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诗| 17首 花案

◎缎轻轻



花案

   

下午我去赏花了 

用一只风筝把双脚放得很高 

看人们丑陋地弯着身体 

体育公园,禽鸟与人争斗 

我撒了个谎,无休止地迎风 

翻来转去。

 

 

柔软 

 

不挂窗帘,口无遮拦 

要发怒就尝点杏仁蜜 

这几天什么都咸,不苦。 

要么睁开一眼 

发现墙脚的橘正逐渐柔软腐烂 

要么睁开双眼 

多么模糊,他们的阴影 

他们只有五官没有肉体

 

 

 

 

海南 

 

她砍开椰子,取乳白汁,吸啜后 

翻出一件冬天的毛衣 

毛衣穿在棉袄里面 

棉袄上画着猫脸 

她对着镜子,拔下一根短胡须

 


 

 

 

妇女解放

 

“勤劳妇女煮杂碎肉汤,狐狸精蹦出了森林寻死 

你不向我俯首称臣是不对的 

“女性应该解放,地球人类都应该学习、崇拜” 

我这样想,就愈发地温柔起来 

 

 

 

铃心 

 

我在塔上,寻找第十三个世界,抓着伞把摇晃 

把空心的铃装入他的尸体 

象一个哼唱的僧侣,我快乐起来,几乎要跳芭蕾 

大烟雾从铃心与他的后脑壳上升起

 

 

 

新春有喜

 

 一 

她头发又黑了,一头亮滑,柔顺的鞭炮声 

正好欺骗内心的残疾。 

可她们没有聋,没有人吞咽牛羊肉,没有人帖上春联就开唱 

很多福气,在空中飞扬。 

 

二 

训练它,不分雌雄,鸟拆开羽毛清洗 

在哨烟上盘旋,尽量痛苦地伸长四肢 

战场中止。 

鸟群哭得厉害。 

 

 三 

你请我吃喜糖,新娘在黑洞外晃荡,笑着笑着 

我的喜悦你怎么知 

比如解决了温饱,有他可以拥抱或者抱不着 

他的下巴,执拗,黯红的婚床。 

 

 

四 

拜祠堂。烧纸钱。发达过的祖先,官帽下老人 

有着核桃的思维 

敲不碎,手持长锤,一脸凶相,我要化作钟魁捉鬼 

采梅花拌雪。

 

 

中国诗歌 

   

杂碎一 

   

你不认识她的胃,积满灰屑,煤油,好玩的东西很多 

借用玩具的嘴吐出诗歌,诗歌呵 

无情地要求她,折芦苇身子作盾 

线路畅通,从北京开始 

王室象一碗鲍鱼粥。 

   

   

杂碎二 

   

有个人在黑暗的屋子里漆皮,熟睡的人体 

比灯泡更黯。 

我很瞎,在杂货店里漆一只玻璃杯 

走不走?六岁的孩童帖上“客满”通告牌。 

   

   

杂碎三 

距离里全是沙子,你是一段轨 

深处躺着婴儿,驰啊驰向高地 

高原上的蚂蚁腾空飞起 

伤害的并且想复活的人的此生 

用舌头来沉默,埋下白桦树。 

 

   

杂碎及复活四 

   

腹部温暖,姓王的来探望 

在无忧无虑的小草丛里 

被束缚,求生,缓慢的人丛,花丛混乱。 

自满的昆虫,妖孽求死 

鼠去也! 

鸟去也! 

兽去也! 

你去也! 

携风去也! 

男人们在疆土上纷纷战亡 

抽出脊骨撞她的膝,多情并口吃。

 

 

 

鲤鱼 

   

陌生者之一厨娘来家里作客 

分裂主义者怀抱鲤鱼吻一口表达温存与病逝 

他不希罕她,她的姐妹,她床下偷养在皮靴筒里的鱼类 

趁房顶还裸着皮,趁鱼脸们都还漂亮 

众鸟茫然无所知 

  "柳外楼高空断魂 

  杜宇声声不忍闻" 

他一再地醒来,用发溃疡的嘴把黑色门栓解开 

试图在凌晨把鱼刺弩起,消减殆尽 

为何到达?为何一定要到达? 

柔软的鱼身使他梦醒,拱得他吱吱呀呀 

弯着膝盖,我的男子 

与鲤鱼们结伴而行 

鱼是圆的.波浪自动爬上鱼鳞 

一串串白昼,唯有鱼鳍,唯有鱼鳍. 

大风自动关闭.你们看不见物体. 

只有在水里,鱼才能习惯凶兆和人气 

在床沿,她们生生世世用手指刻木质鱼 

皱纹弯弯曲曲 

在海边,她们深知,两只鱼会消失于岛屿上,如茶杯两只坠亡在行脱帽之礼前.

 

 

 

大花马压过了溜儿河桥

   

  大市镇,鞭儿长 

  红旗帜,星光光 

  小黑兽,鼓肚皮 

  凸眼睛,挂窗棂 

  第二日,剥豌豆 

  捉老虎,花斑蹄 

  摇铃响,哼哼语 

  喝口水,甜菜地 

  读诗书,老爹亲 

  搬竹椅,教儿读 

  云转雨,赤炼金 

  岩石开,莲花起 

  鹅掌薄,晓风稀 

  凉松石,矿脉棋 

  骡马群,庙宇冷 

  花岗岩,望夜星 

  敲柴门,幽径曲 

  只片语,抚她腹 

  月如斗,风如席 

  画鸽喙,扇状尾 

  三更起,披衾衣 

  青苔红,芭蕉绿 

  呼隆隆,缰绳紧 

  她转而,牵花马 

  刀莹莹,筋斗云 

  石基摇,溜儿桥

 

 

 

荫凉之地 

   

树荫,2002年,我在皖北操场南北角读信 

叶子落到头顶,而他在南方气候里,正温习植物地理学 

他穿着洪堡的酒红色背心 

前半日去了神山火葬场,后半日在镜湖边煮鱼游荡 

晚上,他在小木屋里抱紧虚幻的黑影 

用指甲剔去四年光阴,2006年,从假山后蹦向前方 

撞到黄皮肤动物的额头,它毛茸茸的爪子挟着烟 

    ----“要是你被击毁了,请马上粘合,恢复人形。 

       请饮酒,七月,覆上冰盖头,削去毛燥发梢” 

我哭,意识到难以逃脱惯性,雷电厉鸣 

“狭管效应”,148天冷空气,风大得出奇。 

为什么没办法晴好、凉爽、使人透气?人群湿热 

有人拧起肉色毛巾,有人惊呼。 

他张开的嘴巴里,含吸一只僵冷的耳朵 

不听话。我蹲在风口,捏他的软下巴,吃冷饮。

 

 

 

 

踏实 

 

为了不改往日作风,她披起青绿面皮,龇开獠牙 

镜子,外面是小区南门 

她的新居也是朝南,感觉踏实起来 

床单青绿 

盛衣物的篓子装着未啃之梨,梨叶,梨花,青梨叶 

故乡发酵的面粉,异处之酒水 

很淡啊 

要么像母亲一样,找妇人们来嗑痛瓦房的碎片 

屋顶下,她使小性子溜了出去,暴露了男身,他们大失所望。

 

 

 

倾诉

 

今夜,扒下受伤的虎皮 

我和她并肩躺在单人铁床上 

两根嶙峋的虎骨,在肩胛、腹部、头顶不停敲打 

江南这么一大片废墟 

覆盖住埋在地下的枪口,逃生……“向这儿奔跑,宝贝 

我有铜铸的虎头,荒草凄迷”(呵,这是谁的声音?) 

 

此时,床是倚着墙的,下半部分刷着绿漆 

关了灯絮叨,继而沉默,仿佛在黑暗里失散 

这是九月呵,2007年,凌晨3点 

月光下,她沙化的脸和我的黑影子融在一起 

吞吐,那空气,那沸水,那青弋江畔丛生的苍耳 

伐木的斧刃,正涌来 浇来 扎来 砍来 

 

披头散发的幼虎,晨曦,苍白的鸡冠 

聚满了城市,这有山有水的小城 

心脏里塞满旧事的幽灵 

“离开,要么拥载”我要为她的彻夜倾诉出主意 

再这样下去,剥皮 焚骨 输液 刺青 

掐住命脉,这山河之布,我们这双足,不裹了也罢。

 

 

 

 

她进入了状态 

 

乞福有斋瓮 

置她床边。 

忘不了四周绝育的信息 

仙人球凶狠的脸 

一棵衰老的梨树 

 

呵,这场病,持续了三年 

屋外有小巷,铺了白色胸衣 

她也曾蹂躏过,一团棉垫的青春 

数根乳黄色电话线。

 

 

 

 

国壁 

 

我为我的国家画了七个孩子 

一个裹白布的女人 

秘密的王座,藏在七双黑眼睛里 

那么,她也曾有乡愁、爱情、分娩、抽搐、别离 

(甚至因为前夫的赌性她割掉无名指) 

那么,她也曾抱着七个婴儿蹒跚走出人民的矿井与梦境 

我祝她瘸脚不得健康、跌入海棉之地 

好叫人们不得安宁。

 

 

 

 

 

 

深白色蜡象 

 

我在后院里荡秋千 

剥松树的皮 

什么恩惠也不接受 

这地方不算偏僻 

我和大人物晃着臂膀 

挽着白袍子 

倚着门框 

张大嘴 

无法避免 

谈论的痛苦.

 

 

 

 

初具人形 

 

日暮,踉跄于街道、垃圾场 

我展开黑色斗篷 

吞一口被制服的血 

 

第一场地 斑马线上 

我给了女人们一个老年的拥抱 

又用橡胶封了她们的嘴 

 

第二场地 武夷路体操馆 

旋动的肉体 等待敬意、致礼 

 

几个孩子捕捉青花鱼 

我装作咳嗽,骗他们的好玩具 

直到一个男孩 

拿着树枝说赐你神火 

 

他肯定没有学校 

 

我跑了出去 

可惜飞不动 

饿着肚子,这一天是自然界的 

我已不太年轻,膝上抱着一具人形。 

 

 

 

 

 

鹤啼

 

苇边,鹤啼 

它低声抽泣,舔食水面旋涡 

水面如此甜,象你的脸 

绕行海岛 

终日垂钓 

拎起一尾鲽鱼,盐煎,黄土佐之 

请君为汝沏浊酒一壶 

怎及饮酒,醉泣心宽。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