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水 ⊙ 肖水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暗晡晚落水》

◎肖水




他几乎每天深夜才结束工作,回到家,我都已睡着。
有时,会听到他洗澡的声音。那些水流不紧不慢,
要在他身上辗转很久,才旋进地漏。他的脚终于
从门缝漏出来,热气腾腾的,地毯的一角翘起来。
他往往会斜在沙发上抽会烟。那时他在地下赌场
做司机兼采购员,时刻他都准备成为发令枪冒出的
一缕青烟。他习惯利索地启动车子,倒车,单手
轻松扭转方向盘。沙砾滚烫着,花花绿绿的人们
像被鸡油爆炒过的饭粒。后来他掀开被子,从身后
来抱我,紧紧地磕碰我。金鱼缸发出硫磺色的幽光,
水草丛升降,仿佛也一并晃动着蝉羽一般的尾巴。
他停了下来,暗中摸索台灯的开关,烟再次点燃。
我就伏在他胸口的龙形刺青上,听我母亲发来的
一条长长的语音。

2020.5.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