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小乌的诗(三)

◎一地雪



小乌的诗(三)
1.
灰色的风不停地刮来
全凭它遗世独立的特质。而风中
的一切均不存在他们把
自己托付于幻影
大地空荡。空气稀薄。
灰色的风独刮着

在这无法捕捉中的唯一
——小乌。她从尘封的书柜里打捞出
一只古老的铜钟。钟已三十年
岁数不能算老,而面貌却陈旧得
让人仿佛看见了殷墟中的瓦砾
埋葬的白骨已累累
腐朽。但它依然会走
毫无理由,被小乌拧紧了发条。

第一声滴答像嘶哑的痛。
第二声滴答是烧伤的脚。
第三声滴答开始轻快
如夜的猝然到来。

时间倏然黑
铜钟默默走动着
仿佛车轮摩擦着生锈的铁轨。
在这咔嚓咔嚓的音频中
书柜里所有的书都变成了女巫。
女巫端着欺世盗名的神灯
这狰狞的狂徒。
他们在灰色的风中诱骗了过往
无数个心跳的秒针。
时间就这样消失。

小小的铜钟,站在掌心
就那么永远
隐身小乌生命的纪念馆。

2.
这里祥和。这里没有艾略特种下的
尸体。开花的都是杜撰
虚假的一切比真实更真实微妙——
不可言说。低头、凝神、沉思
不可当众脱下事实的裤子。
我无法忍受
说出来的自由就是禁锢
就是枷锁。因此,自由永远无嘴
或者自由永于心。

多么可怕。小乌行走在浑浑噩噩的
四月。风将蒲公英吹落铺满
空寂的田野、村庄。石磙上挤满了鸟雀
道路匍匐。沟壑哀鸣。
褴褛的稻草人迎风歌唱四月。而
四月一再加霜,地球紧张如雷。

为什么要长大?
父母从没有告诉我。为什么
我看见衰老就害怕并不是
真的害怕死去,是害怕面对
趋向死亡的过程——
上帝啊,人生该怎样
面对复杂、斑驳的难堪和无奈?
精神的受制
于严寒、酷暑,四季无限的更替。

3.
只不过是一颗颗结晶的
寒冷。滚过枝头坠落在小乌的心窝
如晨钟暮鼓
滚动在这个城市的额头。
鸟儿早已离去,万物沉睡不醒

高尔基的面包熟了。
海燕呼唤少年的憧憬,大海
是梦游的亢奋之船。
而我只有瓦罐,没有泉
泊在孤独的陋室里
低吟,为孤独庆贺。
我的小花,或者小芳
爱丽丝找不到闯入我床帏的路径。
她可能是鬼——
吃着女孩脚趾头的黑夜
巫婆的瞎话。

我的世界多么快活
简单,如茅屋、木窗和
煤球上的炒锅,搅动着
一屋子的生活。黄豆的香气一粒粒
充溢着嘴唇,鼻孔,身体上每一个
毛孔。快乐不用人知
它比爱情甜蜜、持久。

4.
无尽的黑暗撕扯着黎明的裤脚。
夜来香已厌倦生命
死于白掌绿色的手心。
绣球的脆弱只能用水
安抚。淹没的空气不可抵御
生命的延续。夜
像一头冬眠的熊醒来。

历法显然出现了错误。
五月的温度像一枚火箭升腾
又似一只战败的野狼
突然爬下,喘息。
在这样的跌宕中,万物
浸泡于疾病的瘟床。

我们的小乌一天天长大
在童年的胡同里奔跑
在少年的课桌,
青春的梦幻里。
但生命是头懵懂的小兽无时无刻
骚扰着小乌清澈的心。
是生存还是毁灭?
哈姆雷特逼近了耳膜。
生命啊总是背负着矛盾前行
时刻,毫不停息。

向前,这可恶的时光。
这美好的时光,向前。
每一个人都会被动地修炼自我,
在真伪之间。

5.
每一个人都希望拥有
一个窗口,透视外面的世界
呼吸。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深埋一座
坟墓,或一座监狱。
窗外的童音清脆诱人
像熟透的果实从枝头滚落。
她们穿梭于希望的墓冢

古老的新坟埋葬着母亲的
秘密。那里有小乌
身体的密码,活着的兴趣和
僵而不死的原力。

跟着西风的影子
小乌像一朵轻盈的蒲公英
哼着小曲飞。
她停在你敦厚的窗棂上呼吸
蓝色的希望,如
一条清晨起床散步的小溪。
而暴雨追赶而至,
窗口布满了风暴和泥泞。
命运张开巨网将小乌一把抓着
拉回睡梦,一个漫长无法
挣脱的噩梦。
轩窗无语。花瓣飘散。
归期未有家在何方?

她开始在心底建造监狱。
她要将自己的灵魂牢牢钉在那里。
金色的阳光跳跃在屋檐
雏燕衔来草木筑巢。
灌木丛拼命拍打着腰肢。
飞虫哼着愉快的小曲舞蹈。
当日月轮回,四季在沉默中死去,
诞生,生活如同刺猬长出
坚韧的壳。不知不觉中
小乌内心的牢笼已搭好
日日坚固。

她把唯一通向天亮的窗关闭。
黑夜如漆,漫长无际。
没有人为她打开那扇封死的窗口
所有人为它日复一日地加固。
小乌在心的牢狱死去。
无人知晓。贱如蚊蝇。
呵,冬妮娅在哪里,
安娜在何方。唯时光的铁轨
咣咣当当响彻云霄。

2020/0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