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本性》等五首

◎陈煜佳




雪的本性


坐在雪的教室里,接受雪的教育,
我们最终习得雪的本性——
与雪一样无瑕疵,与雪一样受引诱。





驳萨德


死亡并非生命的原则。
死亡也会死。如果它不死,
生也能克服它,而且有剩余,
以维持我们对所爱之人的爱,与害怕。





夜游韩江


我带来了词和句子,但没办法
组成一首诗,在这散发死鱼味的江上。
我的词轻,曲滑,不匹配中途熄火,
像肿痛的思想般,正在散热的发动机。
恰逢节日,绚烂多情的烟花争相在空中
与星星相认,我则想梦回唐朝,
拜韩愈为师。我想向他请教,如何在
鳄鱼出没的韩江上写诗。我也想弄清楚
如果这里没有诗,在那里是否有诗。
而波浪带来的趔趄,使我重新回到这艘
悲哀横陈的轮船上,在寒风中
瘦成一把合拢的扇骨,抱住一张纸;
认领月亮,像认领一颗遗失的胎记。





一位女生讲述她父亲的暴力


我,我母亲和我父亲,
我们运气都不好:
我母亲嫁给我父亲;
我父亲做生意赔了本,
还欠了一屁股债;
我则生在一个有缺陷的家庭。
我们本质是一样的,
都患上一种先天性疾病。
我不怪上帝,我理解,
正常人的名额有限。





去教堂


我去过那座教堂一次。当时,牧师
在演讲台上讲授,如何利用《圣经》
处理复杂的家庭关系,特别是夫妻
关系。当时,我对这方面的研究
还不怎么感兴趣,便悄悄退了出来。
今天,因为避雨,我躲在它对面,
一间超市门口,产生了再次拜访它的
冲动。我的心中充满困惑,我对各种
各样的研究都很感兴趣,并不局限于
夫妻关系。我对现在的牧师充满期待,
但终于,还是没有进去,仅仅站在它
对面看雨。越下越大的雨,失控的雨,
像一双双加长的筷子,加入人间的抢食。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