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0年6月)之一

◎伊沙



v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645)》

我和南人、沈浩波
坐在一条长桌边
在鉴赏南人女儿的一幅画
我指出:"特像外星人画的"


《梦(1646)》

博物馆一角
玻璃罩里
毛泽东真迹
我心目中
书法之极品



《梦(1647)》

从这条街
任何一条街口
朝外走
都会碰见小鬼
一嘟噜一嘟噜
长得像畸胎


《梦(1648)》

公车站上
两个男人
同时在送
一个女人
这两个人
情敌关系
我盼他俩
拔刀互杀
两人却拔刀
转身
同时向我
扑将过来
我是他俩
潜在的情敌



《梦(1649)》

一场在国外举办
还是与国外有关的
《新诗典》诗会
我让蒋涛发言
蒋涛说:
"我不会发言"
我说:"口误
是让你主持"



《梦(1650)》

仿佛在抗战时期
住在一个大土院里
为了躲避鬼子和汉奸
我让妻儿从暗道逃离

李岩和一个知识分子诗人上门
他们的到访让我莫名惊喜
不以自己的居住条件而悲
为忽然摸出一盒中华烟待客而喜




《梦(1652)》

与徐江、唐欣
一起去探望沈奇
人未老
还那么热情有加
兴致勃勃
沾沾自喜
近期热衷于
被拍街头照
当然是用于发表



《梦(1653)》

沈浩波的女儿
也开始写诗了
可爱的小卷毛
口中老念叨
一串神秘的切口
仔细听
大概是:
"有诗也不给《葵》"


《梦(1654)》

又有一位老诗人
要出五卷本了
看来这代人
都有五卷情结
(我也跑不了)
继尔我为之担心
他要出五卷
诗文都得凑
有多少凑多少
(质量无法保证)
方能出成
薄薄的五卷
而曾经一度
我以为他特能写
比我能写得多



《梦(1655)》

她在异国他乡
收到了我寄的
190元诗歌稿酬
此梦两处造假
让她会写诗
让我发稿酬


《梦(1656)》

与春树
去韦曲出席
一个研讨会
公车站的大喇叭里
将韦曲报成“猥琐”
引来众人一片欢笑
还去吗?
我陷入了犹豫

《梦(1657)》

我和徐江、桑克
住在一家
挺好的酒店里
都住在9层
下楼时桑克说
9层下不去
得先走到8层
再坐电梯
才能下去
我坚决不信
徐江随他走了
后来我在1层大堂
等了很久
才见他俩出现
问其详
语焉不详
正如现实中
写作中的桑克
擅长的那样



《梦(1658)》

老夫聊发少年狂
你在蓝天下
开始荡秋千
一阵狂风刮过来
刮走了你的裤子
激起几重
女人的笑声
你生命中
最重要的三个女人



《梦(1659)》

与母同行
她走得快
我走得慢
眼见她汇入人流
我想追上她
只好翻身上墙
在墙上走
等追赶上
下来却成问题
母高喊着
阻止我跳下


《梦(1660)》

就要高考了
一想到政治题
我还什么都不会
(其实已并入文宗)
我便急火攻心
一骨碌起来了


《梦(1661)》


与父亲一起
参加高考
数学考试
在木工坊里进行
已经开考很久了
父亲一直埋头做题
我还在踢开
脚下的木块和刨花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645)》

我和南人、沈浩波
坐在一条长桌边
在鉴赏南人女儿的一幅画
我指出:"特像外星人画的"


《梦(1646)》

博物馆一角
玻璃罩里
毛泽东真迹
我心目中
书法之极品



《梦(1647)》

从这条街
任何一条街口
朝外走
都会碰见小鬼
一嘟噜一嘟噜
长得像畸胎


《梦(1648)》

公车站上
两个男人
同时在送
一个女人
这两个人
情敌关系
我盼他俩
拔刀互杀
两人却拔刀
转身
同时向我
扑将过来
我是他俩
潜在的情敌



《梦(1649)》

一场在国外举办
还是与国外有关的
《新诗典》诗会
我让蒋涛发言
蒋涛说:
"我不会发言"
我说:"口误
是让你主持"



《梦(1650)》

仿佛在抗战时期
住在一个大土院里
为了躲避鬼子和汉奸
我让妻儿从暗道逃离

李岩和一个知识分子诗人上门
他们的到访让我莫名惊喜
不以自己的居住条件而悲
为忽然摸出一盒中华烟待客而喜




《梦(1652)》

与徐江、唐欣
一起去探望沈奇
人未老
还那么热情有加
兴致勃勃
沾沾自喜
近期热衷于
被拍街头照
当然是用于发表



《梦(1653)》

沈浩波的女儿
也开始写诗了
可爱的小卷毛
口中老念叨
一串神秘的切口
仔细听
大概是:
"有诗也不给《葵》"


《梦(1654)》

又有一位老诗人
要出五卷本了
看来这代人
都有五卷情结
(我也跑不了)
继尔我为之担心
他要出五卷
诗文都得凑
有多少凑多少
(质量无法保证)
方能出成
薄薄的五卷
而曾经一度
我以为他特能写
比我能写得多



《梦(1655)》

她在异国他乡
收到了我寄的
190元诗歌稿酬
此梦两处造假
让她会写诗
让我发稿酬


《梦(1656)》

与春树
去韦曲出席
一个研讨会
公车站的大喇叭里
将韦曲报成“猥琐”
引来众人一片欢笑
还去吗?
我陷入了犹豫

《梦(1657)》

我和徐江、桑克
住在一家
挺好的酒店里
都住在9层
下楼时桑克说
9层下不去
得先走到8层
再坐电梯
才能下去
我坚决不信
徐江随他走了
后来我在1层大堂
等了很久
才见他俩出现
问其详
语焉不详
正如现实中
写作中的桑克
擅长的那样



《梦(1658)》

老夫聊发少年狂
你在蓝天下
开始荡秋千
一阵狂风刮过来
刮走了你的裤子
激起几重
女人的笑声
你生命中
最重要的三个女人



《梦(1659)》

与母同行
她走得快
我走得慢
眼见她汇入人流
我想追上她
只好翻身上墙
在墙上走
等追赶上
下来却成问题
母高喊着
阻止我跳下


《梦(1660)》

就要高考了
一想到政治题
我还什么都不会
(其实已并入文宗)
我便急火攻心
一骨碌起来了


《梦(1661)》


与父亲一起
参加高考
数学考试
在木工坊里进行
已经开考很久了
父亲一直埋头做题
我还在踢开
脚下的木块和刨花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645)》

我和南人、沈浩波
坐在一条长桌边
在鉴赏南人女儿的一幅画
我指出:"特像外星人画的"


《梦(1646)》

博物馆一角
玻璃罩里
毛泽东真迹
我心目中
书法之极品



《梦(1647)》

从这条街
任何一条街口
朝外走
都会碰见小鬼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