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避雨》等6个

◎边围



避雨

也无凉亭可躲。
钻地洞,那是鼹鼠所为,
万万不可!

莫以为有些打滑的人生
再无可救。
低头仍见一圈圈水晕。

比小雨大,比暴雨小。
天气预报也未能让无常
变得有常。

等候不到雨停,
饥馁的肚子就该叫唤了。
只好,耐住性子听雨。

听路人溅湿裤管后的
阵阵惊笑!傍晚,
几乎没有人可以幸免于难。

还是无从把自己
塞回干燥而狭小的心房哎。
总想被潮润感动。

也不再指望树荫的荫庇了。
T恤已黏成一片,

乱雨中,唱歌无需音调。

         2020.6.23.






额顶发烫。

早晨还很温柔的日光,
到中午就变粗暴了。
不近人情。

晒得人头皮发酥,
有隐隐糊味。

晒化了你的手,
我握也握不住。

再晒,就要发生爆炸了!
再晒,你我都要面目全非了!

我抱紧你
(尽管你不会同意)——
只为珍重最后相聚的时刻。

下一秒,会更晒,
你躲到哪里都甩不脱焦灼的心。

柏油路上,
我们的爱情继续冒着浓浓热雾。
生活在逼着我们大胆!

嗨,饮尽那杯冰啤吧!

            2020.6.24.




复诊

血,迷惑了自己。
当被一管又一管抽走,它沉默着。

空腹,腾空自己,也腾空了世界。
将每日的憋堵和窒闷停下。

放在一边,放在化验室以外。
先让呼吸平静……

曾经,只有呐喊时才能呼吸。
摇头颤尾着,常常忘掉前日的晚餐。

一切都似乎太刻薄了,不值得深恋。
污秽的人总是形影不离。

何处去洗浴呢?洗净这众多魔咒!
心房已装不下了。

病灶,在发出警告,
梦境里残留下的钙化斑,清晰可见。

B超也欺骗不了所有冷面以对的人。
(医嘱不见得有效。)

世间的暴饮、暴食、暴动从来都不断。
是该给灵魂也体检一下了。

               2020.6.24.




迟到之日

尚在路上,缓慢地行进,
时时遭遇的堵车让一切更慢。
车窗永远扣得很紧,
鼻息不可能太肆意奔放,
有点可惜!毕竟节日将至,
毫无意义的日子也变得有意义了。
乐曲响起(从乘客的手机上);
公交司机不便去回首或伴唱,
只死死盯住路口的女警。
下一站,不算太远也需要忍耐,
在车流中不可随波逐流,
而要沿笃定的方向继续蠕爬。
迟早,在即将抵达的终点到来前,
人已从另一场漫游里回过神,
慢慢找回自己的嘴巴,吐出泡泡。

             2020.6.24.




走路回家

没有比晚风更惬意的礼物了。
一路向南,天边偶有闪电,
并不足以惹人惊窜。
步子悠缓,也无人追赶,
正好去做一个梦游的人。
走过几个路口,已数不清,
只知街景从来都是满溢温情的,
似曾熟识。平日,匆匆而过,
忙于四处奔命,无头苍蝇罢了,
胡乱摇摆几下轻浮的命运。
每日里,修补着灵魂上的蛀洞,
暑季即在劳役中飞逝了大半。
是晚风,让一个夏夜又醒来了,
回到脚下,青苔瞬间铺开,
从未有过的柔软真的等来了!
怎舍得呢,不停?向前?
耳边的风声哪怕再清亮一点,
都令人只想席地瘫坐不起。
那份孤独,胜过世间所有赞美。

             2020.6.24.




长陵

黄土也在安息,
一派死寂。夏阳虽灼灼
但风云已不再叱咤。
杀伐得来的江山,
俱化为烟尘。此刻好静——
静得听不到燕群的嘤咛。
开国皇帝长眠于此,
有松林围护,也少些凄厉,
多些苍翠。皇后不离左右,
阴阳两隔又重聚地宫,
一个王朝依稀还有传奇。
在纹样模糊的瓦当上,
找不见任何逸史,
一切都已成谜。无可考证
碑文上的故事有多少是杜撰。
秘密,藏在盗洞深处,
被填埋了也能透出仙气。
偷走石兽的那些土匪
都已匿迹。他们腰斩了历史。

            2020.6.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