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桥 | 专栏 | 诗生活网

没有一只鸟会忘记歌唱(十首)

◎野桥



没有一只鸟会忘记歌唱(十首)


日常生活

我的日常其实很简单
生活的日常就是我写的诗
写吧,要让人看见你
不要在诗中去制造虚伪
一遍又一遍。谁会去搭理
一个不愿把自己和盘托出的人

2020.6.22

没有一只鸟会忘记歌唱

早晨起来听鸟鸣
你知道它们的名字
这其中你要完成五分钟的阅读
然后是洗漱。坐下来不那么急的享用早餐
鸟鸣从你面向的山坡上传来
但是看不见一只鸟
夏季树木葱笼
它们将自己隐藏其中
没有一只鸟会忘记歌唱

2020.6.22

悲歌

天,还是那个天
地,还是那个地

世间再无陈子昂
有人攀上山顶
欲抒胸臆,云却散了

2020.6.22

诗篇

他掏出两个煮熟的鸡蛋
放在小区入口的石桌上
老退伍兵定晴看着它们
他问:你来一个吧
他答:我已经吃过了
他剥开第一个鸡蛋
有一点发黑,不得不舍弃
第二个很完美
用茶水佐鸡蛋。在这个清晨
是再完美不过的诗篇

2020.6.22

风和我们的长夜

风起时我们睡在风口
我们和风的意愿
是想把夏天从闷热变为清凉
这缓慢的改变几乎耗尽了
风和我们的长夜
当黎明终于将黑暗击破
风和我们深入到连绵不尽的鸟鸣
大地在此时是多么清澈
我们和风静候着一轮红日
把它的光辉安置到水中

2020.6.22

父亲把自己像一片海水挂在墙上

"哐哐,哐哐"
谁又在将门带出一阵阵声响
他是回来得最晚的那个人
有时喝了酒。想起院坝里
还有一筐麦子,一棵莱
又转身去把它们移进屋里
我的父亲在他的大床上
呼呼大睡。没有谁急着去
将他叫醒。他那起伏的胸膛
是整片大海。后来我看见海
就会去他的浪涛声中搏击
我紧贴着的海浪
一定有一片是父亲的胸膛
他是否把它交给了我
大海有时把我抛到天上
有时把我摁进父亲巨大的沉默
父亲把自己像一片海水挂在墙上

2020.6.20

隔壁的诗人

夏天读过的诗人
一部分被我深深记住
大多很快忘记
"为什么我喜欢某些诗胜过其他诗"
也许在漫长的写作中
喜欢的诗和诗人会越来越少
如果用房子来做比喻
我爱的诗人都住在我的隔壁
他们都生活得有情有味
也有苦的但并不让自己矮下来
我看见他们进进出出
像凡人一样,拥有孩子的天真
他们写诗不会发出声音
但我能看到诗点燃了
他们的骨血
这世界只有一部分诗人
告诉我诗其实并不在任何地方
有些诗人已经死了
但我依然喜欢和他们的灵魂
窃窃私语。有些诗人活着
他正进入一个长长的隧道

2020.6.20

你真的不在了

景苑小区卫生院的人
打电话要对你进行防疫登记
我迟疑了片刻忽然觉得你
应该在去往新家的路上
电话打进来第二遍
我解释你已经去世五年
对方一声小小的惊诧
电话挂断我急着往家赶
看到五楼窗户紧闭
家是那么的孤独
在楼道上碰到两个老人
因为走得急我没有回应她们
门紧紧闭着枯萎的艾蒿
和菖蒲还挂在墙上
打开门你不在卧室不在客厅
厨房没有传来饭莱的香味
你真的不在了
当别人的母亲还在
推开面向山坡的窗户
向楼下的人说吃过了吗
我却只是站在窗边
搜索你遗留在人世的声音

2020.6.19

我因你而懂得了生活

写完这首诗我就去做饭
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你活着时我是天下最幸福
也是最懒惰的人
你活着时我享受美味
从来不知你的辛苦
今天我拆了南瓜尖和韭莱花
还用新摘的昙花煮汤
这些做菜的技巧
你都没有教过我
但我因你而懂得了生活

2020.6.19

献诗

做饭时我又想写一首诗
我把前一首给自己
这一首献给你
亲爱的,母亲
饭菜已经端上桌
山上的鸟儿齐声唤你
停在我对面的是你的一双筷子
筷子,筷子,快快起来
无论我怎样叫你
山上的树木还是哑巴一样

2020.6.19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