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 ⊙ 红墙之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冬日帖:新年或冷暖》(组章)

◎陈俊



《冬日帖:新年或冷暖》(组章)


新年

我撕下了一页纸,和纸上的日子。前几天刚下的大雪,还在纸上留着刀砍的伤痕。
一张纸上着墨,一年就那么几笔精彩,那么几画随意,那么一次涂抹认真。或许还有一两次多情,一两回醉态,一些歪斜的脚印。
没有比一场大雪有更多的自信。在白雪之下,一张纸学会留白。
而我手中仅剩一年的风声。

光阴之白

大地尽白之后,我也尽白。在雪中站久了,不给自己留下余地。
爱一个人无须余地,让自己白。恨一个人无须余地,让自己白。
那是雪之白,头之白,心之白,光阴之白。
那样的天地,不仅好看,不仅苍莽,不仅辽阔,不仅冰晶。
更没有多余的杂念。


我们也是叶子

一片凋落的叶子正好飘过我的眼前,我伸手接住,捧在了掌心。
捂着凋落的叶子,想着还挂在树上的叶子。
都是叶子,都是生命,都是命运,都是归途。
在树上的叶子,我听到它的叹息,看到它的不安和挣扎。它在风中摇摆,竭力维持现有的位置、尊严和体面,阳光下它的脸是半绿半黄的,有美人迟暮的担忧。
在手中的叶子,它安静极了,一如初生的婴儿,我能听到沉睡的光芒。
看着树上的叶子和手中的叶子,我的眼里应该含着泪水的,一方面悲悯,一方面怜惜,一方面宽慰。
光阴是一缕风,吹出了叶子的两面。
我们也是叶子,在一缕风中。


新华书店的下午


    我随意抽出一本书,随意地翻。这个冬天我感觉内心的冷甚于天冷。我到书店里找暖。
    我翻开书本里的雪花,以冷制冷。雪花纷飞,梅花寂寞。我坐在靠窗的桌边,看着文字一样孤独的身影,心有悲欣。孤单原来可以原谅孤单,孤独原来可以温暖孤独。

冬日不声不响,坐在我对面。像一个雪夜归来的人终于走进了一个避风的小屋,我与自己对酌。桌上没有红泥小火炉,我期待翻开的书本中有。
    纳兰说: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似是写雪,又似不是。
    我一读到,一朵朵雪便从书本的天空飘落下来,纷纷扬扬,落满了书店下午的时间和空间。

窗外,香樟的叶子不离不弃地绿着,我不敢太相信文字里那些取暖的路径。氤氲在书店内文字的路,每一条都那么深不可测,面目不清。安静贴着墙,像雪野。静得出火,似要燃着每一页纸。雪落无声之后有逼人的焰,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嗅不得,却无处不在,灼烧目光。
    它要生根发芽?


(发表于2019223日《天山散文诗刊》,入选王剑冰主编的漓江版《2019中国年度散文诗》,入选邹岳汉主编的《中国年度作品2019散文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