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675-1686

◎秦匹夫



泥沙集1675:赠纳兰寻欢

将赠一首诗予你
如果我有财富和名声
我将把这些赠予你
你性好色。喜幽静山水
如果我有天下。为帝
我将赠你
然而今日。我无任何
多数时候反是跟着你讨吃喝
惟有赠你心愿
和板桌上的这杯酒
我一口饮尽了
且和张老曰
祝你健康
美仑美奂

泥沙集1676:楼下有白

楼下有白
似是霜草
我有白发
也似是经过了霜冻产生
楼下有青
连绵到远山
傍晚时候
青逐渐转黑
逐渐模糊至不可见

泥沙集1677:传记

离他十尺远。她坐在画板前
黑色上衣和绛色纱裙。她端坐
夜晚已降临。灯光呈现一种不同于白天的白
偏平。干涩
但是他们制造水汽
他靠在床上
在离她的画板十尺外的地方
他凝视。写诗
寂静中一种迷濛缓缓上升


泥沙集1678:我的岳丈大人

我的岳丈大人我们还没见过面
媳妇儿说他可能不会喜欢我
无所谓。因此有一次他们
也就是我媳妇儿和岳丈大人
正在视频的时候
我突然把头探进去
说嗨。你好啊爸爸
岳丈大人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出
但是他也不是吃素的
短暂的愣神后他用宏亮的嗓门对我呼道
———你就是秦匹夫吗
是的是的。亲爱的岳丈
哦不。亲爱的爸爸
我就是秦匹夫啊
是您的女婿啊
好好好。岳丈大人一连说了三个好
接着我们都打开了话匣子
热烈的攀谈起来
后来我们约定七月间的时候
去我家玩玩
“我得去他家探探底”
我估摸岳丈大人是这样想的

泥沙集1679:他们在搬运

他们的腹部开始收紧
原先松驰的。现在变成了一圈圈
钢筋一般的箍绕
他们的腿也在发生变化
十趾抓地
尤其大腿上的肌肉
骤然一根根直立起来
他们的手和腿一样
实际上在他们还没进化完全之前
他们的手就是前腿
所以一样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脖子
突然鼓胀起来
又红又粗
坚硬仿佛一根石柱
“他们并不承受却做出了承受的样子”

泥沙集1680:人们喜欢暗淡的

人们喜欢暗淡的
喜欢由此产生的幽寂和模糊
实际是一种恍惚
由酒精或大麻引起的病态反应
喜欢由此产生的压迫
由压迫产生的呻吟
也即是喜欢看见受难者
喜欢看见无数的人头在泥泞里翻滚
籍此发出畅快的怒吼和哀嚎
人们不喜欢光明
光明即是赞颂


泥沙集1681:二灰匠

二灰匠正在给新砌的台阶抹灰
这里原先是一条泥道
经过他们几天蹲伏
渐渐变成了一条宽阔平缓的台阶
这几天里。随着他们向后退去
宽阔和平缓不断从他们身前涌现
仿佛是他们从身体里缓慢抽出
然后铺展在脚下
现在他们又开始给它抹灰
使一些凌乱消失
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泥沙集1682:1953

我的爷爷死了
他的时间线停止了
他曾经拥有1899年至1953年这段时间线
他曾站在他的时间线的末端怅望良久
他知道崩塌要开始了
黑色风暴吹动他枯槁身体上的布衫
那是1953年寒冬深夜
他的时间正在变淡
他感到一种消失正在临近
一种无
一种永恒的静止
因为没有任何参照
一种比无和静止更绝对的正在临近

泥沙集1683:愤怒的机器

我们来到荒地上
拖来一个机器准备深耕
机器以其坚硬
不分好歹的执行着我们的意图
泥土被翻起。杂草被压伏
机器像一条追逐的野狗
欢快地吠叫着
但是它终于还是碰到一个硬骨头
那是一块深埋的大石
它们较量了一下
机器不可置疑的大吼
但是根本不管用
它又冒出阵阵黑烟
还是不行
我们觉得它是愤怒的机器
为了防止它进一步做出出格行为
我们停止了它


泥沙集1684:和玉体同眠

光棍多年后
终于如愿以偿
如同寒门发了大财
如同丑鬼一夜变俊郎
我紧紧地搂着她
又骤然松开缓缓抚摸
深夜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去的
仿佛一直没有睡去
清早我醒来
明明疲倦
怎么又神采奕奕

泥沙集1685:女曰鸡鸣

六点钟我们醒来了一次
发现怀中空空
于是翻转身。轻吟着
扑向对方怀中
七点钟又醒了一次
依然是这样
八点钟醒来后
我们再没睡去
我们紧紧地搂抱紧紧地缠绕
她的头埋在我怀里
我的下巴敌在她的头顶上
———外面是什么声音
———雨吧
———今天不上班吗
———嗯。星期天啊
———中午咱们吃啥
———吃你
———讨厌啊
———哈

泥沙集1686:草坪上

我们在床上躺了一天
到夜晚。依旧在床上
从日升到日落
这柔软的所在。我们不愿离开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