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辞五首

◎李敢






秋风辞(一)


房屋败旧。推倒了,重建
一个人站在高远处,就望到了塔吊从容
塔吊的铁桶内盛满清水沙
或混泥土,又或红彤彤的页岩标砖
页岩标砖有太多用处,可拿在手中比划
去拍破一个混子,一个垃圾人的脑袋瓜
满世界人渣,他们混吃等死,暗无天日
他们是一些哭天抹泪、呱呱叫嚷着的老乌鸦
乌鸦快要灭绝咯
树在秋天脱光了叶子,无有一只乌鸦在凝聚
下一重空间的黑。死亡不可靠
颓败在花样翻新。绝望就是所有活着的名动词
一只麻雀孤零零,在低空翔游
无枝可栖。他飞得好看,飞得美。他不鸣啼



秋风辞(二)


青草背回家
黑土背回家
灶上猫
梁上鼠
老苍妇在床上说梦话
活一天,算一天
日子就当慢慢熬
水泥路已经修到了农村,出门不再是一脚泥
好日子还在后头哟,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黑灯瞎火的年月,我们在槐子树下摆龙门阵



秋风辞(三)


凤栖窝,一个地名。他活了那么多年
时不时想着。他不晓得凤栖窝在什么地方
凤不食人间烟火,碧梧枝上没有凤的窝窝
秋天了,桐叶遍地,枝枝桠桠犬牙交错
在广场上,在康复路,在为民巷
奎光塔下,她们是凤美凤仪,爆乳,碧凤玉凤金凤
红艳着口唇,在晚风中摇曳
小哥哥身正心正,目不斜视,小哥哥的口袋空空如也
你陪我在石墩子上坐坐,我们闻一闻八月桂花的香浓



秋风辞(四


是时候了,应当有一个男人在屋子里光着膀子
秋风在院子外吹拂,他闻到了汽油味儿,蟑螂在灶台爬行
燃烧吗?嘶叫吗?秋光里,一团奔跑的火焰渐渐熄灭
他站在窗子边上,望到了塔吊漂移,堰山河畔一层层高升
切割机。搅拌机。挖掘机。推土机。压路机
汽油瓶,聋子的耳朵——摆设
水牛宰杀后,犁头就坏了,镰刀也锈了
他吃水牛的腱子肉,筋道,喝了二两谷子酒
乌梢蛇暗暗爬行,荒草丛生,一只只吞吃着青蛙的叫喊
是时候了,一个男人应当走出自己的院子
还需要衣衫吗?光膀子,平脚裤衩,在街边的盲道赤脚
等放学的儿子。等卖菜的婆娘收摊回家
秋风吹歪了胡须……是时候了,必须找到一扇大门
我去守望回家的男人女人



秋风辞(五)


车窗外,一只手张牙舞爪,撕扯着
秋风片片。秋气寒凉,从指尖浸袭心脾
人烟稠密,他们抛下了你
抱着双臂,对一株狗尾巴草的穗子笑
河水在哗哗流淌。我看到了你
你在白月光的清凉中舞蹈,长发飘飘
我说:爱
我说:执子之手
我说秋风扯走了三间草屋顶上的麦草
我摸到了你身体的冰凉
我望到了你眼珠的乌黑
天地合
六月雪
冬雷震震,我必须在一堆土前转过身体

2011年9月16日。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