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五百里

◎横





《慢》

那种慢

让寂静发出
声响

那种慢
也像凝固

从木桶里面往
一口陶土的
快要满的水缸中
注入清澈
的井水

清澈
且还有些冷冽
的井水


2020.06.01




《结束时总有一道光亮
出现在寂静当中》


我总是
在最后听见
滴答的一个声响
在一切就
将结束之时或
已经结束的
档口
我抬起头

那暗黑
深处
张望过去
仿佛有一道
白色的
光亮
在把我吸引

2020.06.01




《我对这个日子无感》

盯着在缩短距离

逐渐从长的
长久当中

盯着在缩短

还谈不上
拥有

它更像
是在屏蔽

去除


有一次

不是那次

其中的
某个回合

基本静止和断开链接


2020.06.01




《斯洛伐克》

在那里灰色能够
代表一切
灰色的空气
灰色的
灰色的面孔灰色的
灰色的森林灰色的山
灰色的灰色的水
灰色的
梦灰色的
话语灰色的
连同
看过来问候的
目光灰色的
沉默薄薄的落满了
一层尘埃
还是灰色的

2020.06.01




《现在所能做的事》

我所能做的事
是把桌子上的饼干屑
清理干净
现在
还有那些覆盖在
尘埃上的换季猫毛
一个在路途中
的旧梦
以及我缄口
不提的那个名字

2020.06.01




《那里》

晚上是
一个开始


意味着看到
自己

有时候是
另一个

人在暗中
与自己重合
自己和
阴影

另一个
也是

会发出
“我喜欢”的
声音

我喜欢
并回到那里


2020.06.02




《这个样子》

一点钟

那个时候

那一天
当中

是的

是镜片边角
那的
磨砂窄边

她的声音

有那么一会
飘在
课堂的水面


阳光
从走廊
柱子的一侧
挤过来
投映在教室的门口


2020.06.02




《那个样子》

那个样子有点像
在山道上开车
还像
在山道上
行驶的车的本身

没有可看的
风景
也没有
幸福以及痛苦


2020.06.03



《一片落叶》

我抽烟
走过去坐下
有一会儿
站起身有一会
是一片阴影
在台阶
上面一些
有一片落叶
我感到
风在吹着


2020.06.03




《鹅蛋》

一个超过鹅蛋
那样的想象是难以
接受的

一个超过鸡蛋的
现实中的
鹅蛋
难以被接受

要是四个
鹅蛋

四个
装在透明
塑料包装袋
里面的
鹅蛋

而且看起来
每一个
都不同程度沾染了
那粪便色装饰的
鹅蛋
就必须拒绝它


2020.06.03




《组成等待的成分之一》

很慢会
非常快吗

在飞
在一大团的
硕大的
空气里面

看上去
是肿胀的
一个
说不上
艰难
但比艰难本身
延迟很久

进入
下一秒

2929.06.03




《梦到自然熟》

我已经忘记
那是一个什么
情况
事情到底
发展到
哪一种程度
反正都是
自然醒当我睁开
眼睛
轻微地挣脱开

怀抱中
一件
乳蓝色的
睡袍的气息里
脱离

一枚成熟的
葡萄
圆满圆润饱满自信
我明显感到那个
重新回来的人
脸上风一样
的愉悦

2020.06.03




《把衬衣领子竖起来的年代》

那种咔叽蓝
列宁装的
领口
看上去
非常的坚固

有时不是


一座
有着白色
碎花的花园的
栅栏门

如果可以

咔叽

列宁装散发
出优越的
气息来


2020.06.03




《快》

我很快
我必须是快的
在速度上

准确也可以
但必须是
正确的
好像
非要如此
好像不如此
就会丧失掉更多

2020.03.04




《绿皮书》

绿皮书讲的是
一个黑人的故事
一个很黑的
黑人
他在深夜
的大雨

想找到自己雨
在有些灯光
却还是很
黑的
深夜里下着越来越大
而这个黑人在黑夜
那条道路的尽头
消失了

2020.06.04




《去堂食》

下楼

走在人很少
的地方

迅速的绕开人


慢下来

终于可以
抽一支


在打火机点亮的
火光中看清

一张面孔


2020.06.04




《一路伴随》

一只动物
有皮毛
看上去卑微
主要
它低着头
对于事物失去
了信任耐心
阳光很好
照耀着
它身边的阴影
有时候是
雨水
一点点
下落下来的

还有
远处参差不齐
稀疏的树木
我甚至想
用左勾拳打碎你的下巴

2020.06.04




《弗洛伊德》

他死于按压
窒息
之前的说法是
死于心脏病按压
窒息诱因
导致的猝死
现在他死于新冠肺炎

2020.06.04




《一瓶鱼峰啤酒》

还是觉得

瘦肉条
适合炒黎蒿。

2020.06.04




《那一年写给烟囱》

那一年
大家都很穷。
我在家做菜招待
朋友。
他带来了
。两瓶挂花酒
。我们相当的愉快。
直到
。窗外的
天光暗淡。
华灯初上之后。
我们在停下的一辆的士
面前
。挥手告别


2020.06.04




《怜悯》

桃花眼。
是像桃花
那样好看的
眼睛

不是阳光下的桃花

那种桃花
一般在细雨里

因为
有雨水的
滋润
显得生动


2020.06.04




《高空作业者》

有几分钟
我不知道说
什么


为了
表达出关切

我不断强调

有些
恐高症

他们点头
附和说
你不适合干
这个工作

是的
再次强调


俯视深渊时
腿肚子
发软
有呕吐感

无力

我是说我
感到

被抽空


丝毫没有
充气娃娃的
安全


2020.06.05




《空屋子》

有时候就是
很多时候
我待在屋子里
在一张
椅子的上面

可以
安放身体
的床上
安静始终如一
被敲打上屏幕的文字
偶尔下到地上
四处走动

2020.06.05




《遥远的路》

手上的东西
要一一地放下来

放下后

它就在那里被
看见

被照顾到

照亮和眷顾
那个过程要走很远
的路

非常的遥远


2020.06.05




《黄家南》

他在窗户的底下
想看我在不在
他撑长着他的脖子
往屋子里
张望时他的嘴是
张着的
他的那口好的
假牙露出来
一半
他明显像往常那样
在衬衫里穿了件
白色的背心
或蓝背心
从很近的地方
大概一个肘关节
那样的距离
能闻到他身上散发
出来的泥巴汗渍
气息
他的左脚
踏在水泥台阶
的那个位置
右脚在很浅的排水沟
被晒白的青苔上
大概就一两分钟的
时间
他摇了摇头
叹了口气好像
就走开了

2020.06.06




《轻是幸福的事物》

那片树荫是
我搬过东西后
被风吹过
的树荫

那个
很重的东西
的比对物
是现在
我站在太阳底下
远远看见的
像一个梦

2020.06.06




《张小春》

印细碎兰花的白色
短袖小领口衬衫
纯黑绵绸的
长裤
半高跟的塑料拖鞋
一把鹅毛羽扇
齐耳根黑短发
在左手无名指上
的那个
黄金戒指
以及碎掉的
翠玉手镯
她褶皱却又光滑
细腻的脸颊上
的皮肤
以及无法确定的
一个名字

2020.06.06




《归属感》

这种感觉像
沿着山谷
谷地有阴影那边
缓缓吹过来的
那种风

持续
不间断且
感觉得到力量


解除武装后
的轻松
在放弃着什么

在那种放弃中
感觉找到了的永恒


2020.06.06




《客》

客抽烟
点上烟
抽烟
站着或在椅子上
坐下在椅子的
里面是阴影
里面

像一团
阴影
很轻的阴影
像树荫
在阳光底下的
风里

2020.06.06




《两公里左》

十点半的
时候。
在吃饭的路上

十点四十五
。在吃饭路上的
两公里左

离开了
两公里右

阳光很好。
车辆没有增多

2020.06.07




《万事俱备》

这是为了等待
设定的一个程序
为了痒
被安排的
有可能是为了
那口真气
有嗅觉到的气味
可触摸的触碰

视觉
现在有了
一颗心
虚渺的情感
以及在耳朵里
等待唤醒的好听
的声音

2020.06.07




《工作》

她拿出
时间陪你。
为你装扮自己。
还赌上她的余生。
挺不容易的。
工作的时间只
属于工作。

2020.06.07




《time-duration》

我在空气里
寻找到的
那一丝
气息
像你远远看过来
的神情

好像你在说
我就在这
以及
已经很久了的
时间宽度

那不是
冷漠
和不关心

而是在别处
汇集的思绪的
增加
没有减少

那是五月到七月
当我把(被)自己从紧捏的手中放开


2020.06.07




《姜饼肯定是种食物》

那个男的
典型有
拉斯法男人的
那种动物攻击性或
雄性所具备的那

东西
莽撞倔拗
类似傻
执着
是安静的反面
美的衬托物
现在他正
朝着冻原的一个
坡地行走过去
迟缓得
像一头熊
摇晃跌倒跌倒了
再站立起来
他回过头
看向女人的自嘲的
笑声越过冻结的
河面飘向了
对岸的
森林

2020.06.07




《一枚熟的鹅蛋》

土豆
大列巴
土豆大列巴
和一小把

盐的
细微的
晶体

产生出来的
愉悦感
喜悦突然得像
灰烬中升起
的火焰苗
蓝色的
蓝色
仿佛冬天正在
穿过森林的
蒸汽火车

2020.06.07




《为了从瞌睡的手掌里脱离出来》

一枚。熟的
。鹅蛋。

一整座白雪覆盖
的葱翠的
森林。
它比鸡蛋大
两个基数
。比鸭蛋的颜色
浅一些
体量
大一轮多一点


2020.06.07




《聆听或倾听
我不存在》


我是在听。
有时候。
我会越过他们
中的
某个的肩膀。
有时是。
这一个的
阴影。
我。管不住自己。
是的。我经常
。像
那。只
沿着湖岸。
阴影部。部分。飞着
的。
黑鸟。
在翅膀。
快要。
擦着。水。面
时。
从危险处
及时的上升


2020.06.08




《额外的阴凉》

就像停
有时候它(停)
被照亮成为
例外

被额外的
感受到

单独的
而且
还是特殊


2020.06.08




《很轻的说话声响亮》

他说话时的声音
像空置在寂静里的
空水缸
发出的声音
有时候是

说话的
声音
屋宇倒扣
在倒扣着的天空
下面

2020.06.08




《光源》

那条走廊里的
光线不好

走廊里的灯泡不会
超过15瓦的亮度
它主要的光源
主要
来自两端的
开着的
窗口
就像在阴天傍晚
的林间散步时
所感到的

微弱得
能从某处召唤
出什么来
有时候
有一个住户
从一侧
打开了一扇关着的
门就照亮了
一大片
眼前暗中的
事物

2020.06.08




《1997》

我们努力地
向前看
目光尽量越过
在夏天铁轨路面
升起
的热浪里
那几棵树木
的顶端
有些飘忽但我们
相信着那远方
能替代掉
什么
我们没有握着

或拥抱
只是肩并肩
向前走啊走的
我们有点
坚定
铁轨锃亮伸向远处

2020.06.09




《为什么不》

对食物
感到困倦
所有
任何的食物
一幢旧巴黎的
建筑物
张开了嘴
泄露着让人
烦躁
的口气
阴影部分的
阴影部像
穿着黑衣老年的
犹太人

2020.06.09




《窗外》

两个还是三个。
人。
不太团结。
意思是。
他们在路上走着。
一前一后。
或者。
东一个西一个。
看不出
他们是一伙
的。
还是凑巧。
走在一条路上。
天快黑了
麻麻亮的光线
里。
路灯
好像刚刚睡醒


2020.06.09




《阵雨云》

麻麻亮的
那种光

有些
偏蓝的灰色

宁静的
部分稍微

一点

还有就是
体表

温度略微的
低一些

动静之间

迟缓
仿佛在搬运
一大团阵雨云

2020.06.10




《1998》

那个能够感觉出
有风在空气
里的上午
好像没有人在
也不会
很在意隔着玻璃门
偶尔经过的事物
唯一明亮的
地方
那里有一只雨燕
很低地
擦着路面
孤单的飞行

2020.06.10




《猪猪侠的椅子》

椅子
因为有某些
不确定的
隐喻
所以
怎么看
都有故事
还显得
忧伤
特别是一把
空着的旧椅子

2020.06.10




《最后的印第安人》

他跑起来像
一只鹰在抖动
它的羽毛

如果背后的光
很强烈
他会显现的
非常巨大

那应该是黄昏的
光线
照耀在
无比荒凉的
旷野时的景象


2020.06.11




《》

肉会含有一个思想

2020.06.12




《》

狗尾巴草。上面。有一层白色。的。类似光的东西。是的。现在看起来。它很适合在阳光的底下。在那么个曾经的夏天的中午。和延伸的堤岸一起摇曳。

2020.06.12




《》

我好像坐在那片照亮地面的白光的底下

2020.06.12




《大概这样》

我们家
大概
是这样子的

我的房子

我和我父母的
房子

我和我们父母
以及我和我
儿子的
房子

从空中
俯瞰

一栋稍微

斜着的
房子

两栋走向竖着
的房子
矗立在那栋
横斜着的
房子的
两边


2020.06.13




《睡眠游戏》

在手指尖
积蓄起力气
有个
时间段

很困难就
不看

它举着
一直的举到
天光来到
窗下

2020.06.14




《旅途遥远》

她的意思大致是
作为同类里的异性
知道
你的企图

至少是


明白
那类经历
里面的共情
是什么

这种
躲起来
又没有的拒绝

还不是拒绝
是不信任

还。
好的
这辆奔驰
着的
蒸汽火车就要
开进夜色了


2020.06.14




《500英里》

是的
它意味着
这个距离非常的
遥远
。500英里

个人
无法用
心到达的
地方。
意味着

我真可怜
和兄弟们我离开了
那么远
是不是应该自我
陶醉?

2020.06.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