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兰 ⊙ 爱的千山万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白兰的莲花心

◎白兰




白兰的莲花心
   评论文/陈德胜

早就想为白兰写点什么,她的诗集《草木之心》2016年就出版了,一直是我桌上的书,就是让它提醒我,不能忘。想说的太多,又不知道怎么写,就像我面对佛经,它润物无声,是绝不能谈感言的,关键是也谈不好。从2006年以后,我发现白兰的诗歌迈上了一个新阶段,这一年她受五戒、皈依佛门。思想变了,看事物的方法也变了,当然诗歌也悄悄发生了质的飞跃。生活和生命、灵魂找到了居所,诗歌也找到了殿堂。

《草木之心》分为四辑,在这里我只想说说其中一辑的《莲花心》。莲花代表佛的诞生,佛心就是觉悟之心、慈悲心、解脱心、清净真如心。白兰的修行是真修行,而且她一直是有善根的人,不像有些人佛挂在嘴边,却无实修之事。诗集的开篇《像蜜蜂返回庸常的生活…》诗中“一出禅堂,我便像一粒尘埃回落到大地”悟出的佛心再走向尘世,她就像换了个人,再面对俗世的时候像“蜂群一样朝我涌来”。俗世,蜜蜂在这里是美好的象征,所以她看到的蔬菜也是江山、大米煮出珍珠。净慧长老说的“生活禅”在白兰的诗歌里得到美好的诠释。也有着将禅的精神、禅的智慧普遍地融入生活,在生活中实现禅的超越之意。这才有了《美好》“生活的阳面和阴面我都清楚了,过去的和未来的我也都知道了”。按照佛理处事,得大智慧,大自在,不会去患得患失。在她缜密的内心里,发现自己“不需要每一株植物都朝我微笑”(《越来越像一株忘忧草》)看破和放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成就了她诗歌的内核。这个时候,她看人的心态,也悄悄发生了变化,所有的人都是美好的。《许多美好在一本诗集里遇见》她读诗人李元胜的诗集:“他词语的叠加出的虚谷和奇妙”“斜坡上滚下的羊群,恰好落在一行文字里”她说诗人娜夜“一个把尘埃写出枝叶,把死水写出微澜的女子”她看一切众生都是佛菩萨,她看同行诗人的眼光也是自己有大善,同时看出来别人的善行和善语。

在白兰的诗里恩德、唯愿、轻放、取舍、入定等这样的语言多了,同时也把自己带入了这样的情境,无论是看到“亿万年的尘埃”还是“草原的雨水”“乡村夜色”经年的诗歌训练到了“莲花心”无疑搭建了从生活到自然到佛心、诗歌的一座桥梁。在这部诗集里《我不会写愤怒的诗歌》格外醒目:她说天地给她够多的了,秋天的甜果蔬,凛冽的风告诉亲人的心多么温暖,即使“一条荆柯划伤了我,我感恩它的提示”。她是多么平静的人,内心的流露是多么纯净,这些都变成了美丽的语言。她的诗歌有一种内力,从不标新立异却直抵人心。她的诗,让人读后,有一种要向她重新学习做人的力量。

有这样几首诗我把它归到一类里《普宁寺》《临济寺》《入定》《凌晨四点半的香》《第一支香》《愿力》等,这些诗语言简洁,思维绵延,深刻的禅思有着祈祷书式的语气。在普宁寺,她说“半个时辰了却了了我一生”在临济寺,她最想带走的是那一声声的圣号。这个时候,她会“入定”自己的生命是循环是圆的,没有诞生没有消亡,渐渐地“世界越来越大,我越来越小”。这只有发愿念佛的人,才有的体察。写佛事有关的诗,也是在说她的生命历程,这才有了奇异超拔的句子“我把一江水收回到源头”(《凌晨四点半的香》)江,收回了,她又收回了大海、眼睛、手脚、心。在《第一支香》“最后把自己扔掉,抹去所有记忆,泥水和山峦与我无关,文字和声名与我无关”在寺庙里或者在自己的香炉前,她受到佛学的指引,不仅能创作出充满禅宗佛理的诗歌,而这些诗也可以思考自己的人生,自己以及大众的人生境界,终极价值的载体。可谓透彻玲珑,不可凑泊。

在我们见面的时候,我称她为白姐,有时候我对她“不很严肃”,她也总是大笑面对,因为只有在她那里,我可以信马由缰,嘴无遮拦。她宽厚的像一个长者,亦有慈母一样的目光和胸怀。她内心有一种力量,百毒不侵,同时也是广阔的,不染杂尘。她说自己是“一个一直后退的人,你误解了我,我不辩解,我给你腾挪出一片天地,容你慢慢看清山水”(《唯园你隐匿的微光》)她的唯愿,我的真信。在“我想活到99岁”这首诗里,她遥想未来几十年的一天,“那一刻我无牵无挂,晨曦照在我的额头上,像上帝吻了我一下……我的爱人、儿子、儿媳、子孙,他们布满泪痕的脸上,掩饰不住活着的幸福”从我认识她的那个时候的教师程岚,再到慈眉善目、宅心仁厚的白兰,再到佛心满住很有成就的女诗人,她完成了一次次华丽转身。白兰说,《草木之心》出版了以后,读者都说写的有佛性,而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她是将佛理佛性很自然地融入的诗歌里,写得灵动飞扬。当佛理融入到自己的血液里,诗歌的状态也就浑然天成了。一切万法,皆从心生,心无所生,法无所住。她的莲花心,浮生若茶,甘苦一念。她能悟到这“一念”也能把握这“一念”。这一念,成诗成佛,成大圆满。


                                      2020年6月27日

像蜜蜂返回庸常的生活……
 
一出禅堂  我便像一粒尘埃回落到大地
百年俗事蜂群一样朝我涌来。
 
一只蜜蜂在花朵和蜂箱的往返中
耗去了大半生。 我也一样
在庸常的生活里: 洗衣做饭
照顾好亲人
我把一盘绿蔬烹饪出江山
我在大米粒里煮出珍珠
我的香都在油盐酱醋里了
阳光  你和一锅馒头一起蒸蒸日上。
 
我不能颓废成一滩泥。 那些生活的细节像工笔
描摹了我    
我召唤山水  亲人  和小野菊
一边打理房舍   一边写下一些文字
老了我也要做一个有光有亮的女人。
        

越来越像一株忘忧草
 
不需要每一株植物都朝着我微笑
每一个雨滴  
在春天的洗礼中落到我的额头
不需要每一棵小草为我顶起小小的花冠
每一只烛火
在我的梦境里留下一点小奇迹
 
我在乎月光升起时好心的星宿呼应着它的颤动
我的亲人   像园圃里的草莓
一个个长着宝石般的心
我在乎人心从未阑珊    不为一道彩虹产生嫉妒
每一次晴好
都是为了青稞们的荣耀……
 
-------我越来越像一株忘忧草……


 愿力……
 
愿我清晨一念  沾着昨夜的露水
与整个世界彼此照耀。
 
愿醒来的我  在阳光下有一个灵活的影子
埂上一只小田鼠
它获得一天的平安和粮食。
 
一只燕子的影子和万物的影子是一致的
一位清洁工的影子和一栋高楼的影子是一致的
一颗心和一万个诉求是一致的
海上一只桅杆
像汲水的燕子……
 
愿我像一个完整的春天: 应着悲伤的泪水
把一公顷的幸福布施给天下的人
当我从佛经里抬起头
晨钟暮鼓的声音是洗过的
我的心是隔世的:佛经里有那么好的秘密。

         
我想活到99岁
 
我想活到99岁
在不老的时光里   安然睡去……
 
我想那一刻我无牵无挂
晨曦照在我的额头上
像上帝吻了我一下。
 
我想在今后的几十年里
万物与我同在    摇着风生长
我黄昏散步的地方
一直都长着高高的毛白杨。
 
我看世界的最后一眼
河流清澈  飞鸟飞翔
我的爱人  儿子  儿媳  子孙
他们布满泪痕的脸上
掩饰不住活着的幸福……
       
              
第一支香
 
坐下来。 我收回我的大海
收回我在这个尘世里的明与暗
收回眼睛 额头 鼻子嘴巴
最后是手臂和脚
和留给这个世界的心。
 
最后把自己扔掉。抹去所有的记忆。
泥水和山峦与我无关了
文字和声名与我无关了
所经历过和将要经历的
我都和它们   一一握手言和。
 
可是我欠下生活的债务: 罪障的  
恨的 爱的……
它们跑马场一样朝我飞来
在我诀别之前 它们都来清算我。
 
我开始和自己较量。 像掏空衣橱里的破衣
我扔掉晴天阴天
扔掉正的反的……
我把自己逼到一种决绝。
 
一支香的过程
是尘世外和尘世内交替的过程。

             
凌晨四点半的香
 
凌晨四点十五分  走在去禅堂的路上
世界静的只剩下一勾月牙
光线也薄
人也很轻。
 
像是要去脱胎换骨  这么心甘情愿
早醒
那么多沉睡的梦境都不要了
多米诺效应的风
这边来了  那边也吹。
 
寺院里到处都是安静。 一串脚步声穿过庭院
安宁也不会破碎
拐过一道回廊
上楼
叫香的香板打起来
月也上西楼
我来的正是时候。
 
外面的光线怎样旋转  这里都波澜不惊
我把一江水收回到源头
即使有人念叨我  我也不打喷嚏
即使有人梦里沉沦   
我也保持着自己的名分
众生  你有你的阳关道
我有一座独特的桥。
 

入定

那一刻我像一朵打开了的蒲公英
落到了哪里?

那一刻光阴一直在升   
无形无斤两的我 在这些光阴中。

那一刻生命似有若无
一切没了源头……

那一刻  无限安放了我的神识
宇宙随便穿越我。

无想非非想中  无我的世界这么轻……

 
临济寺
 
柏树们站着
很谦卑。
 
一缕香烟就想换回一箩筐的幸福
开小店的小二口中念念有词
 
锦衣袈裟的和尚  比海底还宁静的殿宇
都是慈悲的
每一粒尘埃都在俯首帖耳
 
庙宇顶上一朵白云
高过庙宇许多
它若想下来膜拜
需要一道闪电的接引
 
南无阿弥陀佛。《心经》照见五蕴皆空
《大悲咒》里没有悲苦
我在临济寺呆了一个上午
最想带走的
是那一声声绵长的圣号
           

普宁寺
 
佛说:空即是色
色既是空
我在普宁寺里一抬头
满眼都是天空……
 
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在通向净土的路上
想多拉上一个人……
 
走进普宁寺  我就走出了这个世界
走出普宁寺
我依旧看见来时的风尘
去时的大路……
 
普宁寺啊  半个时辰了却了我的一生
宇顶上的罄钟
一声一声
顺着风……       

我不会写愤怒的诗歌
 
我不会写愤怒的诗。 天地给予我的已经够多了
秋天来了我吃到最甜美的果蔬
冬天一来
凛冽的风告诉我亲人的心多么温暖
长河日下
总有一群鸟带给侧目者飞翔的快乐
我记得  初春第一个嫩芽——小鸭子脱壳似的
心都要飞了。
 
给予一条生命的成长是多么大的恩德。如果我一直顺着风
我的额头绝对不会被风吹疼
我怎么会将一簇箭翎射向某一个目标的呢?
江山的变迁是自然的。  我遵从活着的法则
去一个远方绝不以泪水为代价
登一处高地绝不以损伤为价码
一只蝴蝶呈现给我翩然之美
我感恩它的小和无辜。 一簇荆轲划伤了我
我感恩它的提示
伤害再大 怎么能大过我的宽恕呢。      
 
惟愿你隐匿的微光……
 
生活中我是一个一直后退的人
你误解了我  我不辩解  
我给你腾挪出一片天地
容你慢慢看清山水。
 
水到低处还是水。 我还可以低向尘埃
你给我一粒米    
我还你一个春天的鸟鸣
如果你还在黑夜
我就允许你忘掉我给予过你的所有的黎明
允许你把白说成黑
把棉花糖说成石头。
 
高山总是从容地立着——它的脊梁支撑着天空
小草怎么能看清峰上的事呢
我宽恕你总在歧途。
 
世上的事多飘浮
星辰也恒久地亮着
它的忍耐它的寂静是一种美德……我的亲人
我挚爱的朋友 惟愿
你隐匿着的微光
不是我故意怠慢和负义过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