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卫兵手持机关枪

◎木易



她把舌头伸过来时,请你不要拒绝。
朗诵语录吧,然后笨拙的学习接吻。
月光下她的脸蛋时而红润,时而苍白。
她带来了无数饼干和一艘沉船。
当她穿过那片海出现在你面前时已汗流浃背。
她会成为你的女人,不停生育的女人。
是的,她来自一座以种植黄豆著称的部落。
你要铭记,一旦把她送到火车北站,
你就再也不能触碰她的身体了。
时间来到2020,孩子们躲在被子里打王者。
这些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嘴巴里呼出狂野与狡黠。
知道吗,月光下只有两件事情可做,
要么跳舞,要么调情。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世界本来就没有底裤。
想干掉现代诗和诗人的本土务实派叫嚣:
天啊,干嘛老整那些毫无用处的,
洋鬼子的东西通通都是垃圾。
没有诗人的世界满大街红旗招展。
树林子里打饼子的小红粉们,
带着小米使用步枪,在颂歌中高潮。
你老是想起分别那天她让你感到的紧凑。
与此同时,你发现所有人陆续走出家门,
统一穿着军绿色的涤纶精神亢奋。
人们纷纷摘下口罩,高呼万岁万岁。

2020.6.16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