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广州故事

◎心地荒凉



@诗一


留下来吧
留下来吧
2020.7.11
 

广州故事


子艾说
几年前一个住在
浙江嘉兴的女文青
到广州跟一帮
诗人喝酒胡混
那帮男诗人
看她貌美如花
个个都想操她
但谁都没能得手
因为她婉拒了
所有男诗人
又过了两年
她带着一个女伴
又到广州跟那帮
男诗人小聚
俩人当众
卿卿我我
那帮傻逼男诗人
见状方才如梦方醒
2020.7.11
 

朝鲜人民会暗杀你


范辰律师发了
一张照片
三胖的后脑勺
汗津津的
未来说
这头嫩
如果这是个猪头
到洋亮猛手里
能做十道好菜
叫哥说哈,哈
太肥
红扒猪头
我说笑死
已发朋友圈
会不会被朝鲜方面通缉?
叫哥说朝鲜人民
会暗杀你
我说能死到三胖手里
也算有福气
未来说我去点赞一个
不能让你一个人被通缉
我说我发现都没人敢点赞
你真好
未来说我点火,我逃跑?
就在这时
看到古轨也在那条
刚发的朋友圈下
发了一个大笑表情
我说古轨也逃不了了
卧槽
史无前例
最少点赞
真的没人敢点
紧接着我又
看到了一个评论
来自绿鱼
他说我喜欢吃猪耳朵
我被绿鱼的这条评论
逗得笑出了眼泪
我说真是好兄弟
不怕死
最后呢
是腾云
也点了个赞
我艾特腾云
你也跑不了了
腾云说我才不跑
2020.7.11
 

阿铳,难道酒是理想的克星么


今天参加英语口语复赛
没晋级
有点情绪
我对她说
闺女,玩得开心就好
奖牌我可以给你买个纯金的
我发给你
你在我心里
永远第一
阿铳说
学好英语蛮好
到时候到美国当女总统
要有理想
别喝酒
2020.7.11
 

@伊索


我就是能永生
也操不了几个
何谈精尽人亡
人类史有多辉煌
你也知道
不是我创造的
2020.7.11
 

@张小白


无聊人真的很牛逼
如果无聊人是北极熊
德旷就是南极企鹅
张小白说好诗啊
我说好诗
他说写妹妹的
感人至深
我说他早期的诗
都有天才的味道
在诗江湖时代
我以为他就是一混子
垃圾
后来发现
他的确才华横溢
小白说我原来
没看过他的诗
第一次看这些
印象深刻
牛逼
我说我推崇的
会错吗?
哪怕充满了争议
小白说有争议挺好
我说就像我的鸡巴
到底大不大
也充满了争议
但不影响江湖人称
大屌哥
小白说大屌哥
这个称谓好
就像求哥的名字
求哥一听就好玩
我说大屌哥
㞗哥
卧槽
㞗哥
屌弟
㞗哥牛逼
带劲
我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
小白说有关求哥的诗
可以多写,有意思
我说顺其自然
或顺我的自然
可遇不可求。诗也是
如果我跟主席在一起
就完蛋了
可能屁都不能放一个
㞗哥随便我写
还读。咯吱咯吱乐
小白问求哥读你写他的诗了?
我说主席会把我逼成郭沫若
经常读
很喜欢。偶尔还会提意见
建议我去赞美主席
不要老损社会
小白问求哥没有怀疑说这就是诗?
我说㞗哥从不怀疑
每次读。必乐
说,不错
又说,典型流氓诗人
小白说求哥好眼光
我说还行,我应该是他最好的朋友
他却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小白说不对等
求哥是你员工?
我说我没有最好的朋友
就像
我没有
最爱的情人一样
我博爱
对朋友亦然
小白说一个人博爱
重要的是他
还有一根大屌
这听起来很刺激
我说有机会拍片给你看
步兵
印证一下你的想象
小白说在沿途
搞个影展
2020.7.11
 

瑞瑞麻麻


张小白发了个
微信群聊天截图
顶部显示
五年级六班家长群(51)
语文许老师发言内容
“今天的语文作业还有11人
没有完成,请大家抓紧时间。”
瑞瑞妈妈发言内容
“亲爱的,今晚老公不在家
要不要来干一炮(两个害羞表情)”
瑞瑞妈妈发言内容第二条
“发错了……不能撤回了(惊讶表情)”
语文许老师跟着发了
三个捂脸表情
星星爸爸也发了
两个惊讶表情
时间显示是
晚上23点08分
我说这个像真的
不像PS
张小白说完全有可能
瑞瑞麻麻
瑞瑞的爸比知道吗
我说瑞瑞麻麻,带劲
知道了更带劲
刺激
有这种男人就
喜欢这样的刺激
张小白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我说卧槽
这世界
绝逼变态
沿途会成为
最后的圣地
2020.7.11
 

孩子们啊


@子艾
看得我心如刀割
子艾说现实嘛!
我说有时我根本
不愿面对现实
子艾说诗人应该关注
逃不掉的
我说孩子们还这么有理想
卧槽他们妈的现实
教育
这都是一帮被遗弃的
注定世代贫困潦倒的孩子
妈的靠几个有良知的
企业家去搞助学
真是杯水车薪
子艾说我在
贫困地区乡下工作过
我知道什么是赤贫
暗无天日,永无希望
我说操,本来眼睛就疼
流泪更疼
希望在他们中
能出个伟人吧
子艾说兄弟真诗人
我说无聊人就是从
这种地方出来的
痛恨社会
子艾说无聊人不是
广东这边没有
那么穷的地方
粤北粤西穷一点
但生活一般没问题
我说贫穷就愚昧
那些变富的
又极其自私算计
整个人类一团糟
没有伟大人格
没有
都在疯狂敛财
杜甫
多么绝望
悲痛的杜甫
在绝望悲痛中写下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样振聋发聩的诗句
蛋蛋说他妈妈的
全世界大傻逼
看了录像
眼泪要出来
2020.7.11
 

合一


看正阳天天
在沿途猛夸
石蛋蛋的诗
我略有不爽
我艾特他说
你是靠性情看诗
当然,这是基础
但诗是多元
和复杂的
精确到诗人
在创作时的
呼吸和表情
石蛋蛋的诗
绝对是有问题的
石蛋蛋艾特
正阳天天说哈
群主大人不欣赏
我说不欣赏可能
都不会理你
欣赏。只是觉得
你诗欠缺明显
蛋蛋说没事的
我的属于政治诗
风格不同。
群主大人也对。
我说你又错了
诗没有政治经济文化
医疗教育体育环保之分
诗就是诗
你缺乏的是对诗
整体的把控能力
但,差诗就是差诗
子艾说诗就是诗(大拇指)
正阳天天说我也不同意
政治诗的说法
如果觉得自己
是在写政治诗
那就坏了
我说就像女人
女人就是女人
但如绿鱼所说
分美丑
蛋蛋的诗干巴巴
读完觉得也就读完了
绝不想再读第二遍
几乎没有回味之处
他像写新闻稿
各种数据干巴巴
蛋蛋说我一直
不承认自己是诗人
此刻的蛋蛋
感觉已被我批疯
正阳天天说荒凉的诗
有一种生机勃勃活力美
生活中的点滴
俯拾都是诗
他的随笔也自带节奏
分行就是诗
我贴了一首沈浩波
写给儿子的诗《侥幸》
我说看人沈浩波这首
人家在诗里也是罗列了
很多新闻数据出来
但人却能将其
写得血淋淋的
恐慌,愤怒
对全人类充满了
纤细的痛感
蛋蛋说我只是
会写分行而已
这就是大诗人
和我的差别
我说你这么说
就没意思了
只能说目前的你
还没摸到诗的阴蒂
你还未能使诗和读者
一起都兴奋起来
闲话少说
继续努力
正阳天天不想散场
他继续艾特我说
我觉得你二十多岁时的诗文
比你现在的诗文更牛逼
我经常整夜看你的文字
可能你现在太忙了
精力主要耗在生意上了
我说我不这么认为
我二十岁时绝没现在自信
我二十岁还在到处
拜师学艺
二十岁能写出《巨浪》?
能写出《孤独的老外》?
子艾说语感。语感。语感。
写现代诗不懂语感
怎么写都隔。洋亮猛的诗
胜在语感。我这么说
很多人不懂。
沈浩波,杨黎这些诗人
也是好在语感
多牛逼啊!
我艾特子艾
知己。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我愿是子艾兄
子艾说必须的
子艾说老管语感也好
但是写的小气
是好诗人,非大诗人
我艾特正阳天天
文字状态,也是现在成熟
二十岁,充满伤痕
当然,我高产。
几乎每个阶段
都激情澎湃
犹如我在群里的发言
飘飘洒洒,鹅毛大雪一般
正阳天天说,鲜活如春水
子艾说诗即格局
读诗即读人
我说对头,认可
除了沿途,在其他群
我几乎不发言
也几乎退光了
所有诗群
正阳天天说反正你当年
那些文字迷得我够戗
中间十多年没读什么诗
唯一读的就是你的随笔
我说老哥就喜欢读
嫩嫩的文字
子艾说人诗合一的诗人
我信任。
人诗分离的诗人
我怀疑。
我说我他妈绝对百分百
板上钉钉人!诗!合!一
写诗,人诗合一
开车,人车合一
日屄,人屄合一
总之,绝对合一
绿鱼说的确
语感
语感好,写什么都顺
什么题材都能写好
相反,语感不好
再好的题材也废
我说语言就是我的军队
我就是绝对的将军
不听话的都会被毙掉
我艾特绿鱼说
你在沿途进步神速
封你当副将军
我现在在沉潜。在思考
做生意。养育。责任之类
绝不影响我的写作
相反,会促成我的
写作大业
会激励我
会给我带来
无尽的素材和灵感
脱离生活的书写
脱离责任的书写
绝对如无本之木
无源之水

今天洋亮猛演讲
暂告一段落
晚安
腾云驾雾发了一个
帅哥鼓掌的动图
图片右侧配有八个字
果然是干大事的人
2020.7.11
 

今年我36


凡是比我大的
都是我哥哥
但诗艺!不分年龄
牛逼就是牛逼
2020.7.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