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已洗手不干(5月诗辑22首)

◎李不嫁



520

哦,我爱你
林!亲爱的姐姐
被秘密处决时年仅36
哦,我爱你,张!亲爱的母亲
被一柄钝刀割破了喉咙
那一个个美丽的名字,现在却被强迫屏蔽
以前我能大声呼唤
比空气还珍贵的自由与爱情
现在却只能保持沉默:
簇新的一代,雨后春笋般,接过了父辈的剑戟刀枪
                                    2020-5-20


我不喜欢的
是它们毛毛虫的形体
肉嘟嘟的,却又忸怩作态
好像两端都有吸盘,搭上高枝就攀
我更不喜欢它们进食时
为抢夺桑叶,除了狼吞虎咽的贪婪
还伴着沙沙的一片声响
像大型肉食动物般,兴奋而凶残
我最不喜欢的
是它们作茧自缚,一头吐丝,一头排出翠绿的脏污
                                          2020-5-6
等个人来

仅此四个字
刻在梅山寺的粉墙上
真叫人费思量。几枝寒梅做顾盼状
更让人心头一动
问一声佛,又问一声自己,真是妙极了
但若借与我,刻到墓碑上
更有说不尽的意味哦
这些被焚毁的诗篇,终将被人遗忘
但我仍执拗地等个人来
无论千山万水,隔世的时光流转
总有个人,用崭新的语言,复述这星辰与露水的光辉
                                    2020-5-5
写诗到深夜

我常有这样的幻觉
写诗到深夜,总觉得左右两旁
有一人持刀侍候
一人仗戟听令,因此我敬畏每一个汉字
固守着象形文字的尊严
是人,就人模人样;是兽,就加个犬旁
若遇上绕不过去的年月
就祈求神助

如此也十分灵验
有时笔落,窗外只起了一阵细雨
待诗成,黎明的天空忽然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2020-5-6
村史

值得我景仰的父辈
像故乡的银杉,已经不多了
由于偷猎和过度开采
这些植物中的大熊猫,已濒临绝迹
而它们的基因,保存着亿万年前物种灭绝的记忆
所以我每次回乡
都要去拜访幸存的几个老人
几个老古董,几尊能说话的化石
给数十年前的村庄
做个见证

为了活下去
有人,偷偷吃掉了
饿死的女儿
                               2020-5-6
大雾中上山

我很奇怪,大雾漫天时
为什么没有风
也没有声音。即使再喧闹的飞瀑
也像被吸进了无底洞
轰隆隆的水声
变成了小旅馆房间的嗡嗡
装上消音器的天门山,能见度愈低
小鸟叫得愈清脆而愈是巍峨的藏得愈深
我很奇怪,那夺路而逃的人
为什么忽然立定成枯树
向我举起刀枪;幸得身后那片危崖,为救我,猛扑过来
                        2020-5-18
五一在向红水库

这一天,向红水库损失了
甲鱼三五只,鲫鱼七八斤,鲈鱼十数条
而友谊像可口的鱼饵
在闲暇,把朋友们聚到一起
我收获了四面青山
倾进水底的靛蓝
以及松林中断续的鸟鸣,和两袖清风
此外,还有离开时的夕阳
在山头,如同人生的最后一桶金,任由人攫取

此外,还有被大鱼咬去的鱼钩
锚定这一带的山山水水,问我们何时故地重游
                           2020-5-2
梅山寺赏月

梅山寺的梅花
开得有些闹。如果不是
早已还俗的弟子黄皓
用两道浓眉,邀我去山上赏月
我会一直将削发为僧的人
当做好逸恶劳之辈
如果他不说到1989,为躲避搜捕而遁入空门
我也不会将他视为兄弟
月下把盏,去简朴的禅房里和衣而卧

那时我独对铁窗,而他也一样
晨钟暮鼓,一晚上抱着枕头,独对着月亮想嫦娥
                             2020-5-5
卞仲耘

我不担心自己!当一切卷土重来
浏阳河是不是
扛得起洪水的重量?我该怎样秉持良心
像一段老朽的枯柳树
告知年轻的一代
那些年,有过如此真实的暴行

有个女校长,被亲手培养的孩子们
亲手打死,她叫卞仲耘

我不担心死去的人再死一次
如果浏阳河倒流之日
桥都被冲垮,
隧道都不得光明,得有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
                        2020-5-6
狡兔的时光

人类中只有极少的一部分
配得上它的狡猾
或胆小,并领悟小动物的生存门道
因此,一年中总有那么几次
我能与它不期而遇
在城里,我居住的院子
已经相当老旧。草木和藤蔓
因脱离刀剪而恢复到
狂野的生态。每当月明之夜
肆意疯长的矮树枝,在围墙上画出斑驳的怪影

一年中也就这时候
我们才得见,大家都胡子灰白啦!
它朝我一打躬,一作揖;我也悉数还礼,一打躬,一作揖
                                2020-5-7
乡下的狩猎者

有时在乡下
我想看到蛇,在脚边窜来窜出
吐出剪刀样的信子
假如没吓着身边的女伴
我想看到甲鱼,慢悠悠地爬出稻田
又懒洋洋地趴上田坎晒太阳
我想看到一只斗笠,搁置在水库边,一动不动地
但翻过身子来
却是一只百岁老龟,龟甲上刻着康熙年间的文字

我唯一的好运,是看到一只黄鼠狼
被猎狗合围,在涔槐湿地,那无尽的油菜地,触颈而亡
                                         2020-5-7
溪布街

已经不是第一次
我在这里住过。这些木屋子
木窗和床,散发着古老手艺的味道
他们还领我去吃娃娃鱼
在悬挂着野生动物招牌的
本地餐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假冒
但有什么关系呢
我和很多人住进这里
我一直想摆脱这两个家伙:
昨天的我,虚幻如黄龙洞;今天的我,缥缈如武陵源

听啊!那瀑布
憋足力气,替头顶的宝峰湖,泻掉了不堪重负的部分
                                        2020-5-18
一只母猴

真的是为她捏一把汗
在观赏台的栏杆上
眼前是万丈悬崖,倘若一失手
粉身碎骨。但是她,这只断了一条胳膊
做过了母亲的猕猴
却毫不畏惧
接过我们递上的玉米
悠然自得地吃,摆无数个造型,让我们拍照

有一个灵长类爱上她了
在绝处安家,俯视这奔涌的千山万壑,余生多奢华!
                                           2020-5-18
故渊湖

一个奇特的名字
在桃花源古镇,山山水水
似乎都扯得上故去的陶渊明
我们环湖漫步
辨认开败的水葱、菖蒲和梭鱼草
但春天早已洗手不干
我希望你记得这一个黄昏
远山如黛,细雨空濛,短暂而惊惧的人生
像一只蝉蜕悬挂在树上
那惊扰我们的野鸭,数来数去
也仅两只:有一只飞过头顶,有一只是水中倒影
                                    2020-5-19
亲爱的

已经有多少年
没有听到,有人这样称呼自己
多少女人途经我的生命,像浏阳河边的柳絮
昙花一现。无论是钢琴教师、收银员
亦或湘雅医院的外科主任
以及去国养老的幼儿园园长
没有人抱着我渐白的头发,或心醉神迷地耳语
或如多年前同居的女友
那陪舞的女孩,被带上警车时
声嘶力竭地呼喊
——亲爱的,救我呀
裙子还晾在露台
记得收起
                  2020-5-20
九只野驴

“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
三只黄羊与我们相望
九只蒙古野驴向我们回眸,在白雪中”
——新疆女诗人吉尔《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雪》

我也见到过它们
去年夏天,古尔班通古特酷热异常
这一群躲过灭绝的荒漠动物
靠一捧大雪充饥
熬过了漫长的冬季,游荡在草地边缘
初时我以为“极度濒危”的字眼
会让它们显得高贵
但除了结实而高耸的肩颈
有点像骡,也有点像马
那一副木讷的样子
以及撒欢时,就地打滚的快乐
完全像家乡拉车的毛驴
一双大眼睛,只差蒙上一块黑布,就可以牵来拽磨
                                            2020-5-22
从乌鲁木齐往西

几天来,我们沿天山山脉
奔跑了六千多公里
看尽绿地和油田,积雪和荒漠。但最后
她跑出了境外,一千多公里的地方

而我们只能就此止步
于国境线上的哨所
大雪飞扬,没有人阻得住,这猛兽,脱缰而去

起先,从乌鲁木齐往西
我以为,那些戴白帽子的群山,驯服如邋遢的绵羊
                                             2020-5-22
九个屈原

屈子祠里有九个屈原
一律禇黑,一律峨冠博带、愁眉苦脸
不难理解,如此长年累月地
被供奉在纪念馆的大厅内
谁不会面面相觑
乃至分不出哪一个是真的自己?
如果不是我们冒雨来访
给他们清点一下人头
汨罗江上的龙舟
在烟雨蒙蒙中也会更为孤独
我说冷,其中的一位赶紧脱下外套
我说下山路滑,另一位递过脚上的长靴
我说雨水浇灭了我的烟头
他们齐齐掏出了火种。为挡风,还将我围在中间
                                     2020-5-29
雨中谒屈子祠

我们来的时候
大雨倾盆,汨罗江像一条旱地龙
似乎要拔地而起
随我们飞身上山。屈子祠的屋檐
收留我们像一窝燕子
不沾湿一片羽毛
说来也怪!我们下山的时候
大雨戛然而止。莫非古今写诗的
真有那么点心有灵犀?那一尊天问的雕塑
仍摆出一副挺身而出的姿态
似乎他一个人的大氅
足以替我们抵挡漫天雨水,并顺手摁灭脚下的惊雷
                                          2020-5-29
屈原的脸

当年沉江,他的左脸尚存
右脸被鱼虾啃噬殆尽
幸得被金块填充
为防盗墓贼,和拿笔的文痞
——这千秋万代
靠死人发财的群体
聪明的女儿为他筑了九座坟茔
但我听说有一位诗人
自称屈原后裔,如果有天问的基因
或有一点哀民生的情怀
我会敬佩不已。但若经不起DNA检测
被测出一点点含金量,赛龙舟的健儿,会将他一桨打翻
                                               2020-5-29
诗歌的第一课

窗外雨声喧哗,但我们正襟危坐
开始听诗歌的第一课
在屈子书院
尽管主讲人已站成雕塑
但我们不敢丝毫怠慢
因为迟到!
雨水都替他磨过墨了
汨罗江已给他洗过笔了
尽管青山端坐如私塾里的童子
只等先生戒尺一响
便雀跃着下课,但我们仍需继续聆听、补习

那离字难写啊,需十个笔划;而骚,简化后还那么复杂                                                                                                                                                                    
                                           2020-5-30
独醒亭一咏

都醒醒吧
繁华都是虚假的。山花迷眼
蝉鸣急切,汨罗江用逐年加高的大堤
向我们警示
越是盛极一时的夏天
越易引发大洪水,内涝和外患,以及特大干旱

都醒醒吧
趁沧浪之水还清,
可以濯吾缨;趁我还有三分力气
去江上比赛龙舟
趁燕子还在檐间呢喃,将一部离骚,倒背如流
                           2020-5-31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