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新 ⊙ 张建新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现状(十章)

◎张建新




现状

写孤鸟写到一千字时写不下去了,这才是真正的孤鸟,草地变暗,收拢,慢慢聚焦于它。
万千双眼睛在盯着它,离它最近的那个人也被划在圈外。
它感受到了,内心的啼哭。
它把头深深埋进翅膀里:所有的目光都是歧途,是义正言辞地剥夺。
因此它果断拒绝了一切想抵达它的语言,并杀掉了我们所认为的诗。


阴影

阴影是存在的,和阳光没关系,阳光只是显影液。
从昨天开始,阴影从胃里爬出来纠缠着我,有着口香糖的那种粘韧劲。
那么多美好的身体都在看得见和看不见的阴影里。
很惋惜。


立秋

一只八哥在人行道上张大着嘴,偶尔跳动一下,啄食地上的东西。
天气酷热令它身形消瘦,羽毛稀疏,隔着玻璃门它和我对视了几秒。人来车往的路上有微尘扬起,它并不展翅飞起,只是蹦跳着躲避行人,终于跳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午餐还没有端上桌子,它黑白身影仍卷着我的目光在炫目的热浪上浮动。


丛林间

一团团的雾,抱着无名事物向山冈挺进。
山岗上有墓碑,也有松果,茂密丛林不忘让出一条灰白的小路。
有野狗跑过,有黄皮子跑过,刺猬曾在小路上呆立片刻,然后滚下路边的斜坡。
现在,落叶和松针覆盖了它们,只有松果随处可见,还没有腐烂。
在这里,新鲜的词语挂在叶尖上,它拒绝属于任何人,因而不会陈旧。
白色屋顶的房子不远不近,刚好可以看见,恰当的距离也是美的必要前提,让人心安。
杂树间还有些零星红花,不会让你产生据为己有的欲望,就像夜晚突然惊醒,意外看到窗外丝绸一样的星空。


小憩

世界越来越巨大,也越来越空荡,几乎已经看不到意外。
但留住意外的方式或许还有,躺在沙发上午睡让你感受到了这一点。
一头金色小鹿从打开的窗户飞进来,像射在脸上的暖阳刺得你睁不开眼睛。
它钻进你的身体,你的身体飘了起来,进入到一个无垠但有限的世界。
大片碧绿的草地和森林,一种原始的荒芜和空洞让积雪在山顶闪耀神一般的光芒。
你在草地和森林之间赤足走动,没有人来呵斥你。
溪水在流着它自己,鸟儿在飞着它自己,青苔在树木和石头上像自然写下的书卷。
溪水镜子一样照见你,你意外地爱着自己,他饱满、自足、无缺憾,和所有的你都不一样。
你开始意识到自己也是一个发光体,在回馈世界给你的光,只有在这里才可以做到。
这是一个属于你自己的世界的入口,但这个入口是飘移的、不固定的。
下一次可能出现在任何未知的时刻未知的事情里,风往北吹,不一定,风也在向内吹,向它自己的漩涡和深洞。


旱史

五只八哥扇动花翅膀飞上对面的屋顶,七只八哥在水泥路上寻找食物。
雨丝稀疏,并不影响它们的决定。
立冬后的第一场雨,稀稀拉拉,浅尝辄止,达不到预期,缓解不了数月来的干旱,但它加速了树叶的枯萎。
在日渐枯萎的枝叶间,鸟的叫声仍然清朗,像一道尖锐的裂痕,勾勒出清晰界线。
活在它的阴影之下。
池塘龟裂,像一部拓印的时间简史。
从夏天到冬天,从防晒霜到护肤霜,戴礼帽的人藏不住他的白发,戴口罩的人遮不住眼角的鱼尾纹。
湖边的枯草一碰就断,湖水的波纹像刀子,从谷物的身体切过,又探及我们干旱的内心。


时间的问题

是的,时间在安排着一切。
然而时间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它或许并不存在。
吊诡的是这个我们并不知道的东西在规约着一切,甚至具体到分、秒,直到我们已经离不开它。
想象着如果时间不存在了,世界该是怎样的状态……
啊,简直无法想象,令人崩溃。
14点整,我准时从沙发上起来,返回到桌前。
那不知为何物的时间一直在注视着我,制约着我。
沙发上,凹陷下去的部分在时间的指令下慢慢弹起、恢复原状,好像我从没在那上面睡过。



那些说不的事物

锅对着火说不,鱼对着锅说不。
但这没有什么用。
烧红的锅和冒烟的油里,鱼跳了几下就屈服了。兑上水烧干之后,撒上切碎的青椒和葱花,再焖一会儿,就把它装进盘子端上餐桌。
我倒了一杯酒,拿起筷子品尝鲜美鱼肉,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入夜后,降雪

入夜后,先是雪籽落了下来,打在树叶上沙沙响,打在防雨棚上声音又不一样。
随后,雪花便飘了下来,细而密,在路灯下飞舞。
我站在阳台上看了片刻,然后走回屋里。
我喉咙冰凉,什么也说不出来,但留下两句诗:
它崩塌之日呜咽的哨声,
被零星雪粒堵住喉咙。


线团

缓缓移动,如斯,这般,一盆半死的花有着猫那样调皮的小灵魂。
它枯死的部分似乎已不属于它了,它用那尚存活的部分伸向我,像猫在捕捉我扔去的线团。
它仍是乐观的积极的,映照我的悲观之心。
但线团的另一端已不在我手上,在云端。
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里,看不清,握不住,如斯,这般,折磨着我。
猫不知,半死的花不知。
浇水,更像是某种宗教仪式。
在线团中间有另一只手接过它,绝望的花之根,猫的意识和我的悲观之心,缠绕着的小小灵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