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二个字的六月(组诗)

◎阳阳



◎学习
向一只鸟学习
在树上安家
养成一大早唱山歌的习惯
唾液飞舞,随风清洒树叶
森林开始生动,如歌词
 
向一头牛学习
去草中觅食,田间度日
夕阳西下或雨雪骤歇
回栏。梦中的日记与水稻相关,字迹工整
落满密密麻麻的谷粒
 
向一条小溪学习
积满水草,养活大窝鱼虾
藏在经书里敲钟,无比仁慈
即便流速变幻莫测
也毫无倦意
 
上坡下坡,门槛
一道道堆积知识与学问
压着知天命的书架,一片荒芜
2020,、6、19
 
◎ 大水
 
一连几天
从住地到单位上班
我需要乘坐一条船
就如同平常打一辆的士那般
但显然,这只能是奢望或幻象
 
沿街的店铺出售浮萍
有铁制品、木制品、纤维制品等等不一而足
我预测,若干天后它们会长出绿叶、蘑菇或其他
但中间腐烂的气息会暗示你
这些植物与僵尸样的动物有毒,不能食用
 
朋友从手机发来一个短剧——
一对夫妇在自家一楼烧菜做饭
下半身泡在水里,他们边干活边唱歌
不断用小城的方言调情,丝毫不忧伤
还从身边随手抓取一条鱼放入锅中
煎炒。而后将做好的饭菜端至二楼
用餐……
 
这是去年七月发生的事情
一连几天大水从天而降
犹如无数不守规矩的野狼打原始森林
出没人间,上演恐怖大片
全然没有小提琴传递出来的
月亮之上的沉静与悠远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般冗长的剧集
因为我似乎掌控不了
它们落幕的时间
 
大水,又是大水
今年六月,它们再次光临
庞大的声音像一群白马
于疆场一路厮杀驰骋
 
在一个具有英雄历史的地域观战
我又一次替这个南方小城,也替此番的天下
忧心忡忡……
2020、6、12
 
 ◎湿地
 
我每日都去河里泅游
水流时而平缓,时而急促
我必须发挥浑身的技能
方能按捺住这个乡下
起伏的脉象
 
挖掘机和其他铁器在岸上
挖土,筑路,建房,碾压风雨中的芦苇
按图索骥的叫嚣捂住所有动物的夜语 
一个不满二岁的男孩
随便就说出一个词汇:好吵!
 
在现代数学里湿地与公园
是否就是一个等号
我回过神来靠住一株芦苇
随风飘荡。用最后的时光
抱紧她暗藏的芳心
2020/6/8
 
◎粽子
平日里这种食物难以入目
因为常常需要在文化深处
调和命运多劫的胃口
只有每年的五月初五开始
粽子,每日必然在胃的最柔软部位
持续写下忧伤的一笔:大雨倾注,浊浪滔天……
一个久远的鬼魂在船头亮灯
2020、6、28
 
 ◎六月
六月像一封信
给每个人发送两个字
我在南方,来信写道:雨水
 
山岭滑坡,山洪爆发……
再好的风景,再差的心力
都用两个字给予回复:泄洪
 
每天往返于城乡,早出晚归
我一边将灼热的脸埋进火烧云
一边将心浇灌在菜土里
2020、6、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