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组诗|云竹湖状物纪

◎墨青



乔一水|著

01
爆炸现场
    --中国老式爆米花机

一个沉默如葫芦的人,黝黑暗哑
他辗转一生只为化解体内的庄稼和玉米

把在空中的记忆还给照耀
还给斜举和摇摆

身下碳火执念
把一个哑巴锻造成戏剧男高音
只一声
就让米粒爆成阳春里的白雪

就知道自己转世若在枝头
要有花开的模样

 

 

 

02

好风好水
    --电风扇

喜欢站在风里
被粉刷,隐形于风是件危险的事情

倘若风里有冲出猎网的箭
有转着螺旋桨的葵盘
有前朝千军万马的魂灵还在缠斗
在风里,不一定是闪电的遗物或新栽的树

但喜欢风的人还是要在风里站着
就像从不进城喜欢野泳的水娃
去年被河水带走
儿时的喜好
为他预定了葬身之地,藏身之所

 

 

 

03

铁石重逢
    --二八自行车

荒石静默,铁暗黑
石头怀着铁

千敲万凿后被重新命名重新排位
神像坐立天地间

更多石头被剖开
铁流出红艳烈火
铁凝固人间炼石

铁不改本性
前来朝拜的人都骑着铁,坐着铁
旋转的铁,飞翔的铁

一声火车鸣笛像一炷香
稳稳立在佛前

 

 

 

04

空心侠
    --双反相机

我只抓取抽刀断水的一瞬间
我要等酒里只剩下酒
才浇在心火上

二月春风变身剪刀时,我在
烟花三月齐下扬州时,我在
我在洛水中,马蹄上,过枫桥
剪窗烛,我心飞翔
我吞下村镇,江河,都市
霞光,清风,雨雾皆与我驻足互道珍重

我本来自星火
但我留恋人间,万物长在
却难抵每一次对视
都加深心洞





05
不可名状
    --云竹湖

云朵先于波浪用鱼群纹身
鱼群先于落榛可栖身于石

祖先们先于大地陷落的一只眼
树林与眉睫重合
阳光要返回,要带走空中的水

陌生的后人仰望星辰
便听到山川回响
浊漳河水常新的秘诀
是一有新人发现
就一起重新开始运转

 

 

 

 

06

玩笑
    --气球

只要不断吸气就有足够的重量
在地上能有个站相

胖到极致时
却被一根细线顶上青天

整片树林借助深根的反力攀升
光走后,草尖抖落印尘

一只铁鸟旋转内心
我们一起被自己的回音刺破

回到地面

 

 

 

07

叫弓的不一定是弓
    --弹弓

射击常像对话时词不达意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真的不是蔑视对方

大部分的白日梦都在皮筋上反弹
射出去石子弹回来
隔壁三叔的骂声

鸟在树冠里越藏越深
竟也开花结果
三叔家的鹅再没出过院门

最大的真诚是把自己射出去
毕生本领只留下一片完成祭祀的颓垣

 

 

 

 

08

天外来音
    --收音机

把闪电放倒在盒子里反复拧动
木心收纳天谴,众神皆乱

黑影在梯子上返回,大地失陷一半
马蹄上花开的速度惊动天庭

每一遍歌声都交出一寸疆土
每一封信都在途中加了重量

村落,城镇都用多出来的耳朵
收到同一份包裹,呼喊都用剑戟的频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