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丹鸿 ⊙ 从梨子到蝴蝶
     

 

 

他们骂弯了清晨一米

◎唐丹鸿







他们骂弯了清晨一米,
我在幼芽的高度抽泣。
这不关太阳的事,朝霞,
照样任裙子烂掉。
他们骂我。


我骂飞了春天。
绝育梦,盛满乳房的冰雪。
这不关他们的事,
他们吸吮着,痛苦地
堕去我腹中的花。


花骂美了现实。
太阳弯曲着清晨打我。
手从太阳的高度打我的破碎。
太阳之手打我的朝霞。
这不关我的事。
幼芽在一米五的夜烂掉。
冰雪隆起我的胸部。
花隆起了他们。
春天恳求我原谅。


这时,我活不下去了,
一边哭,一边嗅,一边蹲下,
任他们摸疼痛的星空。


这不关爱的事。


星空失去其痛,
星空是我吗?


          98.11


 


返回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