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687-1701

◎秦匹夫



泥沙集1687:亲爱的。你看下这首诗

亲爱的。你今天不画画的话
就去帮我把稿费取了
这个昨晚我们已经说过
我要说的是我的病历卡
我一直忘了它
你去取稿费的时候
转道去一下人民医院
去骨科三楼
找我的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的名字我忘了
你在电脑桌抽屉里找一下
找到我的CT片子
那个袋子里有诊断资料
上面就有主治医生的名字
你找到他。向他要我的病历卡

泥沙集1688:肖像

被蓝色纱裙包裹的
庞大的臀部
盛放在横倒的凳子上
这是我们将要短暂分别的前夜
她坐在狭窄的洗手间里给我洗衣服
我坐在后面静静看她

泥沙集1689:将别

吃完饭。她就开始收拾行李
她先去洗手间里
把我刚换下的衣服洗了
我走过去。她回头向我笑
比以前所有的笑都妩媚
我认为。这是她收拾的行李之一
我回到桌前。饮
拈起花生米突然想到
这些酒食是不是她收拾的行李之一
那么之前数月
她为我做饭。洗衣
夜里无尽的温存是不是她收拾的行李之一
当她终于走进来
打开行李箱向里面
装衣服的时候
当她长时间专注
使我无限萧索


泥沙集1690:楸树

有一次在山上
我问那是棵什么树
她说是楸树
那时候这棵楸树也是这样长在路边
叶子才刚刚长成
不似现在这般肥厚苍绿
那天阳光好
温暖的金辉在嫩绿的叶片上流淌
不似现在这般
天阴沉着
冷风中楸树暗淡
无序的摇晃着

泥沙集1691:起风了

起风了
我们直起腰。抬头观了下天象
一些黑云正在移动。估计要下雨了
我们长久地抬头看着这些黑云
风竦竦地吹动我们的衣衫
四西八方簌簌摇晃的草木正在将我们淹没

泥沙集1692:大雾

半夜里起雾了
这是造物随口喷吐的一口
他坐在阳台上
他的妻子突然远离他至千里之外
他睡不着。坐在阳台上
他重拾旧友。酒和烟卷
这些剧烈之物使他反复起伏
他反复的
当酒瓶终于见底
他又喷吐出的一口烟雾
终于弥漫开来
楼房和街道呈现一种阴沉的模糊


泥沙集1693:乌撒大道

在这条大道上
来回奔驰了很多次
也即是。很多的时光抛洒在了上面
很多。一种绵实的
但是又模糊
像一个人庸碌的一生

泥沙集1694:在一个叫头塘的地方

我坐了很久。闭上眼睛
这里和我小时放牛的山沟毫无二致
必定有一个人。也曾在此度过童年
也是跟着一头牛在山林里穿梭
也是清晨。他的妈妈也曾经
拍打着他的屁股把他叫醒
他醒了。冰凉的雾气携带着青草香味吹拂他
吹拂他。吹拂他
哦。轻柔地吹拂他

泥沙集1695:拉车的和推车的

拉车的身体前倾。双手后张拉着车
推车的身体也是前倾。只不过是
双手前推。推着车
他们的双腿都青筋暴起蹬着地面
天上的流云啊什么的
他们根本无心看见
这是一车重物
他们的全部心思都在此
这是他们此刻
全神贯注。去为之奋斗的事业


泥沙集1696:天刚蒙蒙亮

天刚蒙蒙亮。我醒了
醒了就是昏暗的明亮了
就是迷茫的清晰了
就是沉默的躁动起来
就是车水马龙莺莺燕燕
就是万物和白日一般
然而并没有
我起来去到外面
站立了一会儿
又返回到床上

泥沙集1697:火车离开毕节

火车离开毕节
是从山洞里离开的
因此使它像一粒子弹
在山洞的枪管里呼啸着向前射去
标靶是成都
哦。成都成都
我的女人窈窕地站在成都的站台上
我从滚烫的子弹里走出
左看右看。猛地射进她怀里

泥沙集1698:6月23日。盛夏。携妻返漩涡途经成都。吃小面

朝发于威宁
下午四点多钟至于成都
非常热
上楼吃小面
更加热
但是并无檐下暑狗吐长舌头般难受
似乎是。在高原上住久了
我也清凉剔透
我携带的清凉还在体内盘旋
还不能
一下子消融


泥沙集1699:在星光下

关了灯后。星光开始照耀我们
透过一小块窗口。我们看见广阔的天空
那是绸缎一般的黑上面缀着的亮晶晶
那是黑绸裹住的蠕动和
长久发不出声音产生的隐约的颂音

泥沙集1700:从汉中到成都

我正在从汉中到成都
我已从汉中启程。正在去往成都的路上
也即是。我已离开汉中
就再也与汉中无关了
但是成都也还没有到
它也还不能和我产生关系
也即是。我就这样悬在中间了
虽然看起来我在疾驰
实际我是静止

泥沙集1701:前方到站毕节站

清晨6点我开始兴奋
从床上一蹬而起我开始跳跃
广袤的天地间
我飘忽。闪烁
攸忽在东
攸忽在西
攸忽在北
攸忽在南
攸忽在山洞
攸忽在河畔
攸忽在平原
攸忽在山巅
直到将暮时
一个机械的女音响起
——前方到站毕节站
我才恍然
我才恍然中渐渐定住身形
我才缓缓落下来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