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选诗十首

◎芦哲峰



《对面》

对面二楼的窗台上
放着一双白鞋子
每隔几天
如果天气晴朗
它就会出现在那里
静静地晒着太阳



《公车启动的瞬间》

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把他的小手
伸进了我的手里
(他的另一只手
在他妈妈的手里)
我被这只突然
伸进来的小手
吓了一跳
低头看他的时候
他正抬头看着我



《打牌》

在鼓浪屿的
一处十字路口
一个腿有残疾的乞丐
坐在路旁,问:
“老张,下午打牌吗”
另一个没有腿的乞丐
趴在路口的另一边
脸朝下,头也不抬地说:
“打”



《月下的少女》

月光在月光下洗着白骨
风中的少女提着竹篮

风吹过山坡草地村庄河流落日
吹到静止

也吹不动少女
的洁白



《和两个陌生的女人睡了一夜》

一个在我身上
八十公分
一个在我身下
一米
我们同坐K53次列车
北京到沈阳
分别是
9车厢
13号的
上铺
中铺
和下铺
我们三人的关系
一直保持到天亮



《闲人乙》

那人一身
笔挺的西装
皮鞋锃亮
绿帽子
一年四季
戴在头上



《我见过最美的月亮》

是唐朝的月亮
在1300年前
张若虚的诗里



《别》

天快黑时你将离去
留给我一些细小的火焰
我把手伸进火中
取出幸福的灰烬
你把火含在嘴里
吐出幽静的花园

你叫我别去抚摸那些河水
因为她们曾让火哭泣
我点头时天就黑了
你徒步走过花丛
身后芳草寂寂



《做爱》

做爱就是要做出爱情
所以亲爱的不要停
让我们
从日出做到月落
从隆冬做到盛夏
从地北做到天南
从床上做到地下
从冰天雪地做到春暖花开
从艳阳高照做到淫雨霏霏
从垂髫做到黄发
从夜未央做到日高起
从星垂平野阔做到月涌大江流
从小荷才露尖尖角做到大江茫茫去不还
从春华做到秋实
从虎头做到蛇尾
从楚河做到汉界
从天上做到人间
从桃花源做到名利场
从红灯区做到杨柳岸
从潜龙勿用做到飞龙在天
从天若有情做到浮生若梦
从大江东去做到月落乌啼
从九层之台做到七级浮屠
从僵硬做到疲软
从飞机做到轮船
从香梦沉酣做到噩梦连连
从爱上层楼做到壮怀激烈
再从壮怀激烈做到满目青山
从生做到死
从色做到空
就这么不停地做下去
做进大观园
做成贾宝玉
做到死神敲响我的门



《无羽之鸟》

夜已深,灯光一盏一盏亮起,然后一盏一盏熄灭。 
行人一个接着一个失踪。脚步声越来越空旷。 
我的影子从诞生到庞大再到虚无。 
黑夜的脸始终无边无际。 
没有星光也没有月光, 
这是一个彻底的黑、纯粹的夜。 

静。 

整个城市陷入一片不存在。 
我遗失了一个声音,在谁的耳朵里? 

我想起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孤舟。 
我在行走。 

我脱掉鞋子,让大地深情地抚摸我的脚趾。 
午夜里那些游荡的鬼魂,与我擦肩而过 
他们甚至拍了拍我的肩膀,给我一个莫大的安慰。 

洪水退去了,寒冷来临。 
人潮汹涌时,更加寒冷。 

在白天有许多鬼魂变成了人,夹在我们中间。
我们难以分辨什么是人,什么是非人,什么是鬼,什么是非鬼。 
我们不知不觉的活着。日复一日。 
人越来越少,鬼暗地里成倍地增加。 

夜里,梦是我们与神灵的对话。 
可是我们还有梦吗? 

起风了。风是神的梦话,一不小心溜到人间。 
风从远方带来许多预言。 
今夜的风告诉我一个秘密。一个如何解脱痛苦的秘密。 
却不让我说话。 

静,让我的耳朵失去了听。 
黑,让我的眼睛失去了看。 
而风又吹来吹去,让我闭上嘴巴。 
我闻到了远方灰烬的味道。 

远方就在脚下,脚下却在别处。 

我摔倒在地,被一块巨大的石头扔出了很远。 
其实骨头比纸还脆弱,一口气能支撑到多久? 
我爬起来,摸一摸被我撞疼的石头。 
他似乎有些难过,或许无动于衷。 
我摸着他的伤口,想起了他的兄弟。 
墙、山、房子以及星辰。 
这些岩石是大地坚硬的表情吗? 
不久前,他们还是人类的兄弟。 
岩石和泥土是一对孪生的兄弟。 

我们在岩石上洒满血迹, 
我们取来火种,这是神对我们的一次放纵。 
我们给他们凿出了面孔,看着他们死去。 
他们的鬼魂,在浩瀚的夜空里终日游荡,无家可归。 

生活在路上, 
空虚的像夜晚。 

前面是一片稻田,我闻到了死亡的芳香。 
午夜的坟地充满诗意。 
时间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我继续行走,爱情就在不远的前方。 
那个人类最后一座灯塔上的最后一盏灯。 
我即将到达。 

这个女人,大地小小的补丁,肮脏而美丽。 
她把一把剑刺入我的心脏。 
我只有找到那座灯塔,那盏灯,那条咒语。在黎明到来之前。 
这是我唯一的、最后的出路。 

我用尽了一夜的时间,或许是一生的时间吧。 
我没能看见那座灯塔。 
我只碰到一座比较相似的,但它上面没有灯,只有黑暗。 

我爬上了它的顶端,大风穿透了我的身体。 
我展开了我的风衣却只能摇来晃去,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 
飞翔是石头们的事,与人类无关,甚至与鸟类无关。 

黑夜就要过去,我开始烦躁不安。我想起了海子,我的好兄弟, 
他说,黎明最后到来,收起黑夜的尸体。 
是的, 
黎明到来时,我将消失。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