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疫情诗十首(已刊发)

◎余笑忠




连日雾霾中读托卡尔丘克《云游》


聪明人说,不要和夜晚赛跑
是的,如果面壁胜于一日所见
聪明人又说,可以和夜晚赛跑
在梦里
是的,在梦里抬头就是蓝天
碧空如洗
你不在云端,也不在
石头落下之处
你在自由地呼吸
是的。但你如何保证
做梦的你不是小蝌蚪
目近于盲,曳尾于泥
对一切险境一无所知?

2020.1.5

(刊发于《长江文艺》2020年3月号·原创)



不 安


没有哪一团火自愿蛰伏
接近瀑布的水流加快了速度

瀑布之下,深潭中
有人向你游来
手上擎着火把

火,要么让人失去藏身之地
要么像一颗失效的药丸

你知道,擎着火把的人
奄奄一息
而你逃离之快像全速接力

2020.1.1718

(刊发于《汉诗》2020年第1期)



孤岛记


封上口鼻,露出的眼眸
似乎更明亮
不过再明亮也只能
大眼瞪小眼

透过满是雾气的眼镜片
看到小雨中所有的路灯
也像睁大了眼睛
自带彩虹一样的光环
光环即诱惑——似乎这才是
更应熟知的景象

但你如何熟练于
在黑暗中
猜测出他人的眼神
 
我没有一技之长
灯下惟有喃喃自语
所谓诗不过是寸土之地
这个冬天,它比任何时候
更像一间最小的庙堂
如果,自我隔离
可以上升为自我救赎

2020.1.24除夕夜

(刊发于《诗刊》2020年3月号上半月刊。此为修订稿)



2020年之痛


啊,终于知道
什么叫疾苦了
同疾苦相比
你的焦头烂额算什么

疗治它的必有仁心
你知道仁心了
同疾苦相比
仁心远远不够

当你试着扪心自问
直到你的耳朵
像配上了听诊器
你的心跳
是一支什么样的进行曲
如果肺腑饱受攻击
你的心跳
又是一支什么样的进行曲

最悲苦、最冰凉的泪水
是流进耳朵里的
你是过来人吗
过来人都死过一回

你还知道些什么

2020.1.30  

(刊发于《汉诗》2020年第1期,《雨花》2020年第4期)



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


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
只有身着制服的环卫工
慢慢清扫着落叶

不比平常更卖力
也不必加快速度
总是有落叶
扫地僧安于作一个迟到者

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
致命的病毒
是执白先行的一方
我们是迟到的一方
顺从它们善变的棋理

车水马龙、摩肩接踵
像沙画那样被抹去
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
阴影的尾巴是一致的
沉默是一致的

一个人的街道
不能称之为街道
一个人的街道
是险棋中举步维艰的一方
先行一步的对弈者
同时下着几盘盲棋

清晨到傍晚
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
仍有鸟鸣声声
祈愿我们走出穴居的日子
众声喧哗,哪怕恶语相向
也好过观棋不语

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
扫地僧曾倾尽全力
像穴居者在石壁上刻画

2020.2.23夜读库切《凶年纪事》

(刊发于《长江文艺》2020年3月号·原创)



惊雷之夜


同雷鸣相比,闪电更像狂野的笑声
雷霆万钧只不过是温和的劝导

也可以反过来看:闪电
震惊于受难者的呼告,提前落荒而逃

为电闪雷鸣所加重的不安
今夜,落在每个人头上

这是人们从阳台上后退的时刻
也是艰难行进的时刻,祈祷的时刻

如果你羞于谈论灵魂,那么骨灰
就仅仅是骨灰,仅仅是冷冰冰的数字

而如果我们的灵魂
依然像一个个陌路人游荡于这个世界
那么雷鸣就只是一阵干咳
闪电就是撕去面罩之后的狂笑

2020.2.14

(刊发于《长江丛刊》2020年4月号·上旬刊)



追 问


无影无踪又无处不在
同它相比,思想太肤浅了
不如莲蓬头下的热水
经验,也不过是盲叟
在突然失火的房子旁边暗自垂泪

无影无踪又无处不在
在它面前,我们太迟钝
在它眼里,我们憨态可掬
谨小慎微,恨不得一身盔甲
像软体动物,它的另一个名字
——爬行动物,速度
远远超出它之所需

一段脱节的日子
猛踩刹车,打转的轮胎
在地上留下黑色印记
像学童,以指甲狠狠戳出的划痕
对付书中费解的字句

大厨师袖手
小厨师厨艺大长的日子
空酒瓶对你敞开心扉的日子

在幽闭的病房,好心的护士
为终于醒来的患者
卷起窗帘。春天,慈光照临的日子

无处泊岸的游轮
依然是苦海无边
无望的航线,为糟糕的世界
再添一道裂隙

无影无踪又无处不在
以冷酷的无偏见
瓦解人们脆弱的自负
暗自庆幸的,孰料背后一击
世界没有例外之地
迟到的努力,只是杯水车薪

而水与火古老的敌意
同时以另一种方式在延续
童子般的火苗
永不足以让坚冰消融

无影无踪又无处不在
所有迫切的追问都显得天真
所幸,还有天文学
告慰我们
地质学那般
饱经磨难的面容

202035,惊蛰
202043修订

(刊发于《汉诗》2020年第1期。此为修订稿)



 苦 楚


在阳台上透口气,自夕阳西下
坐至暮色降临。鸟鸣渐稀
接近满月的月亮
越来越亮
真像灵药终于现身
从窗口吹进来的风
像小心翼翼地吹着
你手上捧着的一碗药汤
喝吧,低头喝下这空幻之药
苦的。而万千游魂
正欲一尝

202037

(刊发于《汉诗》2020年第1期)



 忠 告


不要想着认识医生
医生也害同样的病
好医生也接二连三走了

不要仰慕星星
在全然的虚空中
它们也熄灭了,你应该见过
无数废弃的电焊条

不要想着盖世
在世就很好
过好你的日子
不要为练肺活量而猛吹气球

不要奢望再世
掉在地上的头发不会重新发芽
何况,来世的苦厄
也许更非今生可比

2020.3.16

(刊发于《雨花》2020年第4期)



COVID-19肆虐时


从前,我只有今生
现在,我有了今世
这不是伟大的纠错
是我再一次
背井离乡

2020.3.24

(刊发于《汉诗》2020年第1期)


更多疫情期间诗作见微信公号“长江诗歌出版中心”: 疫期诗展(十一):余笑忠诗歌28
https://mp.weixin.qq.com/s/7H8hrYO0IGoXyCjK0Te63g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