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今日世界》(13首)

◎非亚



《今日世界》

北美洲为土地上泛滥的疫情头痛
亚马逊河一带,感染病毒的人群数量激增
欧洲,英国宣布解禁,街头和酒吧
人满为患
澳洲,和某个大陆国家关系迅速冷淡
印欧板块的高地
大象与龙在边境角力
香港,东方之珠,街头抗议与一部《国家安全法》
在头版头条对峙

我在上海,南宁
度过了异常艰难的上半年
我的孩子一个学期都在家里上网课
我的妻子出门戴着口罩,去菜市场买菜
而某个日子
燃烧的太阳和冷却的月亮,在天空
有了一次交锋

错乱的时刻
危机重重的时刻
黑与白颠倒的时刻
疯子。常人。上帝。医生。

2020,7,12



《冒雨返回》

雨越下越大
我躲在吊塔下面的廊道避雨
几个清洁工,坐在旁边的台阶上
沉默或交谈
一个戴太阳帽的青年
站立片刻然后离开,穿过一片树林
去路边打一辆的士
跑道上几个人在那里冒雨奔跑
到达远处又再次
折返
一个拿相机的青年,在服务站的屋檐下
记录他们雨中无畏的身影
雨雾转眼淹没了远处的高楼,房屋
卢浦大桥下的江面
越发苍茫
钢铁的轮船为了一个诺言
在水面上冒雨前进
一只黑色的大鸟,展翅在空中
飞翔,划出一条孤独的弧线
又再次飞向远处
雨水在地面肆意流淌,瞬间占领了脚下最后一块
干爽之地
一个穿黑色运动套装的青年,勇敢地
冲进雨中
越来越远
我看着天空,在雨迟迟未停歇之时
决定冒雨离开
在痛快的奔跑中,我的衣服
完全湿透
我脱掉衣服,拧掉上面的水
又再次套上
在我穿过路口的红绿灯,返回局门路之时
雨终于停歇
我像一条跳上岸的鱼,被雨水
一次次鞭打
赤身裸体的浴室,水龙头温暖的
热水
再次从头到脚
流淌了下来
淋湿了


2020,7,11



《在出租屋》

从背包掏出钥匙开门
打开灯
脱掉鞋子,手表,和眼镜
放下背包去打开冰箱上的音响
枯燥的空间,突然开始有了
莫扎特的协奏曲
拨开龙头
洗手
让清水冲洗手上的洗手液
这个安静了一整个白天的房间
在窗外的黑暗中
终于迎回了它的主人
我快速地做完一份晚餐
在音乐的伴奏下咀嚼
吞食
一切收拾完毕之后
泡好茶
坐到桌前
没有人和我对话
书籍,钢笔,茶壶,以及各种物品又一次
出现在周围
无形的空气,轻轻地
按压双臂
我将专注于思想
专注于心灵之光穿透窗外浓重的黑暗
并假设自己身边
有一个神
以及等待和我交谈的
几个家伙

2020,7,11



《葡萄》

葡萄是团结工会
但手
是刽子手
嘴,牙齿,和咀嚼
是带暴力的一部搅碎机
每一颗果实,可以被摘除
送进口腔
在牙齿之间压榨出汁液,然后
吞掉
密集的一群葡萄,在碟子里
慢慢减少
无法愤怒,仿佛命运生来就是如此

刽子手上瘾了
它不断地摘除,张大嘴
将贪婪送进口腔
郊区的果园,沉默的支架结满新鲜的葡萄
水果店灯光明亮
店员忙于收银
榨汁机在厨房等待歌唱。胃准备
吸取
吞咽不可避免
一次又
一次
掠夺的甜蜜充斥舌头
但葡萄是团结工会
葡萄用沉默和一个集体,对抗上瘾的
刽子手

2020,7,11



《在瑞士库尔山区》

我记忆中的一片山脉,高耸
巨大,威严沉默
如同对土地的一种承诺
青灰色的山体,有大块的裸露岩石,灌木,和针叶松
天空紧紧地贴着山顶,云撕开了
一些缝隙,潮湿的
雨后的早晨,我一个人
从旅馆出来
沿小镇的路一直走向一座村子
一个来自东方的诗人
建筑师,有什么能够启发并打开
他的心灵
我越过一座桥
在奔涌的流水中,体会周围景物带给我的平静
辗转于山脚下的碎石小路
渴望在花园的篱笆上遇到一只意外的蜗牛
在某个钟点开始
原路返回
若干年之后,我和你
突然置身于一个动荡的世界
愤怒于谎言,却又在涌过来的波浪中
没有东西可以抓住
而在遥远的另一个世界
我瞭望过的群山
在早晨,依然泛着钢蓝和黛绿的颜色
忘记了我曾经是谁
忘记了我在那里漫步的那段时间
是的,那山脉本就沉默
那山脉本就没有记忆
不需要记忆
而我需要



2020,7,6



《坐东方航空飞去另一座城市》

佩戴口罩。扎好安全带
关闭手机
坐在舷窗一侧
起飞的瞬间
在胸口划十字,抚摸挂在胸口的一块玉
巨大的飞机,犹如一只大鸟
轰鸣着穿过云层
在巡航高度,服务员开始
分发午餐
一块三明治,一个圆形面包
一盒果汁,一包湿餐巾纸,一根香蕉
我在夏天
告别母亲,妻子,和孩子
独自飞往另一个城市
在哪里工作,生活,写作,阅读
接受孤独的挑战
在另一个时空,审视自己的心灵
我知道,真实就像一颗核桃
敲碎它的壳
就能吃到它的肉
我在两个半小时之后,随飞机降落到虹桥机场
步出机舱的瞬间
从地平线刮来的风,猛烈,广阔
又一次涌过来
吞没了我

2020,7,5



《在某个酒馆》

雨下了一整天,时大时小
断断续续的雨滴
敲击着花园一侧杂物房上的石棉瓦
清晰的声音,连同渐渐暗淡的
天空一起到来
我考虑着晚餐后出门散步
带上一把伞
去往某一个有酒吧咖啡馆的街道
在梧桐树和雨的陪伴下
思考这个到来最后又终将
离去的日子
我没有日历可以撕掉又一页
但在一杯酒
或一杯咖啡递向嘴唇之时,我体察到
消逝的存在
我不会伤感,也不会
难过
但会在喝着这杯酒
并看到一个陌生人走入酒吧大门之时
又一次想到你

2020,7,5



《树枝》

世界动荡
如不平衡的一只球体
躲避瘟疫的人戴着口罩,街头抗议的树木
迎着催泪瓦斯的烟雾
辣椒水的刺激,和高压龙头喷出的水柱
聚集在一起
“黑人命贵”的抗议,在美国蔓延成一场街头打砸
断航和经济停摆,将世界
分割成新的岛屿
电视评论员为每日新出现的事件
开足马力点评
政客们自说自话,上帝需要在争论中
辨认谎言和魔鬼躲在哪
总有一些乌云在天空铸造了一种错误
将更多的雨水汇聚成洪水
我们脆弱的生命,在这一年需要抵抗多少吨的风暴
才能安定地居住于自己的寓所
每一个日子
随着太阳的移动
犹如冰山,撞向下一个目标
有时我愤怒于独裁者的自大
愤怒于没有思想的人们
他们的愚蠢
被云雾遮挡的明月
如此朦胧
这个世界,暂时还找不到未来的答案
一张自由存在与慢慢晃动的
树叶,其意义胜过
几根固执的树枝

2020,7,5



《书页里的真理》

书柜里有死去的人在书页留下的真理
只有在阅读时,它们才会像萤火虫
让尾部发出光亮
我死去的父亲的命运
我不会重复
但某种意义上,我们不过是
一个不同半径的圆盘
在开始新一次轮回
特色国家。社会主义。新时期。
资本。贸易。一带一路。
一艘巨大的钢铁运输船,划破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成的河面
缓缓滑行
我的儿子,去年考上大学
降临于城市的疫情让他
一整个学期待在家里。网课。口罩。视频。
人与人之间尽可能的隔离
让拥抱成为奢侈
心脏在肋骨之间被插入一块冰冷的钢板
阻挡了手对心跳的感受
我怎么敢去预言每一个人的命运
一只高飞的鸟
无法辨认地平线以外一颗星流星飞行的方向
乌云有时会发出声音
那是沉闷的雷
在天空怒号
哦,我的父亲已死去多年
而我活着,我的衣柜和抽屉里
还延续着他自由飞翔的
一个梦

2020,7,5



《今天早上的雨》

今天早上的雨好像来自于很多年前
它们落在局门路瞿溪路的上空
仿佛纯属偶然
热闹的早餐店,有包子,馒头
熟菜,与冬菇面
穿白衣服的店员,在认真地
翻煎牛肉包子
一座国有医院立在路边
患者聚集于此
永远都不会缺少
我拎着一个黑色的袋子
去便利店购买水果
骨头和蔬菜
没有想象力的生活,需要死皮赖脸
依靠食物的滋养
在流逝的时间中我失去了什么
又得到了什么
当我独自回到房间,炖好了汤
坐在窗前
雨开始突然变大
仿佛此刻,它们是世界唯一的主角
我看着天空
沉默地寻找答案
没有人打开门,进来告诉我
只有雨滴滴答答
滴滴答答
仿佛在说
没有
没有


……

2020,7,5



《一条冻鱼》

我买了两条黄鱼
在洗菜池,拿刀刮鱼身上的鳞片
剖开肚子
拉扯内脏与肠子
剥掉暗红色的鱼鳃
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
放在碗里
这条鱼我不知道来自于那一片海洋
是否在海底,追逐过星光
被哪一艘铁船的拖网
捞起
然后被丢在冰柜里
一条冻鱼
现在在锅里煎煮
油滋滋地冒出热气
我将洒上姜,蒜,料酒,酱油
番茄与青椒
连同碟子里的青菜一起
成为我简单的晚餐
除了骨头
那条黄鱼将被我吃掉
它将和我的身体
一起构成一个沉默的
整体

2020,7,5



《1966……》

那条冻僵的蛇
在今天,又一次在没有记忆的草丛里
复活

而我
从上个世纪的幼年,来到了另一个世纪的中年

不再年轻
我的头发掺杂着灰白的发丝,胡子两天不剃
脸上就杂乱
无章

从黑暗深处涌出的时间
又一次涌入
狭窄的水泥管道
树林里传来乌鸦的啸叫声
弥漫于每个房间

蹲在门口的两头石狮子
在黄昏,张开了吞食一切的
血盘大口

暗淡的路灯下
走过一个心事重重的中年男人
又走过一个天真的
少年

2020,7,4



《下午五点三十分》

一本书看完了,一本
刚刚翻开

一只树叶丛中看不见的鸟儿
发出低沉的叫声
然后周围
又重新陷入一种安静

我坐在一张靠窗口的椅子上
面前是一些书
一叠稿纸
一只茶壶,杯子
没打开的电脑,电线,插头,和处于黑屏
状态的手机

一些装在塑料篮的核桃,辣椒,大蒜 
一个朋友送的日历
一个阳台伸出去的晾衣架
一株又一株高出窗台的树木

在此时此刻灰色的天空下
在不为人知的房间
在渴望建构一种伟大与奇异的梦想之上

我正低着头
用笔,在稿纸上沙沙书写
一行又一行
句子

2020,7,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