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存款与密码

◎心地荒凉



谷未黄,屌已枯


十亩发了个链接
“谷未黄近作30首——
谢冕导师读谷未黄”
我说啥鸡巴玩意
谷未黄,屌已枯
鞋面懂诗么
十亩说发错地方了
2020.7.18
 

龙应台深刻又悲戚


大爱
2020.7.18
 

@张玉明


悟空。几乎每一首
都可谓神来之笔
已转
2020.7.18
 

@紫丁


包容个蛋。诗评家?
收废品的走遍天下
都是一车废品
哪里有什么
专业诗评家?
专业收废品的?
不识好诗差诗
何谈包容?
2020.7.18
 

沿途基本都僵尸


不管男女
但很奇妙
都不退群
很有可能
都死了
群都不会
退了
2020.7.18
 

不撸会死


一睁眼就遇到许多傻逼
我想杀傻逼
杀绝
杀净
只留下大地白茫茫好空旷
……
西风说红楼梦看多了吧
我说压抑
西风说这么多傻逼陪着你
压抑个鸟
我说有道理
听哥哥发言
如拨云见日,茅塞顿开
如拔屌见洞,立竿见影
真乃字字珠玑,金玉良言也
圣亮发了个符号
一杯啤酒
我说我现在在吃头孢
不能喝酒
据说吃头孢喝酒会死
我不想死
圣亮问鼻炎又犯了?
我说是啊
每年此刻
一两个月,生不如死
夜里靠翻抖音维持呼吸

西风说吃几颗六味地黄丸
舒经活络,健脾开胃
我说可以有
圣亮说要少撸点了
我说不撸会死
基本一天一撸
或2撸
有时忍不住还要3撸
上个厕所都想撸一次
圣亮说停撸几天试试
鼻子会舒服
我说跟这个没关系
站吧台结账都想
伸进去撸一把
漂亮女客人勾人心魄
圣亮说弟弟和鼻子对应的
要么说鼻子大弟弟也大
实际撸的是鼻子
精液,鼻涕也差不多
我说你意思我鼻炎是撸出来的
那最近鼻涕多于精液
圣亮说对
我说你这庸医!
受不了了,去撸了
一会再聊
圣亮说不信你找个老中医问问
我说老中医也基本都是骗子
我不会问的
圣亮又发了个符号
捂嘴笑
纳兰寻欢说哈哈
论聊天有趣
弟弟大天下第一
2020.7.18
 

傻小子


我不想我不想
不想长大
我只想我只想
让弟弟长大……
叫哥说长不大
鸡鸡就大不了
傻小子
2020.7.18
 

异曲同工


一晃几百个日月已过
赠汪伦
迷茫的匹夫
有异曲同工之妙
2020.7.18
 

诗人


这首虽拙笨
但依然算得上好诗
拙笨的部分经过练习
可以弥补
但骨子里的诗意
是弥补不了的
我始终相信
诗人
是命中注定的
基因里带的
他写不写
都是诗人
相反那些混子
写不写他们也
都不是诗人
2020.7.18
 

存款与密码


陆渔艾特我说
我现在颇喜欢叙事
和意象的融合
口语的变化运用
总之,要自然
不要刻意
既不要刻意分割
也不要刻意舍取
我艾特陆渔
我几乎啥都不考虑
写出来即可
适合自己的
就是最好的
民工穿西装和
花瓶挑大粪
看上去都一样
别扭可笑
最自然的就是
做自己,写自己
贫民窟自然
皇家宫殿也自然
但东施效颦和
鹦鹉学舌就他么讨厌
所以,在中国
经典诗人多出自
垃圾派
管党生
曾德旷
无聊人
凡斯
已故诗人小招
还有个叫走召的
在我眼中他们
都是杰出诗人
中国当代汉语的
可能与骄傲
他们写尽了真实和自然
荒谬和辛酸
与他们相比
我仅仅是个
可耻的保守者
不管是自由意志
还是生活方式
跟他们都不可
同日而语
我向往他们的生活
但却每每望而却步
布考斯基所向披靡
文字只是他的工具
他用鸡巴也能写诗
徒手也能杀人
高手永远无惧无畏
充满了挑战和迎战精神
高手就是高手
高手都是孤独的
甚至永不会合群
因为群
就是一个傻逼集中营
高手不可能跟他们合
诗歌对我来说就是
生命轨迹的绘制
就是存款
就是对抗一切世俗
和恐惧的最佳武器
就是进入自我灵魂
宝库的密码
就是精液
就是高潮
就是手足
就是最后的顽抗
与尊严
所以因此
我从不羡慕开飞机住别墅
买游轮玩群交的民营企业家
导演,戏子
我从不惧怕官员
暴力机构
装逼犯
昆山龙哥……
你麻痹
老子是个诗人!
陆渔说这就是诗(大拇指)
除了无聊人那段
他们是伪真实
跟伪高尚一样讨厌
伴随伪真实的还有他们的粗俗
子艾艾特陆渔
伪真实(大拇指)
我艾特陆渔
有可能。我还在继续感受
或许我的宽容心
只因我的了解度不够
2020.7.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