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呼

◎修远



一、
“上帝死了”……

二、
她卷缩在高靠背椅子里,似乎看到了
另一个世界,老鼠顶起来的四角。她想站立起来
抓紧扶手如同倚在船绑上。上帝怎么会有死呢!
是哪个男人这么呼号,毁灭了受众的信仰
世界在拼图中总是达不到完整。
一副扑克中的王后,不,她就是自己的王
抱紧膝盖。王啊,从此不再有高贵!
在这满是污秽的世上,善意被碎渣机绞成粉末
满足了煮夫的快意。为此,这是什么地方
人类的后厨,餐桌,味蕾麻木的搅拌,吞咽
这是最后的晚餐吗?沉重的时刻,刀叉停在唇边


一堆堆篝火,人们围着跳跃,歌唱
被驯服的祥和;羔羊,牛脂,还有遴选的处女
在神级的殿堂上,穿上靛蓝的肚兜被举起架在柴薪上
但这仅仅是在孕育之前,所谓的圣洁和良夜
而她们停止了成长,把自己变成黑夜挥动的红丝巾
悬挂在政治的悬梯上,失重,像一只光明的死鸟
接受深红的溺死致词。他们给你父兄犁耙,让他们翻耕墓地
让双膝的疼痛串通了谎言。向旗帜敬礼,用母亲的名誉
从婴孩的脐带注射效忠的强心剂,起始的扭曲。

四、
这是初始的一个月,月份浓缩的恐惧降临
口哨声被迫加进了咳嗽的危险性。训诫书扼杀了足月的
泪水,上面增加了工整的署名,是谎言里古老的陈规
死去,竟然也那么无用。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签那无影的字迹
什么时候会有这种时刻——在公园的长椅上躺下
赤裸的天空下预言太阳下的葬礼。上升的男孩和降临的少女
在夏天点燃他们的骨头——放荡,疯狂。尽管疯了,还在上升
统治万物。这不是盛宴,是日常。这样的日子里,没有诘难
没有新的和旧的神庙,献祭。没有繁衍只有他涌向她。

2020、6、19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