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桑 ⊙ 皇帝的噩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庚子端午与夏汉、子非花游嵩阳书院

◎田桑



我听见你颓丧的脚步在江边
江水正要砌一座高台
我听见有人在高台上伐木丁丁
欲造一艘比赛的龙舟

即便没有一丝风,我也能听见
后山上,塔尖与崖壁间荡起的波涛
细小,猛烈,裹挟着巨石与伐木者
朽烂的斧子和铁锯,正汹涌而下

即便没有汹涌而下,我也能听见
书院寂静的屋檐,在下午汤汤的流水中
正奋力划行——呵,划吧划吧,年轻的儒子
帝国未来的股肱与希望,你们从四面八方

汇聚于嵩山,洗脑于学堂
一跃龙门的清梦、建功立业的雄心
以及熊熊燃烧的荷尔蒙,汇成了
你们的鲤鱼之歌:要么成龙,要么成凤

要么,哪怕成为龙舟上凤形的
装饰花纹!自古华山一条路
即便没有龙和凤,你们也会一条路走到黑
在通往江边的荒草萋萋的小径上,我看见屈子

失魂落魄,行色匆匆
一边走,一边各种怨愤、叹息与后悔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情……
多美呀!”子非花感叹。正好这时谈到张枣

美是一种出发,但更像是宿命
对于张枣抑或三闾大夫。我们一齐抬头
望着雷电烧毁的“二将军”:“为何只有它
遭受雷击之祸?”“它太二嘛!”我们大笑

绕过一片幽篁,停下脚步
整个书院静悄悄的,但细听屋檐上
分明又有一种可疑的声响。走出书院
马路对面,推车小贩正在大声叫卖:粽子——


                  2020/6/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