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湖北新诗百年诗选》向天笑的诗(6首)

◎向天笑





陪父亲回家


以前,陪父亲回家
总是让他老人家坐在副驾上
这一次,我坐在副驾上
他躺在担架上

以前,从来不告诉他地名、路名
他自己知道的,都会告诉孙子的
这一次,他再也看不见路了
只有我坐在前面告诉他

上车了,出医院了
到杭州路了,快到团城山了
过肖铺了,快到老下陆了
新下陆到了,快到铁山了

沿途,就这样不断地告诉父亲
让他坚持住,祈祷他能坚持到家
铁山过了,快到还地桥了
过工业园了,排形地到了

矿山庙到了,张仕秦到了
马石立到了,车子拐弯了
教堂到了,向家三房到了
向家上屋到了,严家坝到了

沿途的地名越来越细
离老家也越来越近
前湖肖家到了,吴道士到了
后里垴到了,快到家了

车到屋旁的山坡上
我告诉父亲
大他九岁的二伯
坐在小板凳上等他

救护车以二十元钱一公里的价钱
一路奔驰,只花了四十八分钟
一分一秒,都让我提心吊胆
幸好父亲很坚强,坚持到家了

模仿

我一生都在模仿他
最初模仿他说话、走路
然后模仿他放牛、插秧
模仿他打麻、挖苕、犁田、耙地
模仿他摸鱼、捉虾、采莲藕、堆草垛

我的模仿能力远远不如他
他模仿木匠,打桌子、做椅子、凳子
那些扎实的家具,如今油光发亮
他模仿泥瓦匠,盖房子、搭别厝,还会垒灶
村子里好多灶台,都是请他垒起来的
他模仿篾匠,做箩筐、土箢、筛子
每件都像艺术品,让人舍不得用

小时候,母亲长年生病卧床
连缝补浆洗的活,他也模仿得像模像样
里里外外,他都是一把好手
他的手脚一直麻利、灵巧,也特别干净
他总是教导我们,脚稳手稳到处好安身

老来进城,父亲模仿退休工人
接送孙子,到菜场买菜,讨价还价
模仿厨师,下厨房,还能炒出几道像样的菜

好多年,我都没有模仿他了
可回到老家,乡亲们还是说我像他
三十年过去,我说话的声音
还有他的嗓音,连我走路的姿势
至今没有摆脱他的影子

一个人的秋天

父亲一个人蜷缩在地嘴山
他的周围,寸草未生
光秃秃的,吹在秋风中
还有我内心长满的荒草

父亲的身心紧贴着大地
一个人守着孤寂的日子
听飞鸟鸣叫
看云朵飘浮

只是这个秋天
父亲再也听不见我们的叫唤
再也看不见我们为他祷告的身影
更看不见我内心长满的荒草

多少个秋天
父亲都没有收获的喜悦
只有满身的疲惫伴随着他
父亲累了
终于在这个秋天躺下了

遥望月亮山 

月亮山,这是一座多次爬过的山
从正面、背面、侧面都爬过的山
山形、地貌,隐藏的小溪
甚至那独有的气味,都极为熟悉 

曾经那么充满激情,攀登巅峰
现在无奈,走在下坡的路上
谁也看不见那只悄然飞走的蝴蝶
除了我,谁也看不见我泪流满面 

转身之后,那些快乐的足迹
就被一场风雨抹去
再也不会攀登新的高峰了
月亮山上的太阳,划上了句号 

月亮山的月亮呢
像一滴巨大的泪珠
正在草丛之上,缓缓地滑落
像一场繁华的美梦,慢慢落幕

打水漂

好多年,没有打水漂了
在湖边,好不容易找到一块石片
轻重、厚薄、大小,适中的石片
那手感真好,一边抚摸着
一边就想孤注一掷,不掷不罢休

沉着的石片,贴着湖水的表皮
不横冲,只直撞,像刀片一样锋利
如履薄冰一般,快速向前冲刺
石片一路溅起快乐的水花
渐行渐远,渐渐无力,直至沉没

沉没在自己刮起的漩涡里
可它留下的涟漪,还在一圈圈扩散
一圈比一圈扩大,只是越来越淡薄
哪怕波及到岸边,连泡都没有冒一个
整个湖面,慢慢恢复了当初的平静

像石片从来没有在她上面
打过水漂一样,平静
一段风生水起的时光,就此沉寂
一同沉寂的,还有哑口无言的石片
越是漂得勇猛,陷入的泥潭越远

靠钥匙生活 

一生中不知道要出入多少扇门
但你拥有的钥匙并不多
换来换去总只有那么几枚
一枚钥匙开一把锁

钥匙与安全、与隐私有关
却与人无关,即使你是主人
门锁只认钥匙,不认人

小小的匙孔竟然成了通道
丢失、配制,都是一种把柄
我翻遍所有的口袋
找不到那枚钥匙

钥匙比手枪厉害
心爱的女人被一枚钥匙夺走
而我也被一把锁锁定


湖北省作家协会组织选编《湖北新诗百年诗选》由长江文艺出版社2019年出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