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世界,副本

◎陌





片段


我不能深入这世上
所有的
虚拟和悲伤,只是奇怪
人的历史沿革
和未来
像有一些
裸体画
在乡间墓地





两次,过去


回忆里走铁轨
一个人和两个人
悲凉和悲伤的区别。
时间是打着死结的尼龙绳和棉绳。
又长又滞扭
绷紧、牢固。





七月七日,写给七七


我父亲说。我祖父说。我已记不得
他们说了什么,血液有时沸腾
有时冰冷。故乡,回不去。
我要给菩萨娘娘捎个话
还要给社公社母寄明信片:感谢
这些血肉感。
它们完好在夏天的衬衫里面,在冬天的
皮革衣服里面。
关于这些血肉感,你也将
继承我的少数部分。





世界,副本


两个故乡,像在一把
左轮手枪的转轮里。
击发了两次。
其中一次是哑火。
在空空声音消失的地方
有什么要注意的吗,生命
是黑暗,是最后一次说晚安。
是时空基调上的剩余
关于哑火感。





闪着微弱红光的灯丝在灯泡里


在一个低电压的晚上
听大人们促膝谈话,有一些
内容很高深,听不明白
眼皮子就想瞌睡。
那属于全村集体的发动机
正努力工作着。
全家人,坐了满满一屋子,有人
用火钳拨弄着火盆中暗下去的炭火
瓦屋厅堂在那样的暗红火光中
显得安静。
而如今,那十四个人里
已走了四个。瓦屋也没有人居住。
门前的两棵大泡桐树也不在了。
剩下的所有人
多数时间散落在四处。
我忽然就哀伤啊
脑海中,充满着这个世界
完全出错的样子。





在梦里,有人喊我上街去抓鱼


到处的街变成水街,不见
车辆,只见行船。水街上有许多鱼
他说要用网兜,我说就空着双手抓吧。
那些水深的地方,我们不敢去
只看见船只挨着广告招牌
过去了,把水浪荡过来。
许许多多的人,站在楼房阳台上
朝下观看:我们一脚一脚在水街上蹚着
许许多多的鱼在向前奔涌。
我有些紧张,害怕一不小心
遇见下水井和死人。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