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兰 ⊙ 爱的千山万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这样描述……

◎白兰



呼伦贝尔大草原》(组诗
 

《我这样描述这片草原》

遇见它  像闪电遇见了雷雨。呼伦贝尔!
它用青草和羊群击中我
它用河水和云影俘获我
我的血液   一次次对着它发出闪电。
 
——那绿是破天荒的
九曲回肠的
那绿啊  绿过了一条河流静过了一只汲水的蛐蛐
伟大的绿  彻底的绿
薄天厚土的绿
直叫我得意忘形:好一个杀不尽斩不绝的地方。
      
                 
《呼伦贝尔大草原》
 
这草原像一袭长袍——衣袖连着天。
天边处有青草
风像一只大手  
捉着每一条河流……
 
若以青草计数  这草原太苍茫了
麋鹿消失
跑来马群
涌荡不息的是白桦林
太大了  
风在草原上和兔子一样不停地迷路……
 
铁木真曾是草原上的一只豹子
他率领的铁骑一次次把草原踏碎
春天一来
草原的伤口就愈合了
我来之前  草原已经翻了无数次身……
 
总觉得马群在拉着草原奔跑
总觉得  草原上长满了一个人的风光
一个人的伟业太大时
时间是埋不住的
我看草原时  不由得做了它的臣民。
 
冷兵器时代的长刀挥落了长风   马群把草原追得很远
草原就像一壶水
一会儿沸腾
一会儿平息


《在草原……》 

遍地青草来不及躲避  我看见了
遍地青草不会奔跑
雨淋着了
彩虹在云朵上挂着
像一只发卡
天上好看  地上更好看。
 
地上有弯腰的河流  低头的羊群
有摆手的青草
沉默不语的山包  
那落日啊
总把它留别的颜色放在西天上
当寂静悬于穹顶……草原深了
一阵大风吹过
牛羊喝过的河流   涨潮了……
 
吹不散的是草啊。 没有一棵青草的独孤
被领悟。
我的心  一直迷恋着这份儿孤独
一次一次
在草原的深里浅里
迷失……


《在草原追忆一个人......》
 
现在这片草原是祖国的   一千多年以前
是铁木真   乞颜氏的  
是塔塔尔   乃蛮  西夏   札答阑
泰赤乌  克烈部  女真人  花刺子摸子的
铁木真像吃汤圆
一个一个把它们吃掉了
他就成了草原的王   星宿
河流
生生息息的牛羊   和马群。
 
草原人一说起祖先  不会喊东边的太阳
会喊苍鹰   弓箭......
铁木真像黎明亮在蒙古人的头顶
人们谈他
像谈自己的眼睛。
 
很多时候我会发生错觉
呼伦贝尔大草原
有一大半都是为一个人的名字而生
他的影子大过草原
他的气息超越了大风
他的眼睛   至今还在看护着草原上的生灵。
            
 
《在草原上总能看见苍鹰》
 
在草原上总能看见苍鹰。   先是看青草    
看流云
看白牡丹一样盛开了又消失的羊群
大多时候看着看着就看到了苍鹰
一只  两只  三只 ……它们平行
俯冲   帝王一样
人类在它们眼里一定很卑微。
 
千百年来都是这样:   我们仰着脖子看它们
苍鹰驾驭着风和我们的眼睛
大摇大摆
在它们的俯视下
我们兔子一样拾掇着潦草的人生……

                  
《一厢情愿把自己恒久地留在了草原上》

侧身  奔跑   扯起红丝巾
中年的身体扭不出曲线
就让身后的河流蜿蜒着流……
 
到了草原就是一棵草了——风鼓动着衣衫
到了草原就是一只鸟了——长天远地都在啼叫
一声长调 
长过了河流
一阵奔跑  追回了一小段青春
羊群是上苍的种子
低着头  享受着草原的恩赐
呼伦贝尔大草原啊  有着无穷的消耗和生长
我无法装进行囊
就拍照——一厢情愿把自己恒久地留在了草原上。


呼伦湖上
 
八月。呼伦湖 明阳照 。它微蓝的光弯曲。
 
甲板上   一个孩子举着一条小鱼
一群海燕绕着他飞。
 
我的朋友面朝着太阳。她的手向着天空一挥    
阳光一下子涌到她脸上
那一刻  我知道背叛她的那个男人
得到了救赎……
 
水在跳。 一座天空在呼伦湖里摇荡
一片草原
在呼伦湖里休息……
 
只有海鸥和海燕在飞。  像西风卷起落叶……
我目睹着它们的欢乐
我在甲板上
留下一个影子
一段最深最远的张望……

            
《呼伦湖》
 
大的小的  悲伤的  欢愉的
到了这儿   
都一样了。
 
呼伦湖明镜似的   
减去一千年  不年轻
加上一千年
不年老。
 
它见证过悲怆  战马  和长刀
见证过毁灭  复活   和繁衍
——游牧人的血把草原养肥了
英雄的豪气把草原荡平了
此消彼长: 只有恒星不变。
 
只有恒星下的草原在变。 2590公里的大草原
荣辱皆不惊
一汪水  明心见性  
长风悬虚 ……
                                          
  
《这一处草原丰美……》
 
120种草——碱草  针茅  苜蓿  冰草……
我丢失的亲戚
我认不过来。
 
微风处  我的裙裾遮蔽不了三尺草地
牛羊的胃口
吃不下整个草原
鹰的嫉妒
也压不低天空
太阳的巨轮照不遍山河
我的心
更大不过草原。
 
这一世的丰美都给了青草
这一世的神奇
都给了大大小小的河流
我的心是一把勺子
把草原上的阳光  雨水  马奶酒   
一勺捞起。

   
《我爱伸着脖子使劲在草原上遥望》
 
这里的草是连绵不断的   我看草原的目光是断章的。
在草原
没有敌意  只有秘密。
 
还有说走就走的行程。 风下一道指令
阳光就走遍天涯
雨水和青草  从来都不是冤家。
 
在草原  你可以把你的卑微托付给一棵青草
你可以把你的野心
小石子一样扔在草原上……
 
于是一颗心便无休止地在草里潜行
草叶下的秘密
比繁星还多
我一粒也拾不起来。
           
人人一副热情美好的面孔——它们召唤
诱惑
你情愿打开钱包
一点草原的风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