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镇、写生课及其他

◎西厍



在小镇

入伏,梅雨却停不下来
七月中的江南,早晚出门居然需要
添衣。这盛夏里的秋意
是要反复提醒人们毋忘
人间的冷暖和无常?在小镇
生活确实常常刹不住车但是
总算也有慢下来的时候
读书,写诗,出入菜场与超市
撑伞,或不撑,沿着市河步道穿过
自己的风雨,自己的晨昏
眼有疾,齿有缺,发渐枯,气渐衰
镜中已无少年兮,人前何须卖乖
在小镇,做一个真实的小民
过葡萄园,和来自外省的女主人讨价
还价,为的只是保持
生活的味觉:酸或甜,都还算敏感——
所谓诗意,无非是酸甜尚能一辨
无非是穿过黯淡时光
尚有一盏灯火可以皈依,在小镇
一隅,某街某区某号某室
某张柞木餐桌上,尚有一杯浊酒可以
佐余年,拍栏杆


写生课018

宋人用工笔画就你的绰约与
娉婷,不拖泥,不带水
还是宋人,在白描中得其神理
删繁,就简。伟大的传统大抵如此——
在匠心、技艺与语言的淬炼中
宫廷画师和民间词人
都能获得职业尊严和艺术生命
而一个王朝的风度
正是在这简约中得以赋形
我却疏于画技和语言的形意功夫
仅凭现代科技就打算
轻松捕获你零点五秒的绰约与娉婷
古人所谓的神理
也指望在零点五秒和
16:9的方寸之内得以复制、再现
我甚至捕捉到了风——
在自然的整体、有机和
充满秩序之美的妙境中窃取了
一个动态片段。因此我似乎
轻易“超越”了古人——
或者制造了赝品?在感官愉悦中不知
所自,也不知所失:写生之所需
难道不也是一个灵魂?


小泖港落日

到了爱看落日的年纪
去河边走走看看,终成习惯
人以为我常怀悲抑
却不知我也常怀喜悦
更多时候,则是不悲也不喜

我看落日,想落日也应看我
看人间——以悠长的光芒
和阔大的怜悯——
雨日的间歇它甚至拨开重重云幕
在幽蓝河面铺就摄魂的

涟漪,让我相信它所铺就的
是一条值得信赖的路径
——在时间的罅隙里
经由这闪烁的路径我接迎了
落日的善意。而落日

也接迎了我沉默的虔敬
它给我的那份善和美
无异于任何一个在小泖港堤岸上
散步的人所得的那份
它的公允,何曾差池过一分


雨夜

这是第几个在精神上浅斟
低吟的雨夜?是第几个在雨声中
自我放逐的夜晚

天命之年的孜孜矻矻
是否还经得起自己的蹙眉一问——
冷却之塔为什么会轻易

摇晃?经年营筑的价值体系
为何出现裂隙?窗外雨声如林
这混沌的存在不提供答案

只提供面壁的机缘——
雨声如壁,面对它就算是起了反心
——从造自己的反开始

持守与世界的敌意
也持守与自己的敌意——
玩不起的游戏,终将吞噬一切

在精神上自酌自饮的雨夜
雨声如镜,可以照见灵魂的面影
——悚惕中,趋于安宁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