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陈婧妍是无辜的

◎心地荒凉



怎么撸都爽


小妖问空瓶子
是男诗人还是女诗人
空瓶子说我有JJ
我说他叫JJ不大
小妖说哈哈哈哈
然后空瓶子开始
赞美秦匹夫的诗
说鞋匠写成大师了
我说我不写都大师
群里聊聊天都能
整理几部诗集出来
空瓶子说你是
油子了,会安排
我说你有你的高度
我有你的够不着
或者,也可以说
你没我的高度
我有你的够不着
这语言啊
怎么玩都舒服
如同撸管
怎么撸都爽
2020.7.20
 

黑老二


我发了一个
短视频
一个黑人
在中国地铁里
伸出右手
一巴掌扇在
一个中国小伙儿的脸上
那个小伙儿立刻
伸出左手捂住
自己的脸
蹲了下去
那个黑人
再次伸出右手
在那小伙儿的
右脸上给补了
一巴掌
边用英文不停
辱骂着小伙儿
余刃说真不经打
我说打人的在
动手之前
都会衡量下对手
万一向李小龙伸手
他就死定了
余刃说顺势掏裆啊
这小哥真是窝囊
一把扯住黑老二
就不信制不服他

2020.7.20
 

陈婧妍是无辜的


陈婧妍妈妈
给廖老师发微信
说自己在莆田市
旅游发展委
任办公室副主任
陈婧妍爸爸任
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行局综合处处长
荔城区分管教育的常委
许秀霞是她父亲学生
她父亲在市纪委任
副处级干部
市教育局师资与人力科
科长薛朝伟是她表姐夫
说完这些后
陈婧妍妈妈才说出了
最终目的
她说陈婧妍这学期
就麻烦你多多费心了
廖老师说好滴好滴
辛苦了
然后紧接着廖老师
就将陈婧妍妈妈
跟她的微信聊天记录
截图发到了自己朋友圈
不久,廖老师被解职
2020.7.20
 

远房表亲


言说欲太旺,会毁了一首诗
解说欲太旺,毁得更严重
诗啊,永远是语言这个富翁的
远房表亲
似有似无
藕断丝连
2020.7.20
 

中秋节快乐


在这苍茫的世界上
弟弟大祝您和您的
家人
中秋节快乐
2020.7.20
 

曹谁


操谁。
只能操他自己
伊沙虽傻逼
但他也比不上
李景云属说
艹谁有点搞笑了
子艾说伊傻
越写越差
人也恶心
但是这个作者
写得更烂
还不如伊傻
2020.7.20
 

机会


沿途无好人
都流氓
九头鸟说我是好人
我说嗯,你主要没机会
九头鸟问干啥没机会?
我说耍流氓啊
2020.7.20
 

@涩苹果


评诗人跟孤独这词有仇么?
上下是指大概,说不准。
我又不是他亲爹
我知道他正好六十岁?
一个老外不酷
加上孤独才酷。
初宝就是初宝
肯定是个孩子
是谁,年龄,不重要。
你怎么不去劝马尔克斯
不要孤独,百年更酷?
2020.7.20
 

俩视频


暗物质发了俩视频
视频1
一个女的叉着两腿
左手端杯子
右手用一个铁勺儿
往自己屄上
浇一种白色的液体
像是牛奶
一条泰迪狗
头伏在她的屄上
不停地猛舔着
视频2
一个白头翁
背着两只手
两手上握着
一个小板凳
颤颤巍巍
但却无比明确地
靠近了一个正在
买菜的黑裙少妇
挺起下半身在那
少妇的屁股上
结结实实地
顶了一下
然后他像
没事人一样
继续颤颤巍巍
但却无比坚定地
向前走去
我艾特暗物质说
你发的所有视频
都很难不让我
反复看上几十遍
很难不让我重新
思索人类问题
2020.7.20
 

孤独的老外


这首诗完全是被悟空捧红的
他的偏爱
只是我万千诗中之普通一员
不必当真
涩苹果艾特我
知道是谁评的么
李景云属说不要老提谁谁评的
悟空说谁评的,都是瞎鸡巴评
评得很牵强,吹毛求疵
涩苹果说哦,这样啊
秦匹夫说这评诗的
要么不懂诗
要么是个装逼犯
可不用理他
悟空说不懂装懂的
半吊子很多
2020.7.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