在枝桠上的纵跃代替了童声欢唱

 

我喜欢这个时候来到这里

置身于空旷处,静谧间

恨不能身外化身,坐上所有的椅子

自己与自己沉默相对

孤独如一笔横财

就手的欢愉满盈心间

 

2020.4.10

 

坡底

 

站在峰顶看别处,四周远大

下来时,山坡陡峭,脚步加快

加之草木湿滑,快步变成小跑

一切都非自愿

停在坡底,踩住一块倒塌的界碑

碑上有字,比如3、9

其它的被泥巴荒草遮盖

看四周,远近无人,风声簌簌

景致野朴,都在眼前

左边有垂丝海棠,右边有万年草

都长得比人高,遮挡视线

 

2020.4.14

 

流浪者

 

张素英是个流浪者

在陇南用废料搭建了一座城堡

六七米高,供自己居住

后来城堡被铲车铲平了

她站在废墟前哭了很久

她对人说,我要走了

有人问,你去哪里

她说,到高处去

 

驼背老人

 

一个老人,略有点驼背

肩着一个黑挎包

在我的面前下台阶

他走得很小心

但还是踉跄了几下

跌坐在路牙子上

 

一个人老了

就会无可遏制地变成这个样子

世界对他来说

已经是一个变量

我有点伤感

这也是我的未来

 

他站起身

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挪了挪背包

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

我的心都提得高高的

他下到平稳的土地上

 

2020.4.30

 

共处一室

 

我在午休,刚躺下,还没睡着

他进来找插座,给手机充电

我们互不认识

因为与第三方沾亲带故

我们从不同的城市奔赴同一个地方

现在又共处一室

只是我躺着,他坐着,彼此无话

 

他一边充电,一边刷视频

将音量调节到很小,几不可闻

但依然有人哭,有人争吵

有人平静地表述,不一而足

像一台寓意复杂的戏剧正在演出

而我俩是观众

只是他在看,而我在听

 

我本来就无睡意,此时不免更加清醒

卧室靠西,天干物燥

出于真实的需要,我忍不住翻了翻身

他立刻将手机关了

我欠起身,想解释一下,请他随意

但他已经轻快地出门

手机还搁在桌上充电

刚刚微弱的音量里还透露出悲喜

一出戏已经落幕了

 

2020.5.3

 

观察者说

 

我知道有一个孔洞

由两侧的枝叶相接构成

在视觉中,这是一个孔洞

如果有人沿着光线穿越

这个孔洞就成了一条甬道

 

我通过孔洞望过去

就像隔着玻璃看繁华世界

人来人往,车流不息

他们从昨天走到明天

在今天与我共处一地

只是我证实了他们的存在

他们并不知道我在这边

 

这个孔洞并非为我专有

也不是我最先或者最后的发现

我就曾见过一个陌生人

手握茶杯,里面泡着枸杞

占据了我平时的位置

他表情专注,眼神热烈

想必所见比我更加丰富

 

2020.5.12

 

海洋和山峦

 

海洋是平坦的,柔软的

所以比较容易跨越

山峦就不一样了

如果山高陡峭,千里冰封

我们就没法翻过去

山石坚硬锋利

除了磨掉我们的鞋子,还会割破双脚

而海洋只会把我们的裤腿弄湿

 

2020.6.24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