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哥 ⊙ 把消息带给老李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二月写】【用酒】【新铺街的春天】

◎铁哥



二月写

这是幽闭的月份,像页岩
未能写尽胸闷的流水,挤压着
窒息的鸟声、碎骨、白的肺

底片,挂在空荡荡的月下
凌乱的翅膀,飞起又坠落
撞碎,在床上镣铐的梦里

各自有技艺,歪斜各自的花蕾
有各自穷追的小兽,能看见
它在孙庙乡黑夜里的牙齿

被咬肉的针缝纫了,被钢卷尺
回卷进手包,同各种卡片一起
躺下,被要来的春风压缩

那一年在山谷里可以喊来回声
萧索的二月,以漫天的崖壁
做照相的背景,为摄魂打开闪光灯

2020.2.25


用酒

狸猫在此时喊啊,它们不约束
街上有叫春的冒险。那催命夜

在葡萄架下想办法,她们在窗里
看外面的剧情诡异,怪物爬上树顶

谁梦见花园里持续倒塌的身体
一样模仿了胶卷的曝光,是的

多年前,不是说五九年,不说
滑稽的换头术。有个人在隔壁

乱唱两句就走了,是不是喝驴了
用喝酒这愚蠢的套路,去抗议

2020.3.12


新铺街的春天


酒过三巡以后,他们就去
油菜花开的南地里干活,偶尔

说话的人回来拿工具,嘟囔两句
就走了,有些人要去不远的城里

另外一些仍然在打摩托油门的主意
那是多么热烈的障碍啊,除此之外

是树枝上八哥和灰喜鹊的议论
——这下边那些所谓的厉害人

带着不说话的口罩,弯腰干着事儿
春意闹翻了天。我和王老弟只是说

这碗里的酒花,要淹死多少鸟叫
包括猫头鹰以及,扎进良心里的隼

她带着希望,他带着绝望狗儿们
闷头啃骨头,不管油菜花染黄了天际

2020.3.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