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暴走狂人》等8个

◎边围



暴走狂人

竟甩臂而去。
一时也不见了踪影,
再无怒啸回旋。天,静了下来。

悲剧再无法演绎下去了。
主人公已挣脱镣铐,
不复回头。
戏服四下散落。

耻于翩翩起舞,
而甘于去撒野!踏上浮游的云。

大步流星,
从无旁顾。
热辣阳光下,汗水倾泻如注。

是凡夫,但不入凡流!
不日日蹑手蹑脚。
不惊恐,
不焦愁。

自虐就请纵情自虐吧。
三万步以外,
再论英雄或狗熊。不可抵赖!

未必不会踩踏棉花一般轻盈。
未必不会飘飘欲仙。

           2020.6.27.




配角

清场后,主次变得不再重要。
老烟一根即可换来胡侃人生的
票友。

你方唱罢,
我再登场或是混迹于后台,
都可陪笑以示圆满。

无人搭讪时正好静心。
研磨尚还糙粝的秉性,
并盘紧常常欲去冲冠的一绺怒发。

退,退,退!
退至帷幕间也再不露声色。
忍无可忍时眉眼不妨更佻狎些。

卸下龙套,贴墙而立,
努力巴结平淡如水的生活。献一束
娇娆的花给那窗外的雨。

              2020.6.27.




蚂蚱菜

微凸的腹腔里,
正迎接野菜。不因价廉
而被歧视,统统都可容下。
不因是杂草而卑贱,
反而更亲切。好吗胖子?
多来一点解毒的茎叶,
让火气消一消。

一碟并不足够,
朴素的脆香味也可
勾动馋虫。细嚼而慢咽,
鲜美的气息滑过唇舌,
没齿也难忘。自此知足,
一匙米粥不再寡淡,
酸咸各有风味。

被慢慢反刍着,
视作了山珍。无穷滋味
从虚度的光阴里冒出来,
清淡极了,并不呛鼻。
老妈每次都再添加些念叨,
于搅拌时。家常之爱,
不花哨但洁净。

         2020.6.27.




远方不远

远山的尽头,是远方?
还是雾岚的深处,是远方?

无法伸手触及,
那道紫霞究竟是真是幻,
也无人知晓。

远方总在那里,
不屈不挠,
不耀眼也不躲藏。
梦中,我们时常滑翔而至。

对于远方而言——
我们同样是遥遥无期的远方。
沉陷于洞窟之内,
或发癫于峭壁之上。

互相在踮脚对望,
又绝对无法贴身依偎。
我们和远方之间,隔着茫茫尘世。

我们纵身一跃(即使惊险
也毫不畏怯),
只为去赴那无限朦胧的幽会。

细雨正还迷濛,远处已不见远方。
茶杯中,渐有了一派山光、
雾影。

              2020.6.28.




囫囵

中午在肚子里打滚。
匆匆几口,
先打发了饥饿。
嘴在忙碌,
胃在忙碌,
惟独让人逍遥在一旁。
也不去管它酸甜,
只顾吞咽下悲喜。
有些踉跄、
又有些飘逸的人生中,
总忘了放一枚红枣。
不需剥皮——
可压惊,可安神,
可令舌头绵软如泥。

      2020.6.29.




房奴的生活

早晨,节省下的阳光,
可用作夜晚的灯芯。
时时,都不忘了节俭,
在紧凑的房间内。

奢侈,只停留于奢念,
每周五的口袋都变空了。
没有几只鱼虾装在里面。

掏空自己的,不是贷款,
而是纤细且冰凉的手指。
——指甲油是劣质的。

总有一堆人情要去归还。
用尚未嚼开的苹果当利息?
玩笑开得未免太抒情!

走来走去,也无处抽身。
逃跑只会让生活更加缺氧,
让四面墙壁多几道涂鸦。

一切都还要继续——
喝水、睡觉、说些胡话。
转眼又到下班时间,
轻轻眨起空洞的眼。

       2020.6.29.




夜练族

从夜色中挣脱,
去往极地。无人可追上
那道狂野的影,一闪而过,
也只有老树还痴立在原地了。

有人陶醉于清唱,
用声音来复原自己。
一地月光,悄悄踩踏就有些
脚尖发麻了。酥软难言。

哈!渐入高潮的
那份沉浸,无以再自拔。
满鼻尽是草香了,
沿汗水之溪,逐流而下。

一圈又一圈循环,
终点也是起点。跑步向前
不因没有伴舞的人而停顿。
跑道还在恣意蔓延。

          2020.6.29.




艳阳日

乍阴乍晴,又一场哗变,
总是令路人惊心。不敢预测
未来还将发生什么。天涯浪迹,
一瞥那惊鸿,从此难于相忘。
如此魔力,源自强光照耀,
天穹上洒下无数结晶,
映亮了世间所有死角。光明里
没有一丝邪恶,无人可侵扰
热浪下的漫步。脊背被晒红,
发出“滋滋”脆响,而乐在其间。
挺胸昂首,不给卑鄙的人留下
施展妖术的时机,让阴谋
在夏日午后自生自灭。
光芒不必万丈,穿透云层的
哪怕只是一束孤艳的花,
也可为万物着色。从晦暗中
抽身而出,不再陷于洇潮,
而在炙烧中,澄清整个世界。

            2020.6.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