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韩宗夫



1996,我反复使用过的日子
都曾给我带来好运
偶也有出其不意的惊喜
不过,这些都已经成为往事
没有人再会去俯拾
那些用过的、沾满污垢的时光

一针见血的生活
只会令我四处碰壁,焦头烂额之下
才知道调头、绕道行驶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我珍藏多年的一枚刺绣之梭
被一群雀跃的孩子收走
徒有幻想的我,像一个迷途的弃儿
在周末的倥偬之夜
看星星凐灭于灌满水的夜晚
哦,星星也没能逃出
被水覆灭的命运

越过九月的盛花期,1996流成了
笔下的河,河中泛起的波影
河水反过来
又会把我的钢笔变成桨橹

“我沉默,是为了
让诗歌更好地发言。”
此乃戏言
夕阳西下的时候,那些疾飞的鸟儿
已经经不起秋天的翻阅
只好远走家乡,不停地翻越着
陌生的高山和大河

被我忽略的爱人
在我黯淡的时候,她最明亮
照耀着全家,亮化着
我们简朴的生活
现在深夜12点,她正搂着幼小的女儿
沉沉睡去

未知的风暴总是来自海上
我的笔墨一直满着
足以升起破旧的船帆
足已在风暴来临之前
提前退避到安全的港湾

时间喜欢把一些易碎的东西
揉碎,再重新组合
形成新的词汇,兜售给另一群俗人
我却把最后的真理
掷向海底,尽管无法到达
大光明的后院

1996,还没有人傻到
把日子当成金币抛掷
终被淡忘的一年,即将蜡烛一样耗尽
爱在爱与不爱之间残喘
已然成为常态

远处坡地的野火,在夜晚更加兴旺
仿佛就要跃然纸上
映红了我的脸庞
忙忙碌碌的人流,在昨夜的游行中
被世界的梦寐收留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