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后疫情时期的诗歌③】

◎伤水



外面只有风的走动声

书房的晌午
即使你打开任何一本
文字都在入眠。你的目光抚摸
任何一行
都不会警醒它们的沉思
而书房外,三角梅暴露在阳光里
纱窗虚拟了隔阂
好像从沉思到死寂,要突破
认知的界限
植物是最自由的灵魂
它们以开花或落叶的表达
对应擅自走动的风
枝头在微微发颤——
那是接受训诫之后
或者,展开全面调查之前
风成了最不当的言论
一切都在聆听,抑或文字一样
在内心沉思

2020.5.1天成山麓


书房外的三角梅

当我在书卷上抬头,
只注意到她们——隔着网状窗帘
以及玻璃(它是存在的,
从看不见到看见)
数枝弯成不规则弧线,枝头集中着
几簇三角梅。
鲜艳,在模糊的绿色
和无差别分配的阳光中,展示了
竞争原则:规模,集中,差异化。
夺目,是种天然的才华。
或许与教育无关,(教育不出贵族,
却培养得出脑残)
分神的时刻,只得关注她们。
而我又不想描述。
许多发生,你心存感激,
且无法导出心内的形状。
试想:她们和昨天有什么区别,
明天又会有怎样的变化?
这是无聊又无法解答的问题。
正如趋势的变化,
不为所知。
是的,是河流改变了河床,
而河床的先期存在,或会引导水流。
如截枝的家人,使眼前的三角梅
改变了伸展方向。
没法改变的是根源:她们
自一楼攀援而来。
一切源于底层。

2020.5.3,天成山麓


楼梯上的黑木棉

夜归,户外铁楼梯
使我脚底发出
特别的声响,好像每一步
都踩在雷上
次日查看,台阶上
黑色的一团团
旁边的木棉树提醒我
那是摔落的火
而熄灭也是有声音的
花开时我不在
我来时,灰烬保持着
火苗的姿势
尽管黯淡
但一切尚未结束
我不把枯萎打扫
每走一步,似乎都得
躲过爆炸
实际上我只是惋惜,只是同情
这相同的命运

2020.5.4天成山麓


打鼠记

某夜,我睁开眼
茶几上两只小眼睛正
滴溜溜地对着我
俨然示威
它没看不出我的不屑
我容忍一切生存
只要互不干涉
你嫁你的女儿,我看我的书
你继续你的脑残
我遵循我的常识
前天,发现餐桌上的香肠
怎么到了水槽边
我只自责记忆的缺失
可昨天,两根香肠都不见了
我才明白是畜生
干的好事
不采取措施,这世道快要
成为鼠辈的天下
做什么都要若无其事而
稳准狠
刚才,它在洗手间出现
我偷偷抄起扫把
只一下,扫把柄就断为四截
畜生一声都来不及哼
事后,我擦洗墙角
发现它的血
与大理石的纹路很是搭配

2020.5.5,天成山麓


闷雷

很远的地方,几乎是
不可及的地底
闷雷滚过。又在很近的地方
在我的内心
闷雷滚过
每一阵都使你有巨大的不安,脸上
阴云密布,多么忧郁的天空
快要噙不住了。我
将放弃一切

2020.5.7天成山麓


看看天空

没有镜子的时候,我就看
天空
那里照不出我,却有我所有的沧桑
更有我未曾历经的
幸运和苦难
太多时候,郁闷难解,禹禹独行
而天空照常罩着你
抬起头,风云变幻,天空写满了
所有答案
那些落日,那些雨水,那些乌云或者
炎日
我们所有的秘密,它一目了然
而缄口不语
它用另外的方式,破坏你的阴谋和缺憾
而善良和公平
星辰一样布满夜空
只要你抬头
发现一切遗憾都是多余,一切都可以
从头再来
那由暗转明的早晨

2020.5.7天成山麓




我不能回忆
因为它正在发生
我没有爱
因为我已经多次爱过
我已经无可摧毁
因为我已经被摧毁

2020.5.8


雷雨之中

我的小屋
暴雨之中的一颗石子或一片
落地的叶子
洗亮它,和平日晒热它,无所不同
它自有它内部的黑暗
或光亮
突然。屋内我听到几声鸟叫
在滚雷之中
暴雨之中
我听到了我的灵魂——
她们早于我在雨水的严密布控里
发出自由的
却日常的
声音

2020.5.10天成山麓


骤雨初歇

我去汲水,在暴雨之后的
小雨里
在大动荡之后的余震里
一种体验和观察
我只身去汲水,我不用雨具
所有的遮挡都是徒劳的
过多的雨,却没有我所需的水

我小心翼翼地行走
躲避雨后一路横穿的青蛙,它们是
会蹦跳的坦克
开往我不知道的战场
一地的树叶和折断的树枝,布置着
凌乱的心情
这时的落叶,就不是以前的落叶
此刻的我,也不是刚才的我

而我不知道有什么不同
我在想,天空只是把大地的泪水
还给大地

2020.5.10天成山麓


记忆

我带来的药片少了十粒
那今天是510
噢,7日已经过去了三天
我怎么就没在7日记起是个纪念的日子
就像昨天我在药店买药
我突然记不起我吃了六年的药名

仍在应用的,都会忘记
那逝去的自然逝去
即使在7日我记起这特殊的一天
又能唤回什么
不在大洋彼岸,却在另一个世界
无非,独自黯然片刻

2020.5.10


怀旧

从衣柜找出旧衣服
穿在现在的身上
过往和现在的交织
使镜子里的我,怀疑
我现在的真实存在
因为无法抵达
是的,无法抵达
我已经在褪色的衣服里
耗尽了所有鲜艳

2020.5.12


突然涌出泪水

突然,涌出泪水来
屋里阴暗
可我看到外面阳光灿烂
听到隔壁房子的墙壁
在破碎,那是在
装修吧
这突然涌出泪水,只是

突然想起
昨夜,我在书房待得太久
好像一个世纪
站起来想到屋外
看看夜空
开门之际,我突然想
我能看到什么呢
无非星辰密布
无非乌云满天,无非
空空如也
在门把手转动之际,我
撒手了

2020.5.17


在环岛路沙滩

仰躺在沙滩,云丝里
有两个移动的黑点。我
知道那是有翅膀的东西
我无法它们那样悬空
也早已放弃飞翔的愿望
海水在离我十米或
十五米的距离,做着
伸伸缩缩的努力。它们
到达不了我
好像放弃了我
            
2020.5.19


筼筜湖纪事

被拉入水下的,往往对应着
水上的部分。历来如此。
这是前天晚上我在筼筜湖的发呆
而白天总是匆匆而过
没有停顿,得以端详自己
谁是谁呢
谁也不可能记得谁
到来时总在入眠,这模样好像
情愿被愚弄
装点的灯光被深深陷入水内
沉湎于自己的欢呼
一切好像真的
她们似乎在深爱
而我闭上眼睛,就是保持善良

2020.5.20天成山麓


努力

在书房呆久了
到屋外看看,发现
一支三角梅
顺着窗玻璃往上爬
枝头努力地
抬着一簇花
刹那,我眼里充满黑暗的同时
有一丝感恩
这个日子,只有她来看我
那么多爱都消失了
随着那么多日子
一片黑暗,一片黑暗
而这簇三角梅
暗中努力着她鲜血的红

2020.5.20天成山麓


屋外

有剥豆荚的声音
我看着窗户:我的书架
全在雨中
光芒也被淋湿了
第一次,我不用抬头
就看见了头顶的光

2020.5.21


再次重写:我种的枫树

    我曾挖了个很大的坑。直挖得自己也
瘫倒在坑里
    我把树苗倒过来,再填回泥土
就如我所有的经历,最终把我埋葬——
    有什么陪葬树苗?我不及多虑
    地面恢复原样:作案后匆匆收拾的现场

    原意,我希望树苗往下生长,继续我
被迫停下的深处掘进
我知道地下黑暗汹涌,而枫树会在地下
        亮起它规则的红叶。那夜航时远方破碎的灯。

       那是往事,我埋好它就离开了
并藏起铁锹。以免命运过早地埋葬了我。现在
我看到此处的这棵郁郁葱葱
       内心充满质疑,质疑它的突破能力
       更怀疑我当初的举措,和有限的记忆……
那么我最该忘掉的,和最应获取的,究竟是什么?在

这棵枫树下,累积着去秋的叶子
腐烂最快的那叶,肯定是我
        那有棱有角的衰败,茫无所措,身不由己

2020.5.21天成山麓


雨又来了

我只能这么判断:你无法领悟。
它只得一次又一次。

多少事情,没有来由,而你又不清楚
它是如何消失,

或停歇。
你说:断舍离。而不如它一样重复。

2020.5.21天成山麓


默哀

现在,请你站立
再闭上眼睛
对,两只眼睛
请把头垂下。脑子里
出现乌云密布
尸体乌压压
你双手无力地下垂
你一直在默哀
你将默哀一辈子

2020.5.21


哪棵是我

夜深得只余我一人醒着
白天来的客人在我楼上,睡梦中
他们会继续羡慕我屋外的一群

我种的个别,混杂在众多野生之间
我都记不清哪些是我的劳动
它们成行的速度不亚于
我的衰老
混居的模式,仿佛天然
一直的肃立,偶有倾斜
但向上,是它们一贯的方向
从不曾动摇
现在它们陪我一起度过这个晚上
使我觉得今夜无人入眠
那些高音就是它们在黑暗中的姿态
尽管上天是困难的,不可能的,
也不妨努力一下
使我愈来愈惭愧自己只能往下的追寻
天亮时它们明目张胆
而我开始瞌睡

2020.5.24天成山麓


院子

芭蕉歪斜了,堵住入口
我没有去扶正
进出的只有一个我
低头就可以了,不是一直在
对世道低头吗
户外楼梯上落叶满积
不用去打扫,早已习惯行走在
看不见的路面
雨来了,替你高声谈论
仔细听听,它翻译的语言
你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弄懂,所有
歪曲都是各取立场
而阳光催开了花朵
三角梅,以及后院的栀子花
特别是东侧的茉莉
细小却有着浓郁的香味
似在用劲地说明:小,往往有
大的力量

2020.5.25天成山麓


临界

我对面的日月贝不见了,以及
它蹲伏多年的岛屿
都消失于雷雨之中。而我
宁可相信它消失在迷蒙的波浪内
水天一派模糊
像我们混沌不清的灵魂
和难以言表的世事
我想坚持,哪怕片刻,哪怕一瞬
看雨怎样把我模糊掉
怎样把我删除
刚巧在我身旁的你,将成为我
消失的孤证
我想体验一下临界的感受
那存在与消失的交界
刀锋一样的边缘
你睁大眼睛,但请闭上双唇

2020.5.26珠海凤凰湾悦椿酒店


再到玉环湖

滴滴打车,没办法
捕捉目的地
“玉环湖”“绿道”都没有显示
——知道地点却没办法告知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就如挠不到痒处,爪子
着急地四处划破

所有疤痕,都是疼痛寻找的标志
准确只是偶然,更多偏差

2020.5.30玉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