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诗

◎纳兰寻欢



《抛物线》
 
在我的记忆中
好像只有秋天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父亲赶着马车出门了
母亲又在门内咒骂
后来果然也应证了她的那些咒骂
父亲好几天都没有回来
那时候没有电话
无法联系
没有回来就说明他在外挣钱吧
我们这样想着
我们觉得
母亲也是这样想的
因为在接下来的咒骂中
她的语气渐渐温和
声音越来越小
慢慢就改成了
骂我们的不争气
可接下来的事实
后来我们都习惯了
几天后
父亲赶着空空如也的马车
像出门时那样
沉默着
回来了
任凭大家怎样盘问
他都像出门时那样
面无表情
不发一言
于是母亲的骂声
又从我们身上
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声色俱厉
这种现状
在我的生活中
就是一条
又一条
相连的抛物线
直到现在
我也不明白
我们是怎样在这些抛物线上
长大
父亲是怎样在这些抛物线上
衰老
最后躺在病床上的
 
 
 
 
 
《很久没做春梦了》
 
昨晚
梦见一丰腴
白净的女人
我们手挽着手
来到森林深处
在光线下
一遍遍
慌张
急迫地
打开对方
 
 
 
 
 
《父亲病重后》
 
父亲病重后
我几乎每天
都去看他
不像原来
一个月不出现一次
那天二弟说他们
会照顾好他的
让我们不要
每天都跑
加之这段时间
工作更忙
身体不舒服
情绪低落
我一个星期
没见到爸爸了
但应该不会回到
我高中大学时
一个学期
不会想起他
那种状况 
 
 
 
 
 
《夏夜》
 
她走到了前面
他从没见过
走得这么快
这么轻
这么急的女子
他紧走几步
又紧走几步
扭头看她
——清秀
——干净
——自然

应该这样
我50年以后
也应该这样
他放缓自己
他们离得远了
他才加快脚步
但始终
都跟在她后面
突然
她打来电话
她则拐进了
右边的小区 
 
 
 
 
 
《那些都是别人喝过的水》
 
那些都是别人喝过的水
如今我舀起一瓢来
倒一口在口中
其它的又倒回去
坛子一字排开
只只倒映着蓝天白云
在梦中
再也没有这样好看的事物 
 
 
 
 
 
《聊天》
 
你冒着夏天的大雨
我想你是一瘸三拐来的
你一进门
扯掉头发上的水珠子
把外衣丢在
我刚吃完饭的桌子上
你涌现出了
任何时候都不及的绝美
我们便聊了起来
我们从新冠肺炎
聊到国际形势
我们从孩子
聊到父母
从九九
聊到八十一
我们聊了很多很多
喝了不少水
我们聊到停电了
聊到夜深了
但总感觉
还有什么没有聊到
我们聊着聊着
沉默了
我们都在想
还有什么没有聊到 
 
 
 
 
 
《肉食者》
 
那天去阳光海韵
菜市场买菜
回来后
见到我喜欢的小少妇
我都绕着走
因为她卖给我的肉
明显是过期的
今天又经过她的摊子
在她的注视下
我仰着头
来到了邻摊 
 
 
 
 
 
 
《夜归》
 
深夜我们打麻将回来
在城市
整晚都亮着灯
天上的云
淡淡地飘
我想走到
随便一座山的阴影里面
睡一觉
何时梦醒
让自然去作主吧
白天想的那些东西
回想起来
好像什么也没有
又好像有一个心愿
未了
我们很快
就走到了小区
很快
就要进入梦乡了
这时候一声狗哼
让人觉得输掉的钱
不是身外之物 
 
 
 
 
 
《我爸爸》
 
我爸爸
病突然就好了
自己拨掉身上的管子
每天出门去
在广场上打牌
散步
慢慢地
他开始变得年轻
有活力
看上去
就30左右岁的样子了
今天
他坐在机动车检测大厅
一个转动椅子上
等待服务员
为他办事
我坐在一边
看着他
这真让人兴奋
着迷
幸福

应当对生命
生活
充满感恩
……
直到妻子
催促我快看微粒贷
把我推醒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