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令人绝望的宇宙一角

◎心地荒凉



黄色小说


最近读了一本
能让我撸到死的
黄色小说
写得太牛逼了
女作家写的
平生最爱的一本
金瓶梅什么的
弱爆了
乖乖
整整一个林场
一个镇
一个县的男女
都在偷情,交配
细致入微
各种伏笔
牛逼死了
涩苹果说
可以发上来
共同学习
共同进步
提高性福生活水平
绿鱼问什么小说
推荐下
谁的小说
我说我暂时
不透露
黄书还是要看
女作家写的
其中感受描写
入木三分
如果这本书被
12岁的我看到
我估计活不到成年
就死了
撸死了
现在事多
加上有一定
控制力
死不了了
2020.7.13
 


小妖曾给我
私发过
很多诗歌
多得我都
看不完
不过
小妖与我
之间的缘分
一撸可清
绝不拖泥带水
我真的很难
爱上一个人
即便是如小妖
这样的美女
我也很难爱上
2020.7.13
 

@石蛋蛋


你的诗就是
取材泛滥
觉得啥都可以
写得很精彩
从而导致松垮
随意,思想混沌
卧槽,我怎么
那么爱批评你
闭嘴
2020.7.13
 

牛逼


在我们聊石蛋蛋诗
聊得正欢时
子艾跳出来说
兄弟们没事千万
别往牛逼里钻啊
太危险了(快哭了)
威武雄壮如狮子
一头钻进去
一样被牛逼
慢慢磨死
我说要是我
我就操牛逼
肯定拔得出来
悟空说那你就是
自己操自己
这是公认的
牛逼洋亮猛
我说不
我是牛鸡巴
子艾说那头狮子
也是头变态的狮子
放着牛肉不吃
牛血不喝你钻
牛逼里干什么?
2020.7.13
 

侯特勒


我在群里贴了一首
世中人的诗
子艾说是词,是小曲
紫丁说可以
各种样式都要有
说完又发了一首
严彬的诗
我说都不是我
喜欢的形式
很多所谓诗人
都适合孤芳自赏
我要是毫无保留地
批判
可能我一个朋友
都不会有
比如严彬
写得那是啥嘛
像集体一块写的
一首诗似的
好像很多人都写过
那样的诗
唯独不像某一个
特定的人写的
我现在特恨自己
干吗非要批判
写自个的不好吗
就跟小崔似的
抗议啥嘛
活你自己的不好吗
可就是真忍不住
我绝逼也是斗士
个人觉得跟小崔
就是兄弟
老像了
叫哥艾特我说
你又脱掉裤子
露出牛逼来了
我说我现在很郁闷
很严肃
玩笑受不住了
有很多人真的
狗屁才华没有
却又自视其高
妈的,都去死
子艾说一抓一大把
写的烂的装逼犯
应该摁到牛逼里闷死
我说我想要进行
一次诗歌革命
把装逼写诗的
全部整死
逼得他们
上吊的上吊
跳楼的跳楼
女诗人会酌情处理
长得好的,装逼的
都抓去做慰安妇
叫哥说你光说不成
还得行动
成立武装
执行政策
我说诗坛希特勒
就此诞生!
铲除异己
悟空说赶快改名儿
明天起,改叫侯特勒
我说卧槽,现在就改
好名字!
不过,我想我还是
先叫几天侯晒阴吧
改好了没有
谁艾特我一下
寻欢艾特完之后说
哈哈,已晒阴
悟空也艾特了我下说
把老汉眼泪都笑出来了
2020.7.13
 

令人绝望的宇宙一角


从月球上看地球
以及银河系
试想
人类的孤独以及狂欢
到底是个啥东西
2020.7.13
 

@紫丁


鸡巴毛
一惊一乍
这只是我最近两年
上百组诗中的
其中一组罢了
最佳状态?是你
读我诗找到了
最佳状态吧?
什么废话不废话的
别把我往杨黎方面扯
我用的是汉语写作
我只是觉得
这种书写方式
适合我
我怎么说话
就怎么写诗
杨黎连普通话
都说不好
我学他?
就别为你们四川人
脸上贴金了
我的诗
很多时候
就是我日常谈话的
照搬
截取一段
分行
即成好诗
这才叫诗人合一
自认比杨黎的废话写作
将自然程度
往前更推进了一步
子艾说侯晒阴的诗
和杨废话的诗
是两个路子
我说这话我爱听
子艾说杨黎诗路宽广
人也大气
值得大家好好学习
侯晒阴属生猛海鲜
荷尔蒙爆棚
也是汉语诗人
最缺乏的东西
各有所长
但在我看来
杨黎更胜一筹
评价结束
我说我这叫晒阴体诗歌
我更大气
话说江湖路远
说什么更胜一筹
我侯晒阴
服过谁
我比他年轻
我有更多可能
子艾说,对头
2020.7.13
 

@阿登


你好像很了解我和杨黎似的
你就认定他是你亲爹
我不是你亲爸?
你他妈就那几套
三脚猫功夫
配与我对话吗?
有多远滚多远
叫哥说啧啧,过了哈
洋猛亮(风)艾特我说
你有一大批诗已经是
一流水准了
没有必要和别人比诗了
徒生气
听洋猛亮的没错(抱拳)
我说不是我要比
是他们非要拉一块比
书香说一进群
就看到荒凉骂人
息怒
夏季比较热
多喝绿豆汤可解暑
我说都是老相识
不生气我绝不骂人
洋猛亮继续艾特我说
你是诗,废话不是诗
小学生买菜的大妈
发廊的鸡张口就可以写
有可比性吗?
我艾特洋猛亮说
我从不证明什么
只是写
骂人也不是为证明
自己什么
阴阳怪气又功夫浅薄的人
我看见就想骂
洋猛亮艾特我说
废话分行的舔逼犯很多
明明不是诗非要说成是诗
犯不着生气
自个儿写自个儿的
其他去他妈的
中国人的奴性
几千年未改
写诗也非要给自个
找个爹
你是独立的
就这一样
够牛逼(大拇指)
阿登艾特洋猛亮
马屁精,一阵风就灭了你了
绿鱼说,他就是风
洋猛亮艾特阿登
废话崽子,自己问问
侯晒阴洒家有木有马屁
牛屁倒是有的
我艾特阿登
接下来。舞台让给
你和风哥
我观战
风不是一般懂诗
非常,很,真鸡巴
贼屄,懂诗!
洋猛亮艾特我说
写出真正的好诗
才是硬道理
其他都是废话
为什么我选用你过去的
诗比较多
你懂的
我艾特洋猛亮说
你是神编!神鞭!
2020.7.13
 

驾驶员一定跟三轮车之间发生过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辆机动三轮
在过十字路口时
被一辆突然
出现的轿车
逼翻了车
坐在车斗里的那个
跳车了
驾驶员被压在了
车斗下面
跳车的叫来五个路人
合力将那辆
侧翻的三轮车
给抬正了
三轮着地后
立马开始往前跑
在原地转了
一个大圈后
又跑回去将那个
躺在地上的驾驶员
给结结实实地
碾压了一遍
2020.7.13
 

@腾云驾雾


你好
我是一夜十二次郎
俗称半夜六次郎
2020.7.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