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小白和绿鱼论女人

◎心地荒凉



@莫腊


突然感觉艺术
也没鸡巴用
一文不值
简直就是活人的
垂死挣扎
莫腊艾特我
是啊所以
先好好工作
2020.7.17
 

特洛伊战争


张小白说大家
为什么不好好做爱
而要去打仗
我说因为都想操
对方的老婆
却都不肯让对方
操自己的老婆
特洛伊战争
就是典型为
老婆而战
张小白说深刻
史铁生也是
这么说的好像
只不过没有以
日别人老婆举例
2020.7.17
 

精光胡撸娃


悟空发了张照片
一个女人的背影
好像在举着手机
打电话
悟空问这个屁股如何?
子艾说一般般
张小白说
请阿登一鉴
有点小
紧跟着子艾也发了
一张美女图
也是背影
上半身裹着
一块布
下半身裹着
另一块布
而且还都被水
给打湿了
紧贴着后背和臀部
悟空说啊,这个好
非达官贵人不能享用
张小白说这要把
阿登撸死
非战争不可得
阿登艾特张小白
撸之死地而后生
悟空说厉害
胡撸娃
张小白说为了
他人的安全
请谨慎发图
阿登说
精光胡撸娃
张小白说这个名好
2020.7.17
 

这是飞翔的感觉,这是自由的感觉


张小白发了个视频
一穿白T恤的男子
正慢悠悠过马路
一辆小货车
朝着他飞奔而来
只见他突然
快了那么一点点
然后还像狗一样
抬了一下左腿
那辆小货车
就擦着他的背
开了过去
我艾特张小白
我说看一次笑一次
我估计连关羽
都杀不了他
张小白大笑
他说你这么一说
我又看了一遍
配乐也他妈搞
绿鱼说皮裤峰好音乐
张小白说动如脱兔
皮裤峰退步了
汪峰那么爱穿皮裤子
对弟弟不好
对子怡不负责任
2020.7.17
 

小白和绿鱼论女人


张小白说
不是山峰就是深渊
女人是个危险品
但我愿意去死
绿鱼说
女人是老虎,屁股摸不得
张小白说摸不得。插得否
2020.7.17
 

蛋蛋肥


阿登想调戏非凡
非凡说
我是男生
我说我是女人
来吧
快乐插我
我艾特阿登
我说非凡插过我
的确是男人
我作证
阿登艾特我说
弟弟大
有日本战国风
他又艾特非凡说
你改名叫非凡丸吧
美男子都得叫
什么什么丸
非凡说才不要
我说不如叫非凡蛋蛋
跟石蛋蛋呼应
阿登说好名字
我说我下个名字
准备叫蛋蛋肥
跟弟弟大呼应
2020.7.17
 

@阿登


你错在不懂怜香惜玉
你永无超越我之日的原因
便在于此
不管你技术多好
没有人会让你施展啊
她们不会理你的
你过过嘴瘾可以
因为没人肯让你施展
你也就不可能获得
实战经验
除非你去玩鸡
女人
要发自内心地爱她
必须要以赤子之心
靠近她
排除她的所有疑惑
和顾虑
然后再温柔地
将其脱光
深深地插入她
她才会深深地
爱上你
谈技术
儿戏也
2020.7.17
 

我抄袭了上帝


绿鱼整理了我的
一组诗
发在了他的
公号上
我说卧槽
我感觉我绝逼抄袭了
不然怎么可能
写那么好
我抄袭了上帝
绿鱼说变相自夸
我说不可以吗
直接自夸我已厌烦
必须变着花样自夸
2020.7.17
 

诗歌!


不是谁想写就能写的
上帝早已提前安排好了
谁写诗
谁卖淫
谁嫖娼
严小妖艾特我
那你觉得我是卖淫?
还是嫖娼?
我说卖淫
我是嫖娼
霸嫖
不许你再去接
其他客人
2020.7.17
 

大哥


圣亮在沿途
赞美我的诗
说这句经典
我说回京了吗
他说没呢
我说无精死精了你
不回精,哪来的精
余刃也跳出来
赞美我的诗
说好诗啊
弟哥的诗读着就是爽
我说就是没空写了
赚点钱,搞得跟
吃屎一般苦不堪言
大哥,非弟哥
弟弟大,当为大哥
2020.7.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