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当你说出就是过去

◎心地荒凉



当你说出就是过去


他有理论。文本凄惨
所有长篇大论者
文本都不行
或者说他们只是在总结
他们的过去
但是诗歌的不确定性
和发展根本无法捕捉
当你说出就是过去
诗歌的桀骜和自由
不会受任何理论指导
英雄不问出处
诗人亦然
高手往往都没受过
啥“正经教育”
体制内的那帮教育家
有几个正经的
幸亏我没读研考博
当叫兽。不然也玩完
鸡巴毛都写不出一根
2020.7.22
 

@冯青春


但话又说回来
如果无聊人也步
小招后尘
我们依然会怀念他
不是么
所以,他活着
给我们带来波澜
也蛮好
秦匹夫说他不会
这人即使得了癌症
也会烧香卖猪活下去
他没有小招的纯粹
我说看来你比我
更了解他
他新开店铺生意不好
秦匹夫说我和他
打交道比你多
有两年一直在一起
最好关张。继续
滚回工地去
我说他的狂傲无人能敌
居然说冯青春是个
文学爱好者
真是瞎了狗眼
秦匹夫说无妨
这人说话从来不能信
他说他妹妹疯了
露出奶子要让他操
实际上他妹妹非常正常
早就嫁了人还生了一个
可爱的宝宝
不说文学和诗
但就创意来说
这货也是照猫画虎
他的师祖操女儿
师叔祖操母亲
他的师父操女尸
他左顾右盼就想当然的
操他妹妹
这算什么
可笑
我说他怪你不说出
问地址的人名
说你挑拨是非
好像也说得过去
你为何不说是谁
秦匹夫说别人没同意
我怎么透露
一个地址而已
给就给
不给拉倒
又要在这上面
做文章?
我说你以后可拒绝
就说无法联络
惹他干吗
又增加了他对你的
误解和敌视
秦匹夫说不存在
以后也不会和他有
任何交道
我说他一直在疯狂地
向我发送信息
说你的不是
倒也理直气壮
我现在只能对他说
你跟匹夫都算我的朋友
你们的恩怨
我不好评说
他曾进过沿途
因为过于招摇
我不能留他
所以他自己退了
秦匹夫说沉寂太久啦
终于又有人提到他了
所谓柴扉久闭无人问
夜听风声惊坐起
我说好诗,形象
是你的原创吗
秦匹夫说这人缺乏
善意和真诚
我和他在一起的细节
都还历历在目
是啊
刚顺口就聊出来的嘛
我说当世白居易!
好句
题目就叫无聊人
柴扉久闭无人问
夜听风声惊坐起
牛逼
绝配
神来之笔
所以,还是要多聊
好诗就在闲扯中
绞尽脑汁是写不出好句的
经验之谈
与君共享
秦匹夫说我的泥沙集里
至少有一百首是聊天
聊出来的
我说嗯
有事先撤
2020.7.22
 

不打架,最安全


无聊人将一把刀
拍成照片
发到了民间
鲁迅诗歌奖群里
他艾特蒲秀彪
说转告横
这把刀已经为他
准备好了
如果横去找他
不是他死
就是横亡
我说他匕首都备好了
估计也是破釜沉舟了
他一条烂命
估计也没啥好怕的
秦匹夫说那把刀子
遇到大肚子
肠子都戳不到
然后他那瘦脖子
就会被对方
大拳头给打折了
他最好是准备一把
大砍刀。长叶子
我说无聊人挺结实的
不可小觑
秦匹夫说估计这几年
吃了些好东西
李景云属说
广西人打架可以的
秦匹夫说他是广东的
雷州半岛。
海边上的小螃蟹
李景云属说广东
潮汕地区也可以
别的地方没听过
我艾特李景云属
你是专家
最有发言权
你怕无聊人的刀么
余刃说谁不怕刀
见刀还是跑吧
我说尤其一把
等待决斗的刀
我感觉好怕
李景云属说
插眼踢裆撇手指
咬耳朵
都比刀子实用
量刑也轻
热烈推荐
余刃艾特李景云属
意思是你能不能夺了
无的刀,搞他
空手夺白刃
风险大啊
李景云属说不知道
但我能挨一刀
而后撇断他的手指
袁夫子说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何况匕首
余刃说牛逼,道长实在
李景云属说或者用
狙击腿法
阻止他的进刀路线
余刃说高级
李景云属最后总结道
不打架,最安全
2020.7.22
 

日本浅草寺偶见


此诗标题。
取自书香
一首诗的标题
2018年10月15日
晚上21点09分
书香将一个帖子
贴到了沿途
“鸡蛋里面挑骨头
——杨瑾说诗”
里面有好几个人
写的好几首诗
当然,杨瑾也
在那好几首诗下面
留下了好几条短评
其中一首就是
书香写的这首
日本浅草寺偶见
悟空认为诗不错
但认为杨瑾评论
纯属一派胡言
就在这时
酒后狂徒冯青春
突然跳出来指出
此诗的问题所在
又说杨瑾是个伪人
写的诗也都是伪诗
至此,舌战正式
拉开了帷幕
书香当时几次
艾特我
让我出来
主持公道
但当时的我
可能没看手机
不知道他们
已经开始
相互攻击了
紧接着是严小妖
和涩苹果的加入
一边倒地支持书香
攻击冯青春
冯青春不敌
说我离开行不。拜拜
冯青春想逃跑
就在这时
李景云属入场
嬉皮笑脸地站在了
冯青春那边
而陈润生呢
他好像是个中间派
说话阴阳怪气的
也不知道他想要
支持哪一边
空瓶子像个
梦游症患者
我后来爬墙
根本就看不懂
他的发言
一句都看不懂
严小妖正义凛然
一个劲地朝冯青春
发射炮弹
她说沿途群
大师真是太多了
群架吵到快十二点时
余刃加入了吵架行列
他跟冯青春是老友
自然站到了
冯青春那边
余刃说谁的屁股不让摸
我就偏要摸一摸
你能把我怎么样?
然后书香和涩苹果
就把矛头转向了余刃
此刻的冯青春
已经不知去向
李景云属说
书香的诗有问题
书香就说李景云属的诗
是夹生饭
公鸭腔还喜欢唱高音
李景云属恼羞成怒
扑上去对书香
展开了近乎下作的
人身攻击
作为观众
我认为李景云属
在那一刻
失态严重
时间很快就到了
2018年的10月16日
零点过后
冯青春突然又跳了出来
询问书香年龄
书香没有回答
李景云属说别问了
想必书香童鞋已经
跳不动广场舞了
书香艾特李景云属
你?恕我无礼,太差了
秦匹夫说60往上?
草。白费半夜工夫
散了散了吧
没好处捞
我在快一点钟时
发了几句言
两边都是我的朋友
你说我能怎样
我只能说大家
都不必太较真
自己的诗写得好与不好
也不是某个人说了算的
我劝李景云属休战
李景云属说不能
除非你踢了我
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书香看我出现
一下发了一大堆文字出来
像一大堆苦水朝我泼来
我能怎么安慰她呢
我只能说书香算了吧
诗人多狂傲随便
你就当没看见呗
又说说诗不会在意
但是说人就是不行
我本想说诗是人写的
说诗必然会说到人
但又怕书香误以为
我跟冯青春是一伙的
我就又把这句话
给生生咽了回去
一点过后
他们还在没完没了地
就各自诗写的好不好
在相互不厌其烦地
攻击着攻击着攻击着
就在这时
李景云属突然就将
攻击的力度
提高到了顶点
说你发的诗和评
我读后,感觉就像
看到了一对奸夫淫妇
或者是像在读一篇
广场舞大妈和
卖膏药的故事一样
接下来。书香狂怒
她艾特李景云属
请问我们认识吗?
有过节吗?
李景云属说没有啊
书香说话说得这么难听
什么意思?
李景云属说我的观点
不一定正确
但我读后就这个感觉
书香说你觉得好与不好
都没关系
为什么辱骂别人
奸夫淫妇?请你说清楚
否则姑奶奶跟你没完
然后李景云属又将
书香之前对她诗的
几句点评给截图
发到了群里
说你感觉有完了吗
来,先说说你评论的依据
至此。对李景云属
我已经有种厌烦之感
但我猜。他应该是
喝醉了酒
书香说你的言辞
非大丈夫所为
我没有骂你半句
我们无冤无仇
你又何故如此?
李景云属说还有比你
那么评价我诗更伤人的吗
书香说我们没有谈话的必要了
不在一个频率
01点49分
书香艾特弟弟大
心地荒凉:今天在贵群发生之事
你都看到了
作为群主你若不辨是非
支持这些人攻击辱骂他人
我们也从此绝交
你不主持公道我会删了你(3个抱拳)
李景云属说别急着上纲上线
先说说你点评的依据
秦匹夫说建议举报此群
关闭。追究群主责任
最好判个两年。我去送牢饭(拳头)
10月16日早上八点半
我艾特书香说
什么叫迁怒于人。你这就是
昨晚我一直在劝说
你们全都不依不饶
在我看来
争论如同儿戏
人身攻击更无必要
我不会留机会
给别人对我的诗
指指点点
去你妈的
爱读不读
对方有可能喝多了
有可能就是那么认为
争来争去
各自谁都说服不了谁
为诗结仇?
为看法结仇?
谁又没有少块肉
多说无益
我谁都不想得罪
通过争论
也让我看清了
一些人的气候
我点名,就是让对方不爽
所以我啥都不想说
两方支持者我都觉得过火
简直可说失态
如果朋友跟傻逼
或傻逼跟傻逼
也就罢了
朋友跟朋友
看你们相互怼的记录
我心好痛
书香艾特弟弟大
荒凉,我退了,后会有期
就此别过,祝一切安好
随后书香退出了沿途
也将我的微信
给拉入了黑名单
子艾艾特弟弟大
和事老没用的
随他们去吧
架不需要劝
都是成年人
喜欢鸡同鸭说让他们说去
一个比一个自以为是
谁能说服谁?谁也不能
各写各的,管他妈逼
书香还是个老文学青年
你跟他怎么沟通?
秦匹夫说
说了一句。捅了马蜂窝
绿鱼说书香是杨瑾脑残粉
你说她偶像,她肯定气急
子艾说所以这样的争论
毫无意义
争论也要对等
秦匹夫说不对等
确实。道长昨晚反扑厉害
子艾说弟弟大说你们不争气
是因为跟女士怼风度欠缺
容易给人留下口实
我艾特冯青春
你的话当然牛逼
但我不可能当朋友面为你点赞
书香为我做过
好几期电台
而且很欣赏我的诗
我不好说她
秦匹夫说你看我昨晚
就说了那么一句
然后被疯狂反扑
后来还是两位兄弟出来
为我解难
我自己倒躲一边偷乐去了
惭愧
我说她恼羞成怒,迁怒于我
我也知道她可能认为
我在袒护你们
实际并没有
我还是喜欢和谐一点
毕竟
诗,是个人的
跟别人关系不大
冯青春说你昨天不是
号召大家多聊天吗
昨晚聊得多火
我说的确精彩!
冯青春说生活太平淡了
要搞一些事情!
还叫悟空建议我将
群里的僵尸美人
都给全部清掉
润生说就留你们几个
在群里互称大师得了
秦匹夫说本群只收大师
不是大师的自动退出
不退的都算默认自己是大师
我说懒得清理
就让她们充个数吧
绿鱼说荒凉哥需要众星捧月
我说少扯鸡巴蛋
我不需要任何傻逼捧我
细思极恐。世间没一个好东西
包括我自己
(此诗到此结束
需要说明的是
冯青春就是秦匹夫
秦匹夫就是冯青春
写作一首长诗时
我总是容易将这两个
名字搞混
在诗中一会用秦匹夫
一会用冯青春
自此诗往后
统一使用秦匹夫
永远弃用冯青春)
2020.7.22
 

@阿登


你啥时候能脱离
这些莫名堂的活动
就能跻身二流诗人行列了
你现在最多三流四流
行为决定级别
2020.7.22
 

茅台


陈润生邀请我和悟空
去贵州找他
围炉喝茅台
我说你把茅台带北京来
我出小鳖
润生说我要来一次
感觉人生很绝望
我说绝望鸡巴。去操屄
操到鸡巴充满希望
2020.7.22
 

@余刃


你昨晚不给力啊
为啥不搞一下涩苹果
我看着都急
余刃说他没战斗力,不带劲
我说书香是女士要留情
男士,杀无赦
余刃说我在等他激动
结果他也不温不火
不痛不痒的
心想就算了
我说也是啊
余刃说杨瑾确实有问题
我说装大
心里知道就完了呗
杨瑾也有好诗
哪个诗人不自负呢
余刃说也对
秦匹夫吧喝嗨就眼里不揉沙子
容易被围殴
就像他那次听到张弛
唱歌难听
就要说一下
差点被揍
我说学不会隐藏和甜言蜜语
不易操到屄
秦匹夫也不知道改变一下策略

这货到处点火开炮
轰完后
又是孤独寂寞
对酒当哭
战争结束了
硝烟散尽
大伙儿继续不疼不痒
发骚发诗吧?
谁是诗坛老大?
绿鱼说很显然
我不是
我说谁是我们操谁
诗坛无老大
兄弟一家亲
谁敢独大
操谁
阿登说曹谁?
我说操谁?
——伊沙
2020.7.22
 

语感


纳兰寻欢说
发现很多人
特别是女人
包括很多有牛逼文本的诗人
一遇到批诗
不同意见
便发疯
我艾特寻欢
女人可日不可批
男人可批不可日
切记
绿鱼说精辟之论!
寻欢说哈哈
男人能挨批者也少
我说李景云属
不可批不可日
寻欢说书香批道长那两首
明显带情绪
我说是
但李景云属的语感的确不好
感觉好。写不出来
题材也好。
语感上不去。注定有瑕疵
被土话方言伤了
我也不是第一次谈这个问题
有很多的确有衔接上
不流畅的问题
寻欢说你的评客观
我说诗歌的魅力,核心。
就是语言
过不了这一关,题材
感觉再棒
也不行。
不如去读更刺激的社会新闻
何小竹就是个语言天才
但不足的是
他的题材太窄
少见风土人情
如果用何小竹的语言
写李景云属的所见所闻
那就牛逼大了
就像一个讲究的穷人
遇到一个暴发户
可以相互成就
润生说何就不出什么门的
2020.7.22
 

天下除了逼事,有什么大事


老管不发疯的话
也还是蛮可爱的
一发疯,就变成了迫害狂了
觉得谁都在装逼
谁都在笑话他
其实不存在
诗人都是可敬的
秦匹夫说现在发疯频率低了
在干大事
子艾说现在发疯频率低了
在干大事
天下除了逼事
有什么大事
人人有饭吃有酒喝有逼操
天下太平
我说精辟
我艾特子艾
有药吃
没药也不太平
神经病太多了
子艾说老管消停了六年
离婚了逼没了
开始出来搞事
我说能搞成啥大事
子艾说鸡巴毛的事
秦匹夫说到处跑跑。不错
每到一地。见到不同的人
如何应对是门学问
我说每到一地。见到不同的人
如何应对是门学问
这。
狼走天下吃肉
狗走天下吃屎嘛
什么应对不应对的
把自己搞强大
走到哪都买单
就不用考虑这些
秦匹夫说有道理。顿悟
我说是老虎,给它肉吃
它也不会吃你
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不然会走一处败一处
没有捷径可言
秦匹夫说所谓
一力破万法
2020.7.22
 

圈套


书香把我拉黑了
卧槽
跟我有关系嘛这事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暗物质说躺着也中枪
我说是呗
她认为我没为她挺身而出
没保护她
没夸她的诗好
也对她的偶像进行了批评
也罢
江湖相见
我依然会抱抱她
以示曾经的爱意
女人啊,反复无常
令我落泪

暗物质问她退群了?
我说退了
暗物质说损失惨重!(捂嘴笑)
我又将书香所发那条
让我主持公道的微信
复制粘贴了一遍
我说我他妈何德何能
我主持公道?
诗人的公道上帝都主持不了
感觉这场论战像个圈套
专套弟弟大
你们都爽了
却让我痛失一个美女朋友
这下我对她的所有幻想
全被你们给毁灭了
我又得去重新发展一个
新的意淫对象了
2020.7.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