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0年6月)之二

◎伊沙



vv《点射》集


无性格者无人格


小说如大陆
诗歌似岛屿


报——应
终将存在
只不过
两字中间的——
或长或短


《中国往事2》
最后一遍修改
是在咀嚼岁月的沧桑
亦是回味写作的甘苦


蚍蜉撼不动大树
却可造成
大树分神


大疫将无诗之诗会
扫荡一空
会虫们惶惶不可终日
此时最能看清
谁靠诗而存在


我不理解的事
已经太多太多
于是理解
变成了奇迹


有些话
得踢一辈子才能懂啊
譬如:看一个人踢得好不好
要看他无球的时候


我发现
在长篇小说写作上
将"一口气"神话者
都是底气不足的家伙
当然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者
也肯定是不行的


口语诗人
都有现场写生的能力
其他的常以
"我们画的是油画"自慰


有人说
口语诗人现场写的能力
是对古代诗人口占
酬和传统的恢复
放屁!贬低!
后者是搜肠刮肚凑句子
读两天私塾就能干


洋洋三十七万言
长篇巨制
文能贯通一气
文气咄咄逼人者
放眼今日之文坛
多乎哉?不多矣!


书能生书
《中国往事2》
最后修改中
已经满脑子
《师道尊严》的灵感


因为疫情
高考后延
回到我们当年的日子
像是为了配合
我写《中国往事2》
写不真该打板子


《中国往事2》告诉你
我们的中学老师们
讲过多少有价值的好话
只不过大部分学生
只听进了与高考有关的
实用主义制造平庸


你只有干过
才能理解干家
在长篇写作后期
食欲就会收缩成
路遥的馒头夹大葱


按作协标准
每二十行诗
相当于一千字
我就成了中国
第一高产作家
嘻嘻


面对《仓央嘉措情歌》
有个藏族人质问我
啥叫"汉语润色"
我说就是让仓央
在汉语里更舒服
更像个诗人


加上我
中国诗歌的环境
就比八九十年代好了
拿下我
真还不一定


恶童以为
在路上遍撒图钉
便能阻你前行
殊不知你借此
换了新胎


写得像大师算什么
我读北师大时
便引以为耻


时间不是匀速前进的
这半年像过去了五年


有些同志的写作
已如太平洋战争
后期的日军
再无飞机可以升空
只有挨炸的份儿


小说费茶叶
翻译费咖啡


尔等实在
犯不着搞我
我只是一台
写作机器



神婆西娃诊断
本人乃
南与北
汉与胡
中与外
之精华合体


有些装作
对反口语诗者
不屑一顾的口语诗人
是想省下精力
在口语诗内部
跟人过不去


我没啥本事
只会玩汉语
把汉语玩花了
就是最大的本事


你已经很好了
但要做到更好
却需要一股子狠劲
一般人都缺的狠劲


五十岁以后
不思考一些大词
是不可能的
(除非你是老混混儿)
所以我反对
反矫情变成的矫情


人类把非家养的猫
称为"流浪猫"
口语诗就是要把
这种脏词儿洗干净



写小说
迷恋故事没错
但要对传奇
保持克制


在小哈寄快递
得幸再听张国荣版
《当爱已成往事》
唉!不论你有再好的嗓子
再高的技艺
哪怕你是原作者
也架不住一个艺痴


雨过天晴
重现足球场
本大爷
又被娃们叫哥



俺的诗
写得鬼
其实小说也很鬼


听说叶永烈
坐在马桶上
还在写
对我来说
早就如此
现在又做到了译


当年在学习上
很洒脱的同学
好多都在我的
朋友圈中
看我这个
当年的笨蛋
洒脱地写作



手,永远勤快
心,永远不急


世无李怪怂、赵大爷
这世界该有多么乏味
我就不玩了
归隐终南山


我在写作课上
挺爱讲阅历一词
哪怕是在我自己
阅历尚浅的青年时代


甲鱼泡馍
背离了平民精神的口语诗


对有限的人类而言
局地的灾难
都是别人的灾难
或者压根儿就不存在


诗歌本同源
诗以歌律动
无歌何有词
何以有宋词
给唐以后诗
续命


高处冷暖不敏感
只觉时间贵如油


听话的孩子没出息?
教球以来进步最快的孩子
是最听话的那一个
我教他不要轻易用手持球
现在球滚到冬青树丛里
他也会用脚勾出来


我怎么可能不爱国呢
我惟一的洋朋友维马丁
那么那么爱中国


我的翻译
有时强调中文美
有时传达外语妙
没有定规
神出鬼没
在语言上很贪玩


少年出诗人
大多出南方
广东是重镇
由此可见
先富起来
有多重要


我刚才发现
一个数年来
给《新诗典》投稿数百次
无一选中的作者
玩的是与数十家家官刊群发
便一阵轻松



经典即反复穿越
在时间的重围中


有无士兵的恐惧
战争片的及格线


这是怎样的大手笔
德军总攻发起前
英军在战壕中
集体发抖


爱清粉的
你们也不给别人点赞啊
存在感很低者的不自信


在人与人的关系中
先前没有解开的结
必会成为日后的梗



如果不是看在
认识快卅年的份上
我怎么会告诉你
你写了一首鸟诗
以及为什么是首
反文明的鸟诗


两次大型云诗会
都上不了订货线者
我肯定不会认为
是诗没选好


能说出
好人无好报
说明你已摆脱幼稚
又说出
坏人都长命
说明你还没有成熟


大疫之年
缺乏现场的云颁奖
原本是受奖者的憾事
却注定在日后成为
史上最特别的一届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我这位写作上的
超长马拉松选手的
宝贵经验
每天都要跑
每天不多跑
局部不恋战


习书六载
告慰血脉
吾辈乃中华文明革新者
而非没文化打砸抢的造反派


小教练与大教练
最显著的差距
在于临场应变
前者不但反应慢
还会错判形势


看到好东西
心里总会有个声音:
"谁都没闲着!"
看到坏东西
心里的声音是:
"你倒忙了个啥!"


伟大汉语
最牛的词之一
顿悟


你摁了我的暂停键
我呢,只会有一种
反应:快进!


诗坛好安静
尤其是在我写出杰作时


与翻译相比
我更喜欢创作
我是这么安定自己的
五十四岁的我
仍然需要学习


v《点射》集


无性格者无人格


小说如大陆
诗歌似岛屿


报——应
终将存在
只不过
两字中间的——
或长或短


《中国往事2》
最后一遍修改
是在咀嚼岁月的沧桑
亦是回味写作的甘苦


蚍蜉撼不动大树
却可造成
大树分神


大疫将无诗之诗会
扫荡一空
会虫们惶惶不可终日
此时最能看清
谁靠诗而存在


我不理解的事
已经太多太多
于是理解
变成了奇迹


有些话
得踢一辈子才能懂啊
譬如:看一个人踢得好不好
要看他无球的时候


我发现
在长篇小说写作上
将"一口气"神话者
都是底气不足的家伙
当然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者
也肯定是不行的


口语诗人
都有现场写生的能力
其他的常以
"我们画的是油画"自慰


有人说
口语诗人现场写的能力
是对古代诗人口占
酬和传统的恢复
放屁!贬低!
后者是搜肠刮肚凑句子
读两天私塾就能干


洋洋三十七万言
长篇巨制
文能贯通一气
文气咄咄逼人者
放眼今日之文坛
多乎哉?不多矣!


书能生书
《中国往事2》
最后修改中
已经满脑子
《师道尊严》的灵感


因为疫情
高考后延
回到我们当年的日子
像是为了配合
我写《中国往事2》
写不真该打板子


《中国往事2》告诉你
我们的中学老师们
讲过多少有价值的好话
只不过大部分学生
只听进了与高考有关的
实用主义制造平庸


你只有干过
才能理解干家
在长篇写作后期
食欲就会收缩成
路遥的馒头夹大葱


按作协标准
每二十行诗
相当于一千字
我就成了中国
第一高产作家
嘻嘻


面对《仓央嘉措情歌》
有个藏族人质问我
啥叫"汉语润色"
我说就是让仓央
在汉语里更舒服
更像个诗人


加上我
中国诗歌的环境
就比八九十年代好了
拿下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