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青蛙 ⊙ 长江上的农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浮云待渡(青蛙诗十首)

◎湖北青蛙



浮云待渡(青蛙诗十首)




逢老集:初到洛阳还京都?


八世纪凌迟般的春逝
一棵花树变成果树。
那个时期的男男女女很少
很少扔进炉子里烧掉。
当然,炉子外更有无数双手,胳膊,脸
有泣痕。
更远一点的御史台监察书院,夜幕
N次降临,钱重藻在书里读到
如花美眷在啖荔枝
信奉爱情的老皇帝从来不刮胡子
他的相国,他的内侍,他的三百个诗人:
从来不坐飞机,从来不用电脑,从来不写
“将发晚舟,我将一只纸船放在水上”
类似的句子。



泽泻集:怜君不得意


载着一车猪娃,拖拉机
在五七大道上疾驰,它们要从红星生产队
去到红旗生产队。谢克顿
作为《伟大的赞礼》作者坐在猪群
边缘,哼着社会主义歌曲。
无尽的,不可想象的浓荫新鲜,庄严
又原始。无尽的,不可想象的岁月
汹涌而来,一群妇女去做计划生育
坐在拖拉机车厢,上言高堂,下言砍脑壳的
乡野夫君,身为秦破楚白起之后裔
谢克顿觉得帝国的驰道,有些叙事诗的
横接古今之意。为什么,竟然,坐在年轻的
女性们中间?吾不知也。身老
无性别耶?他要找柳兰婷扯一张
退休证明。



宝盖集:弹舌音


在南方,具体地说在宜兴,在夜里
又听到,闷壶炉般布谷短暂的一声。
仍然想到遥远的青春,种子,日期
但已全部失去。叶赛宁给了我一个半世纪
留给诗歌的日子,何其仓促,转眼
所剩无几(或称三分之一)。
但我同时保留了俄罗斯,荆门,潜江那种
奇特的地域口音,继承了
与生活并不相关的小传统。就像只有一只布谷
在内心,说与你听。就像只有一颗心脏
装着徘徊河边的孤愤。就像只有一种孤愤
喷薄古老的光辉。就像光辉
带来了金属的声音。
我不能说,时间太晚了,太晚了,山河和大地
历史全都辜负了我。事实上
月亮也是废墟。
我可以走在没有古意与古迹的任何地方
我生而有幸,说这种语言
这种弹舌音。



致寒柳书


深夜,我感到在古老的东方我的幸存
已经不合时宜。
年轻的同行和学生们建立新的观念与规范
一首诗通过秘省酒桌需要验明正身。
我有时会带些政治冲动离开偏远山区,
去莱福士广场大谈小方向,骑自行车行于夕阳
感觉这种场景就是我的专利,我孤独的胜利。
我压根儿就不想获得
那种呼朋唤友的诋毁资格,与超期赞誉。
祝愿他们玩得更好,但和我绝非同类。
我愿意是弃置一旁,消化不了的
自我狂热选集。



凤凰


这个春夜,我想见我们楚国的凤凰
的确存在于郢楚故地,一切皆本真,光明。
我想我们哪怕是麻烦事缠身,章华台上火光冲天

香草王国多灰烬,凤凰于飞,犹然适合理想。
至纯之象,像关怀,牵念,却又是难过
和投影。大地上普遍的春天如是敞开,必须离去。

此处涉及私人内容。一夜雨水贯穿始终。





春逝


在夜雨后的空寂中,天空缓缓明亮
偶尔传来小汽车滑行的声音。
时疫过后,知道你们还活着,赫连大大,第五叔叔
亓官金霖,健康地活着,为幸运而庆幸。

同情与怜惜跨越专业人士组成的知识领域
到达美国、西班牙和意大利,那里春花盛开
天空流云聚集,官方文字没有弹性
传布亡人之讯。

听到亲切的鸟鸣。贝塞斯达芬威大道
大概无有落雨。觉得这个上午群山同志
可以来访,与谈吕氏春秋,素问,讣辞,诔语
走一条漫漶古代幽径。

还有什么可资做梦呢,既然思想是客体
许多房子少人居住。既然林木杂植,花瓣浩瀚
翁媪偕逝,诗歌和群山无以记载情感和
生活的全部情境。




山花独烂漫


总想着一个人活得太久
变成一个人,将寂寞熬成怎样。
叹息高生老,新诗日又多,又怎样。
如此新中国变旧,会怎样。
一个人看见越来越多的新鬼,所有的故友

与敌人都去了别的星球,还掏心窝能怎样。
给颗糖不会吃,无赖春色到江亭,黄鹂空啭

没有麦收季节将怎样。
浅涉浮沫,生吞机器人药丸,肉体掉进
虚无的灾难,一个人自设墓室
风雨如晦又将怎样。
古树参天,新兴名词重塑了地球,没有人再懂得
爱情和小诗,水乡泽国每一声蛙鸣任凭快捷键
选择,大自然理性得再无兽爪留下的伤疤
又能怎样。
嗨,恍然自失,一个人不可能是时间的浪子
他愿意受这个世界的牵连。




假想敌画册


远古的小道上,走来一位新中国人
你的光标随着他移动
从电脑上看,这种动作像电竞游戏
你不会觉得自己充满罪恶
你甚至为自己的智慧骄傲:我是勇士
但没有冒勇士的风险,我们打完了仗
每一次火光都是完胜,每一次死亡
都可额手相庆,我们的凯旋
结束了大地上隐秘的归途,殉道,与暴行。
我们审视那种落后的文明,让人迷失
其间的封建糟粕,发现这幅画
是赝品。这名新中国人
穿著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军装,山寨画得
你懂得的那种——十分欢欣。他那
步伐简直是去拯救地球,修改山径旧地名。
跨过巉石,我们看到的全是旧世界:
层林尽染,山溪如练,峪口
升着四十年前小学生作文课上的炊烟。
最下端,古树婆娑,土地整齐
几个地主阶级戴着高帽,在阳光下薅草
他们一侧,庙堂屋顶升着红旗
红卫兵们刷白它的墙壁。



九江云物坐中收


我的朋友,感谢你
让我生少年或青年才生的那种病。
就像本雅明说到德国悲剧的起源,忧郁的人
拥有一种强烈的快乐。
哎呀,有一年,听见江汉平原上的瞎子们
唱情歌,就像在拷问我——
什么样的人生可算作完整无缺?
喝着苦药,任人评说这落后可笑的写作
反对破坏分子,和被困的知识王国。
事实上还无人就此长篇大论:龚纯
你暗僻蹊径,也只是抒情。
好吧,我看到一位小诗人站在腊梅树下
觉得这是文学行为。
我的朋友,着迷于美丽的、不寻常的剧情
演练可以肯定,并且就是强迫症
自我虐待,精神折磨。



宝盖集:记忆风景1972



汉水由汉中而至郑集,旧荆州,襄阳
入荆门,通潜江,数得清的仍是支系庞大的支流
运河,人工渠,闸道,延绵无尽的坡堤。
中国人擅长改变地球的面貌,新的楚国人开挖东干渠

中干渠,西干渠将毛李公社一分为二。
它们两岸的森林,苜蓿
与麦地
注定为我们所用,远远望去
夏日时光迅猛来临——康麦因以巨大的身躯吃麦子
罗马尼亚铁牛嘴,则吞火球,然后冒出滚滚浓烟
为什么给它安装一人多高的轮胎?
为什么带如此多的犁铧,修建始皇帝般的机耕道?
几名知识青年发明温室育秧法,这会儿男人们将秧苗
担到田畴上。这会儿,妇女们后退着,弯腰描行
在小腿上拍打蚂蟥。
田沟里,灌溉的水流真的是永不停息——又清澈又凉爽
它们形成诸侯们从未见过的浩渺水田——再突兀的云团
也可低头分毫不差地看见。
每一天,仿佛都发生着重大事件,高音喇叭播放着
东方红,和革命群众由胜利走向胜利
领导人接见外宾的消息。
儿童们同成年人一起长大,他们管住牛群,使土狗
追踪野兔。他们像小动物那样
全身心沉湎于泥土与天空所发生的事件之中

又脏又纯洁。
他们在身体成熟的日子里,感到不可名状的孤寂

他们的学堂开办在田野上,不像古人那样
“授之以渔”与忧心。
捡鸡屎,拾牛粪,挖半夏,抬箩筐,割猪草
放牛,去堰塘里洗菜,打鼓凫,摸螺蛳
翻泥炮,玩弹弓。
太阳啊,猛烈地照射曾岭村,龚家台,洪坤霖的墩屋
以至乌龟浮出水面要晒它的龟壳,以至
焌米茶每一家每一天煮一脸盆。
我们写信去问紫金山天文台,昨夜睡不着,发现
一颗漂浮的慧星,怎么命名。
我们听见大人们开会,学习党中央文件精神
写字桌上除去报纸,就是油印件,复写纸
开水瓶和墨水瓶。
柳莺正在筑它的巢,它飞上高枝,说那么多话

根本不理解我们。
我们还戴范仲淹戴的那种斗笠,还披

柳子厚披的那种簑衣,但
也有人少数时刻,戴那种地主的纸筒帽。
狂风暴雨之良夜,我见到我的老师谢克顿
从煤油灯的光晕中出发了——风雨不管他是谁
很快将他变成落汤鸡,但我以为
他与风景,他的形象与世界走到了一起
——他是平原上的主要事物,他是平原上少有的
移动岩石。他使我记住,他率先抢走了
我们的孤独。
次日,丽日如洗,乌桕树和香橼树
静静地站立在天空下,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
又觉得在自己的状态中各自
按自己的方式生长。柳兰婷晾出了她的花被单
就像刚刚吸收过营养,完成特定的劳动
让她好看,且不像其他妇联的人一样
产生多子思想。
我的父亲鼓励我晚上多做梦,手臂放在肚脐上
可人一旦醒来,梦境就自动消隐不可寻得。
“农民没有特殊的生命,他的生命就是那片平原上的生命
农民做梦离开土地,就会写诗献给妮迪娅
多少年后,我的父亲死了。我早已离开曾岭
还保留着做梦的习惯。写诗给妮迪娅,因为
读过了佩索阿。
谢克顿先生写作《偏僻山区》时,群山
对于他来说,只是通向平原的阶梯。
平原何其广大,平原上是一片新天空,它更深邃
更光明,更完整。
他整个一生都在追求这种天空:“应律兮合节,灵之来兮敝日”
但他住在三千米高处。那里如今已无人居住
自然不会有人接纳他衷肠与讣讯。自然以平静与
纯洁的胸怀
拥抱哺乳动物辞典中的刺猬的皮毛,地图册上的早期
沼泽,或高或低的气压区。

自然不会知道他的死亡。柳兰婷避开了通向自然的
上万条道路,若干年后采取历史题材
陷入怅惘。
“电影没有耐性,人们曾进一步地看见,高山

才具有原始自然数千载难得一变的脾性。而平原更动荡
更接近人类生活,男人会带着穷尽世界的光芒
而亡故”。
西辞唱诗,曾唱出过阿来小说中的月亮
他在遵义山区,坚持他早年
就已坚持的主义。
我们知道一切价值都会经历重新评估,青年们
坐在学院里,也会想到一片叶子落下去的无数时刻
宇宙正在执行一条静悄悄的伟大规律。
我们知道,忧伤万物的心灵反可能没有归宿
简单的大脑,常常充满劳动。
有人从未走出过平原,有人心里
总有某个房间。
钱重藻喜欢看一群农民在平原上堆起麦垛
就像堆在平原边缘,一如平原边缘
就是粮垛般的丘陵。
吴簖总是说,他在生活的深处找到了一种真理
我们需要某种由内而外的形式主义——
世界其实由平原构成,山峦不过是平原的延续
如同巨幅布料产生皱折——过了那些陵丘
仍然是坦荡的平原。象山就是像山
没有妮迪娅,你就只能与一堆乱石平静相处。
你甚至不能与白云平静相处。不能与
蛙鸣平静相处。
不能下结论,猜谜语,不能心神摇曳倾听杜宇
不能一下子看到平原上的一切,人和事物
公社时期的月亮,也只是一个无产阶级的平淡载体。
我想起,我是从远方来的,中国人确实需要
一个形式主义的月亮将自己固定在
流变不已的平原上。楚国人
也需要郢都这一遗迹。
在所有的大脑、皱纹和神情中,时空会留下

一个故地,它如此清晰
又断难确定,直到钱重藻写完《宝盖集》。






注:
郢都:草桥关考证,郢都在古江陵城,即汉水旁的宜城郑集。梁元帝箫绎焚书即在古江陵。汉代江陵和巴丘位置皆在汉水附近。石泉先生认为:今湖北宜城店里的楚皇城遗址应即楚郢都及其后继城市秦汉江陵城(南郡郡城)故迹。公元555年,箫衍建立后梁小朝廷时,新的“江陵”城南迁到长江北岸,今湖北江陵县。巴丘则位于今钟祥西北朱堡埠稍西处。
康麦因:combine的译音,也译作康拜因,即联合收割机。最早产于美国,后普及世界,中国于1950年代由苏联引进。
罗马尼亚铁牛:大型进口拖拉机。起动需点明火置其机车一特殊油嘴内。
打鼓凫:即游泳。
应律兮合节,灵之来兮敝日:屈原《九歌》中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